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段子荟萃 4-20

@李承鹏:一个官员一顿吃了150万。我静静地想:中国某个普通城市,一苦逼青年用20万首付了一套小两居,终于迎娶新娘。他又花30万创业,生意渐渐上路。用10万块买辆车以免挤公车之苦。剩下90万生儿育女、孝敬老人、养老保险,偶尔泰国旅游……日子相当不错。官员一顿饭吃掉一个普通青年的一生。当然,这没什么。

@五岳散人:看见华润集团老总一顿饭吃150万的新闻完全无语。作为在世界各地胡吃海塞的吃货,要是不算酒水的话,你让我列出一桌十人、总价五十万的菜单来,不是不可能,而是真要琢磨两天。这种饭吃的就不是食物了,吃的是权力的快感。看来权力不但是最好的春药,也是最好的健胃消食片。

@张雪忠:在中国,统治者每天都在用暴力维持自己的统治,用暴力镇压无辜的公民。他们每天对民众采取的维稳措施,依照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是彻头彻尾的刑事犯罪。在这样的国家,若要遣责暴力,首先要遣责暴政;若要反对暴力,也首先要反对暴政。

@莫之许:没有人喜欢暴力,但是,如果极权专政用尽一切手段压制了一切和平的请愿,消灭了一切的组织化努力,于是,只剩下突发的聚集乃至突发的暴力,可以对专政体制形成冲击,这个时候,我肯定会赞同乃至鼓励突发的聚集乃至突发的暴力,因为,消灭一切的专政必须结束,无论是怎样的代价。

@hnjhj:土共自判夏俊峰死刑始既置基层执法人员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今日浙江苍南人民给予了第一轮的回应,希望土共尽快接招,争取扳回一局。

@ye_du:官方的刚性维稳以及网格化社会控制,同时民间社会的原子化和低组织程度,决定了中国政治转型进程是充满了血腥的零和游戏。官民之间冲突将越来越激进化,官方在崩溃前放弃暴力镇压的几率为零,民间抗争以非暴力方式达成转型可能的几率为零。

@Jianzhang1984:天朝作为一个国家/State,早已丧失了垄断暴力的道义资格(至迟也在89年);国家机构属性可疑的城管以街头施暴的方式(而非任何意义的正式程序)打人致死,说明这国家也没有确保垄断暴力的事实。此时民众抵抗和抱复暴力的暴力,天然正确。

@格瓦拉:【报应】今天表弟来北京找工作了,我做为资深北漂难免要嘱咐几句。我说:在北京混,最主要是管住自己的嘴,否则会报应在JJ上……看着他一头雾水,我只好又补了一句:知道薛蛮子吗?

@信托圈儿:转一个神评论:温三年一刺激,一次四万亿;强一年一刺激,三年四万亿。温是强刺激,强是温刺激。

@kunlunfeng: 在国家暴力疯狂肆虐过65年的世代,任何谴责民众暴力的说辞,都是支持专政的立场表白。任何给予暴力反抗的责难,都是为坦克重新上街制造借口寻找理由。

@大藏布:中国式膝盖换来的两种回报:一是皮鞭,二是清官大老爷。

@liushui1989:有人问起,怎样可免除恐惧。我想说的是此话引起的另一个思考。在中国大陆从事政治异议和民运,会被世俗社会视为”傻瓜“”精神病“”失败者“,社会对一个乞丐的看法,就是对上两类人的评价。我25年来,从来没听人夸”勇敢“、”正义“,没有,从来没听到一句。靠的是信念和坚韧,对自由的渴望。

@ranyunfei:康德:父母在教育孩子时,通常只是让他们适应当前的世界——即使它是个堕落的世界。这是中国不少父母的真实写照。后代延续和苟活,具有动物进化的意义,但作为人仅有此追求未免太不像人样子。生孩子只为奴隶主作添头,这样的父母不配说爱自己的孩子。

@林萍在日本:可怜的安倍,他今天在大阪吃了炸猪排串,日本人竟然不举国感动,媒体不大肆报道,不趁机推出“安大大套餐”、“首相套餐”,不把安倍付的纸币保存起来。反而借机批评嘲笑安倍吃炸猪排蘸了两次调味酱。(西日本地区,许多店有规定,不能蘸两次酱,因为酱是共用的,吃了后再去蘸酱,对后来的客人不卫生)

@缤纷岁月:余杭一柔弱女子,其弟蒙冤,毅然选择从杭州上访到北京。一路上她没被截访、没被强奸、没被神经病、没被自杀。 全国影响最大的报纸连续发表大量报道,持续四年,猛烈抨击政府官官相护。最终她不但赢了官司,还扳倒了省长市长县长等一百多位大小官员。她即杨乃武的姐姐杨淑英。

@网易网友:支书到党校学理论,听了六堂课: 一. 解放思想,二. 脱贫致富,三. 摸着石头过河,四. 硬道理是发展,五. 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六. 软着陆。为便于牢记,支书总结简称为:“一解二脱三摸四硬五社六软”。回来后向村民传达,村民们感慨地说:真不愧为先进性教育。

@慕容一村:我们村有个老汉,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但开口就是美国欧洲,天下事没他不知的。其观点一句话:哪里都不如我们村。美国到处都是枪,欧洲到处都是贼,至于什么印度巴西——那里的人还活着吗?老汉一生穷,儿子也不孝,但对记者信心满满地说:我幸福啊,不能再幸福了。

@wuzuolai:看到希特勒的一次讲演,说,两样事情可以让人们联合在一起,一是共同的理想,一是共同的犯罪。这话有趣,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一手举理想,一手搞犯罪,这是历史,也是现实。

@冯师长:我突然觉得他们很恐怖,坏事做尽却都还能活的滋润。拆人房子有临时工,流人胎儿有临时工,掀人摊位有临时工,杀人放火有临时工,威胁恐吓有临时工,污染环境有临时工,践踏法律有临时工,制造冤案有临时工,乱杀无辜有临时工。恐怖分子没做的事,日本鬼子没做的事,中国鬼子却全做了。这算不算临时朝鲜国?

@李青山律师:法官:“申维辰,你一个学体育的大专生,怎么就当上了中国科协的一把手,如实招来!”申维辰:“你一个法盲,不也当上了法官吗?”

@hnjhj: 走个红地毯就哮喘、沉个船就自杀,中国人无论是在身体素质还是心理素质上都已经远远超越世界其他国家,东亚病夫的头衔一去不复返了。

@姚健说:陕西去年卖地收入243亿,补助被征地农民1.22亿……关于这条消息,看到最给力的评论是:卖军火和卖白粉的,看了后眼泪哗哗的。——10块钱买农民的地,2000块卖给开发商。开发商卖房20000块,政府收税18000,最后纯赚20000。10元成本,20000利润,什么样的暴利?远超卖白粉和军火!!

@文史女教师:一个渔民拎着一桶螃蟹走在海滩上,别人看着他桶里的螃蟹说:你应该用盖子把桶罩起来,否则螃蟹会跑掉。渔民笑笑说:你别担心,不会的,因为它们是中国螃蟹,有一个想爬上来,其余的就会齐心协力把它拉下去……

@mynamexu:一九五十年代,江东的藏人,只要一跑过金沙江,就马上变成了当局口中的“叛匪”;一九八九年,你只要一上街抗议政府,马上就会变成政府眼中“动乱份子”;今天,不愿继续被奴役的维人,只要一逃出虎口,马上就变成砖家嘴边的“疆独分子”。

@司令本:二代学金融,操纵牛与熊;屌丝学金融,体会啥叫穷。二代学新闻,政府发言人;屌丝学新闻,熬夜累死人。二代学经济,直接总经理;屌丝学经济,敲门卖安利。二代程序员,除非是脑残;屌丝程序员,死时趴键盘。二代学会计,操纵GDP;屌丝学会计,按烂计算器。你们感受下~

@扶南:我有这样一个朋友,平日里很少见面,但他会时不时的会给我发一条信息,确认我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好不好。许多人都羡慕我们之间这种淡淡的,却又保持着舒适感的友情,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到现在我还欠他一些钱。

@上官乱有个V:心灵鸡汤们都去死吧。聚会上各自玩手机怎么了?难道不比假兮 兮地给傻逼陪笑脸好吗?难道不比强忍郁闷回应家人逼婚好吗? 难道不比强忍恶心参与二逼话题好吗?真正的问题从来就不是手机,也不是网络,而是有太多无聊操蛋的事情需要应付。

@抽风手戴老湿:我娘说我家小区跳广场舞的都分门派了。一拨主打《泉水叮咚响》,讲求四两千斤。另一拨首选《倍儿爽》,贯彻疾风侵火。而且因为理念和地盘问题,两拨要在小区里斗舞。这事儿我开始不信,直到刚刚在小区里见到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的老太太,站一群老年人中,厉声喝道: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舞者!

@tinyfool:前端工程师说,我去交友网站找女朋友去了。朋友问,找到了么?工程师说,找到了他们页面的一个bug……

@huchuan: 百年孤独,这个咱懂,你们说的是西游记!齐天大圣在石头底下被整整压了五百年,五百年!能特么不孤独吗?

@俩美玉: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肇事司机耍流氓,老张「嗯嗯~啊啊啊啊~嗯啊啊啊~」

@大咕咕咕鸡:年轻人,要趁有活力的时候多出去走走,去旅游,多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不要局限在当地,走出去你才会发现,世界很大!所以说东城的要多去西城,丰台的也要多去劲松,海淀的要去昌平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走出去!

@一吕阳光:【神翻译一下拍死了小清新】网友求最美英文,翻译她最喜欢的一句话:“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一开始,网友翻的句子是这样的 ;“have life of year, happy to see you” 或 “Wake me up,when my life ends”。有神人大显身手,翻译道:nice to meet you!

@狗狗李大叔:我一直觉得男人不是靠脸的,直到昨天,我在桑拿浴叫了个小姐,正准备OOXX。她充满歉意的看着我说,“大哥,要不咱把灯关了吧,我给你打个折。”我默默的穿上了裤子。

@阿诗玛奶茶:哥们告诉我,有时爱上一个人真的只需短短的一瞬间。那天他在公交上看见一位穿着白T素色长裙的短发少女,她不小心踩到一位大叔的脚,被大叔狠狠地骂了几句,顿时她的脸红成一颗苹果,局促但不失体面地微笑道歉。哥们幸福的回忆到:“ 就在那一瞬,我不能自拔地爱上了那位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大叔。”

@股社区:大晚上的,突然脑袋里涌现出一个无聊透顶的念头。去买1000个康师傅绿茶的空罐子,找个公共厕所,里面全给装满尿,封好成箱。然后雇一辆卡车,随便开到稍微偏一点的地方侧翻,然后绿茶们滚满了路边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