一日段子荟萃 4-18

@格瓦拉:【兔子的遭遇】昨天和一个哥们喝酒,他跟我慨叹某著名女歌星沦为权贵的玩物时说:那可是我梦中情人啊……我给他讲了个故事:一只小白兔先掉进泥坑,从泥坑爬出来又掉进狼窝,从狼窝爬出来又掉进了虎洞……最后,它一身白毛光鲜地出现在草原上。他怒道:这怎么可能?!我笑了:那你的女神……

@厚德载福:记得几年前全国反日游行,兰州也不例外!虽然没有打砸日系车辆,但也是浩浩荡荡,豪气冲天!如今家家户户的老人孩子都被喝毒水,最后没有一个责任人,没有一个单位承担责任!此刻,当年反日的豪杰在哪里?为了钓鱼岛你能声嘶力竭,自己和家人喝毒水就哑口无言了?你们是猴子生的逗比吗?

@新浪新闻视频:【刘汉庭审现场数度反问“把我贬得这么低”】近日,刘汉案开庭进入辩论阶段,面对指控,刘汉数度反问:“你们把我贬得这么低?为了几百万,我有这么可怜吗?“刘汉又高调表示:“对别人说起来,几十万上百万可能是大钱,对我们来说是小钱,我还是个企业家,我要脸啊!”

@王小渔在海边:薛蛮子频上央视,我所有的想法就一个词:制度性羞辱。在如此“法治国家”,“合法”地侮辱一个人真的太容易了。@王万琼律师:不仅合法性侮辱容易,合法性剥夺一个人的财富、自由甚至生命都不是什么难事。

@孙道进:当初,薛蛮子不是以“淫乱”收监的吗?怎么其“后悔”的却是发帖而非淫乱呢?官媒究竟想告诉大家什么呢?

@徐潜川:薛蛮子案是一个典型的魔幻现实主义故事。它颠覆了法律、公共道德和个人伦理,重新定义了信任、悔过和“触及灵魂”这样的汉字,还顺带开发了看守所的疗养功能和娱乐功能。

@hawkyeee:红朝得鼎以来,一直娴熟地使用所谓“正面榜样”和“反面典型”,就在最近,正面捧出了一个姓焦的,反面祭出了一个性交的,招法错落有致,真是好看。薛蛮子的悔过看来颇为诚恳,但当年反右和文革中也有许多类似的。前事如此,后事可知。朋友说:假如某天我也在电视上沉痛悔过,那一定是因为熬不过折磨。

@SnHine: 河南:退休官员被发现碎尸矿井内 警方排除他杀。

@和讯网:【王石:因楼盘降价被政府罚款4000万】王石在接受采访时透露,2007年12月,万科宣布楼盘降价引起各地政府反弹,在几个重点城市,当地政府派出调查组进驻万科查税。而在南京,当地物价局给万科开了四千万罚款单,“物价局更应该管的是哄抬物价啊,但他们非要说我们降价是为了垄断。”

@新闻已死:宋林落马,媒体不必自得。这片土地无官不贪(限于七品及以上)已是共识,只看查与不查。换你我到华润当一哥,未必不贪不色。我想说的是,入仕,历来是中国寒门子弟的出路。仕,或曰社会精英,是社会的财富,应既让其出力,又不能出轨。必须全面检讨制度,为何导致仕整体沉沦?无宪政,真的不行。

@人民日报:【你好,明天】前天被举报,昨天忙辟谣,今天被查处。围绕华润宋林展开的“剧情”,再次见证微博的力量。这个降临中国5年的社交平台,拓宽了民意表达渠道,增进沟通交流,也扩大对立分歧。愿官民合力,爱护微博这个意见共同体、情感共同体。微博相伴,我们一起走过。

@laoyang945:每个省出一男一女,在北京玩大逃杀,最终胜者可以落户北京。

@HeQinglian:我在2010年就写过一篇文章《生态安全是一个国家最后的政治安全》。中国的生态破坏如斯,完全是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互害所造成。政府与企业在环保监管上的共犯结构、民众的不负责任(生活污染的一半责任与农田化肥污染的主要责任)都是原因。这话有人不爱听。

@李承鹏:政府利用所掌控的一切传播渠道在全国千百遍宣传,官方最终定论:没有死人。军事管制法继续施行,按四号令对反叛分子搜捕和剿灭。但军方对受害者亲属的询问一概否认。“你在做梦吧”,军官们坚持道,“马孔多没发生过任何事,现在将来都不会有。这是一座幸福的小城”——《百年孤独》。这才是马尔克斯。

@蒋方舟:所有人都开始装得和马尔克斯很熟啊,一如当时去拔莫言老家的玉米。

@wenyunchao:正在北京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法国演员让·雷诺(《这里的雾霾有点重》男主角)因呼吸道疾病在北京住院。

@bigmamonkey: 世界末日能留下来的最后的物种一定是中国人,中央这是在下一盘大棋啊。

@网易网友:向以下反腐英雄致敬:作家学者型,常艳;技术刑侦型,赵红霞;高调明星型,郭美美;大众媒体型,纪英男。

@Zhangga3: 毛新宇的智商问题始终是左派难以启齿的禁地。我曾经听很多左派说过,毛新宇本来不傻,但邓先富为了除掉毛派,给新宇连续投毒10余年,遂造成新宇智力下降与肥胖。

@老武是文建:理中客们心中的理性、中立、客观,以强奸为例。理性:不要激怒强奸犯,会有更大的危险;中立:强奸犯性欲强是一方面,女孩穿衣服太性感也有责任;客观:女孩暴力反抗强奸犯,必然以后也会强奸他人,要用宽恕的平和心态劝导强奸犯。

@zqweb: 起初他们封杀色情网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上那些网站;后来他们查禁耽美小说,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看耽美;再后来他们查禁网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只是自己看从不分享;最后他们将魔爪伸向了我最喜欢的快播,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haitaode:看了贾樟柯的《天注定》,我决定看看郭敬明的《小时代》。对比一下,他们讲的故事,是不是同一个时代。

@李蒙不蒙你:一法学毕业生初到法院,给一位老法官当书记员。老法官问:“你觉得当好一个法官的必读书有哪些?”书记员说了很多古今中外的法学典籍,老法官都摇头叹息:“还没入门。”书记员最后向老法官请教。老法官说:“必读书就三本:《老子》、《庄子》、《孙子》。不读通你就不知道该怎么老装孙子。”

@高裴若MANDY:每一个高官落马,爆出的歌星情人都是民族唱法,真是通俗、摇滚的耻辱啊。

@00_imissmiss: 问:男女之间有纯粹的友谊吗?答:只要长得丑,四海之内皆朋友。

@lyndonneu: 不是段子: 4月12日凌晨,北海市一歹徒在街头抢走女孩的包后逃窜。摩的司机小裴目睹了抢夺案后想出妙计:他骗劫匪上车,假装带他逃跑。跑着跑着突然一个转弯拐入派出所!歹徒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劫匪录口供时表示:心好累,人和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

@Foxzzz: 我对电子产品修理还是有一套的,这个技巧源自十岁的时候修家里的电视,就是使劲拍,相信很多年轻大的人都懂的。后来电脑啊路由器啊都一样,使劲拍,要么拍好了,要么拍坏了换新的。

@mchobits:刚才去附近最火的拉面店吃饭,排了一小时总算到我了,服务员说“让您久等了!”,我习惯性地答了句“没有啦,人家也才刚到”。然后服务员就把我撵到队尾去了。

@zmt0516:实验室师兄35了还是单身,前几天约女生看电影未果,把两张团购券发给了我,今天突然问我:你和哪个女生一起看的电影?我:我拿两张2D券换了一张imax……师兄和我抱头痛哭。

@动漫速递:微博上有这样一群人,抽啥啥不中,干啥啥不行,转啥啥最左,发啥啥没评,跟风跟不上,高冷冷清清,暴照不涨粉,同好没几人,偏偏刷不停,且哭且独行

@江上渡:不出一个月,面对只能勉强提到膝盖处的热裤和短裙,欲哭无泪的李小姐将会想起,那些在过去小半年时间,自己胡吃海喝塞下胃的火锅、烧烤、日料、海鲜、卤煮、麻辣烫、鸡翅膀、鸭脖子、牛肉干、猪肉脯、鱿鱼片、肉包子、菜包子、豆沙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