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游戏

中国监管机构上周五突然通过他们所共建的保密信息库给个各大视频网站发出了通知:禁播了四部在中国广受欢迎的美剧 。此举预示着美剧在中国的“蜜月期”或将结束,针对在中国发展迅猛的视频网站的审查和监管将更加严格,新规则也在酝酿中。背后除却富有意识形态意味的审查外,还牵涉利益重新分配。

13bang-articleLarge

被禁播的《生活大爆炸》剧照。

被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禁播的这四部美剧分别是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制作发行的《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 以及由美国广播公司(ABC)制作发行的《律师本色》 (The Practice)。其中在中国人气颇高的《生活大爆炸》由视频网站搜狐视频独家享有在中国的版权,其他几部剧皆由搜狐视频、优酷网、腾讯视频、爱奇艺视频等网站均享版权。禁播原因并未公布。

值得注意的是,周五在上述四部剧集在视频网站上遭遇禁播之后,中国的官方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宣布即将引进播出HBO电视台制作的奇幻剧《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这是一部以暴力和裸露镜头著称的剧集。目前央视播放版本会有怎样的删减尚不得而知。随后又有中国媒体报道中央电视台已引进《生活大爆炸》,或将播出。这一系列动作难免使人产生“国进民退”的猜想。

在视频网站引进播出海外剧集的历史上,整部剧遭遇下线,甚至同时涉及数剧同时遭禁的情况,这还是第一次发生。

虽然几部美剧遭禁的原因尚不明晰,但从中传递出的信号已经很明确:中国的监管部门正在对视频播放的剧目采取行动,海外引进剧是行动的切口和重点。

4月初,数位接近广电总局的消息人士对纽约时报中文网证实称,广电总局现阶段已经就视频网站监管展开调研和意见收集,以期尽快明确一套更有针对性的监管规范。而具体相关政策的出台极有可能将会发生在2014年内。

一位广电总局内部人士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说,针对视频播放内容的监管政策无论怎么演变,“所有内容都必须先经过相关审核后才能播”是不可撼动的原则底线。

中国视频网站的所播放的内容包括:海外引进剧,自制剧包括微电影和自制节目等,以及用户上传内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 简称为UGC)。

针对视频网站的审查和监管机构主要是素来以严苛和敏感而著称的广电总局。针对上述三部分内容,广电总局在所有关键环节都设立了严密的监管法则,并理想地认为这些法则适用于包括网站在内的所有媒体渠道。

但是这些政策其实追不上新技术的发展速度,由新技术推动所诞生的新的媒体播出内容或播出形式,短时间内总是能找到一些“灰色地带”来获得相对宽松的生长环境。

与此同时,视频网站同时还面临包括工信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宣传部、网管办新办等机构的多头监管。这些网站就好比被永远笼罩在一张隐形的大网之下,由于标准不清或政策滞后,视频网站被动地接收“上面下达的各种指令”,正如新近这四部美剧突然遭遇下线指令,就是这种所谓“事后监管”的一桩典型案例。

也正是在这样一种标准模糊的压力之下,这些私有企业性质的网站,多年来不得不琢磨出一套复杂而严密的自我审查程序,以期在监管层眼前显得举止得当,从而换来安稳生存。

此次美剧禁播掀起了政策大幕一角。多位与广电总局视有所接触的频网站从业者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证实:“先审后播”将执行更加严格,覆盖海外剧,自制剧与用户上传内容,其中对海外引进剧影响最大,或将引发行业性的改变。新政也致使视频网站的自我审查压力加大;而未来审查的触角将伸至手机屏幕和客厅。

中国视频网站与其最核心的监管者广电总局之间的关系被许多从业者戏称为“猫鼠游戏”,这场游戏的双方力量对比明显是悬殊的,而规则的变化将带来视频行业的重新洗牌,甚至引发私营视频网站与传统国有电视台之间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对视频网站庞大的观众群来说,改变的将不仅是一种收视习惯,还将引发潜移默化的文化生态改变。

海外剧引发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4年2月,搜狐视频所属公司搜狐网的董事局主席张朝阳仍然表现得信心满满。在为庆祝发布《纸牌屋》(The House of Cards)第二季而举办的媒体沟通会上,无论记者怎样换着花样重复问同一件事——《纸牌屋》遭遇政府审查了吗?你们对该剧做了自我审查吗?播出版本较原剧有内容删节吗?他的答案都只有坚决的两个字:没有。然而他的这个绝然的答案并不真实。

上述广电总局内部人士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时说,广电总局针对互联网平台并不存在监管政策空白,“所有影视剧内容,也包括海外引进剧集,都需要申请获批《发行许可证》才能对外播出。无论是电视台还是互联网平台,都应该沿用同一标准。”这位工作人员因为担心违反政府对媒体发言规定而要求匿名。

研究广电总局的现行监管政策就可以清楚看清到,早在2004年夏天,广电总局发布《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简称广电总局39号令),要求互联网站必须申请获批《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即业内俗称的“视频牌照”后才可投入运营。

与此同时,根据同年广电总局发布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管理规定》(简称广电总局34号令)的要求,设立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机构,或从事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活动,还应当取得《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2004年,《境外电视节目引进、播出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令第42号)又出台。

《傲骨贤妻》剧照。

《傲骨贤妻》剧照。

这也就是说,广电总局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为视频网站的运营划定了准入的红线,将视频网站的自制剧和海外引进剧纳入监管范围。

但从现实的操作看,互联网站与广电总局双方,对于主流视频网站“无证”引进播出海外影视剧一事都保持缄默。

对此,上述广电总局内部人士回应说,几大主流视频网站发展到现在这么大的规模,有这么多的用户,影响力已经很大,有些公司的性质还是合资、并在美国上市,面对这么复杂的局面,监管从执行角度其实难度很大。

过去几年,中国视频网站抛弃盗版,批量引进热门海外剧集在线播放,这吸引了中国正在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他们越来越多地选择观看种类繁多的视频节目,而非电视。

中国政府规定,院线一年只能引进34部外国电影,而不同的电视台想要播放外国引进电视剧,会根据由广电总局颁发的一个年度定额,从广电总局指定的统一引进机构提供的片库中选择剧目,再提交引进申请,由总局批复后方可在允许在非黄金时段进行播出。

对比之下,电视台系统若想引进海外剧集的审批流程明显比网站要复杂许多。网络视频行业从差异化监管中获益,可以播放更多影院与电视台不能播放的海外引进节目。

也正是借力于这样的外部环境,过去几年,几大财力雄厚的网站都展开了对海外剧集的引进。在搜狐视频主打美剧牌的同时,优酷则努力收纳最新最全的韩剧和英剧,而乐视网、百度旗下的爱奇艺以及腾讯视频,也在不断争取着优秀剧目的独家首播版权。

据上海互联网研究机构iResearch估计,中国网络视频公司的收入在2013年增加了41.9%,达到128.1亿人民币。该公司还预测本年度网络视频公司的收益将增长38.7%,到2017年将达致今年的三倍。

与之对比的是中国国有电视台受到视频网站的冲击。2013年,《人民网》刊登了一篇《浅析视频分享网站的发展对电视媒体的影响》的论文,从视频网站内容时间与空间的灵活性,传播内容的多样化,以及对广告投放的吸引力几个方面谈及它对电视媒介的冲击。文章得出结论说:“(网络视频)的出现不仅是网络技术和影像技术发展的客观结果,更是具有历史节点意义和民主政治的意义。”

与此同时,针对互联网媒体播放视频节目的审查和监管在执行上相对宽松。许多剧集中有大量会令中国政府审查部门蹙眉的暴力、迷信和丑闻内容,很可能永远无法在中国的电视台或院线中播出。而数位来自包括优酷、乐视、腾讯视频等多家视频网站的从业者,都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中表示, 当下能感受到的监管,相比被称为“传统媒体”的电视和电影院线来说,要宽松很多。尽管现行政策要求这些网站需要为每部剧集向广电总局申请“发行许可证”后才能对外播出,实际执行的操作方案却忽略了这一“先审后播”原则,则监管部门多年来对此也没有明确追究其“违规性”,而是默许了由网站自行完成的“自我审查”,以及针对已经播出的节目内容后的“事后审查”。

然而这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默契在3月24日被打破。广电总局发布了针对强化网络剧、微电影等视听节目的内容审核以及节目播出机构的“先审后播”新规章。虽说是“新规章“,但其中的监管流程基本上是沿用了针对传统影视剧制作需要符合的事前审批规范,只不过这次是更加明确了政策监管的对象是由互联网平台制作并播出的影视剧集内容。也就是说,网站自制网剧被拉回至与传统影视剧一致的监管标准。

关于网剧的新政台出,一度被众多媒体误读为“美剧禁令”。由于反对声浪,导致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很快发布文章,否认这一规定适用于海外引进剧。

但是政府的确已经在酝酿一系列全新政策了,其中针对海外引进剧最重要的变化,一是将改变视频购买流程;另一个是将全面展开“事先自我审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视频网站雇员在接受采访时说:广电总局至少在考虑两项措施,二者都要求视频网站彻底调整商业模式。

一种是设立一个官方指定的中介机构,作为外国版权方与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中间人。中国流媒体视频网站目前都是直接同外国版权方谈判许可协议的。“显然,设立一个官方指定的机构中间人,就等于是说‘不许单方面直接和外国合作伙伴接触,’”这位网站雇员说。他还补充说,这或许是这个行业“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另一种可能是建立一种“联合审查机构”,来决定哪些节目可以被播放,如果需要剪辑,那么需要被剪辑到什么程度。

“广电总局管的主要是内容和意识形态,管的目的要确保内容的安全性。”谈到新政有可能实施的严管策略,爱奇艺副总编辑王兆楠分析说,他认为监管新政的推出,将针对视频网站引进剧的题材、跟版权方的合作方式、合作内容以及价格都会产生一系列的产业影响。

在监管层面,王兆楠则分析认为,新政有可能从网站引进剧集的数量以及播出片源的统一性上,对互联网站引进播出海外剧加以规范。“统一片源”其实就意味着今后所有海外剧集都要执行“先审后播”的原则,而审查的方式就是统一对所有引进影片完成剪辑、配音、字幕添加等再加工的流程,然后才交给各个网站来播放,以确保内容的健康安全性。

对于视频网站这门生意,也将产生深远影响。王兆楠在采访中分析,视频网站自由的放映权可能在未来被剥夺。他说,从原始剧集引进政策出发,监管机构很可能会出台一项针对互联网的新政策,实行“双轨制”,网站可以同版权所有者谈判播放合同,但必须从购买国家中介机构购买“广电总局许可的版本”。他还担心配额方面的规定,网站一年只能播放固定数目的外国节目内容,有关部门会发布允许播放的节目名单,这种做法几乎算是回归到传统广播电视系统的控制方式。

截止目前,上述这两种根据双方沟通时官方所透露出的新政意向,并没有得到广电总局方面的确认。

凯文·斯佩西在美剧《纸牌屋》中饰演靠诡计一步步走向总统之位的政客弗兰克·安德伍德。

凯文·斯佩西在美剧《纸牌屋》中饰演靠诡计一步步走向总统之位的政客弗兰克·安德伍德。

“广电总局一向是赶不上市场发展的,它的监管和市场之间总是有一个永恒的矛盾,所以监管一直是跟随式的和打补丁式的。监管对市场的束缚会不断地存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分析说。

“你国产的影视跟不上,我们当然想看美剧和韩剧。广电总局和互联网站之间的矛盾不可能从根本上化解掉。”胡泳说。

视频网站在夹缝下的自我审查

“他们用QQ做单线联系,每个网站必须有一个跟他们保持24小时沟通的QQ号,确立紧急联系人。” 一位从酷6网离职的员工对纽约时报讲述视频网站的“自律”的方法,“他们”即核心监管方广电总局,这种方法确保随时接收不定期的行政指令。

这种随时待命的方法世纪尚来自监管主体繁多,法令复杂。上述编辑列举了自己所知道的主管单位,长长的名单中包括了广电总局、网管办、公安局、工信部,还包括各地的通信管理局。前述酷6离职员工称,针对所有拥有互联网视听许可证的网站,这些监管机构还共建了一个“信息库”,那些被判断为不适宜播出的视频内容,会由各监管部门发布汇集于该库,网站一方则派专人来负责关注信息库的更新情况,以便及时修改或删除相关内容。

另一位视频网站雇员本周一告诉纽约时报中文网说,上周五收到的下线四部美剧的指令,也是通过信息库来完成。由于这个信息库的存在以及传递及内容属于监管机构要求网站对外保密的范畴,所以这位接受采访的雇员提出匿名需要。

与此同时,监管方也不断下达新的监管政策或补充条款,以期追赶技术的发展并弥补之前法规的漏洞,监管政策的核心一方面为视频播放内容设置准入门槛,一方面督促加大“自我审查”。

比如在十年前颁发的有关《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通知之外,2012年7月,广电总局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提出强化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的播出机构准入管理、内容审核、节目监管及审核队伍建设。两年后,2014年1月2日广电总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补充通知》,除重申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先审后播”制度外,加入了对引进方资质的审查,提出从事生产制作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的机构,再次强调应依法取得广播影视行政部门颁发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不得播出未取得《许可证》的机构制作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

纵观国内目前所有拥有视频播放功能的互联网站,除了备齐上述“双证”之外,还包括了其他名目的牌照不胜枚举,足见互联网站多年来一直处在多头监管的局面之下。

“网安主要管的敏感涉政涉暴涉恐涉意识形态的,日常的内容删除指令主要来自广电总局和北京市广电,其中广电总局主要会针对一些大的案件,而北京广电局的网络处,负责属地管理。有新闻牌照的,网管办也会管你…… ”酷6网已经离职的员工回忆说。北京地区的视频网站,基本上从2010年开始,就已经进入比较系统的监管状态。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认为,在技术飞速变化、播出渠道多样化的当下,政府这种监管其实是“一种非常费力的事情”。这种具有很强意识形态色彩的监管,于产业而言,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剑有可能不掉下来,但它想管,永远是有管理的理由的。现在的法律法规体系,也赋予了他们这样的监管合法性。”

过去几年,通过接受信息库指令删除已经上线剧集的情况时有发生。2013年和2014年,由乐视网,爱奇艺等网站联合引进的NBC犯罪剧集《黑名单》(The Blacklist),有第三集和19集两集内容均在上线后下线。这两集内容均与中国有关。

这种多方监管的无序,无形中使视频网站不得不加大“自律性”,即普遍执行严格的自我审查。此外,也有态度积极的网站,执行了非强制性的备案举措。特别是拥有拍客主动上传视频功能的网站,比如优酷网,其负责自我内容审查的团队,规模多达几百人。自我审查的内容涵盖了海外引进剧,自制剧和用户上传内容。

自我审查团队的设置是由监管部门强制要求的,他们被形容为“高素质业务人员”。2009年4月,广电总局下发《广电总局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对于39号令中已经明确严禁互联网播出的视频节目,又给出多达二十一项更为细节的参照标准。同时要求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单位要完善节目内容管理制度和应急处理机制,聘请高素质业务人员审核把关,对网络音乐视频MV、综艺、影视短剧、动漫等类别的节目以及“自拍”、“热舞”、“美女”、“搞笑”、“原创”、“拍客”等题材要重点把关。

土豆网监事会主席林淮2013年7月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曾介绍称,土豆网的多层内容管理体系包括技术、编审和用户三个层面。编审层面,该网站审核团队会实施全天候人工审查。此外,在客户层面,网站内的每个视频都有举报入口,随时接受大众监督。

“最怕的有人在视频中通过走字幕来传播非法信息。”前述酷6网员工告诉纽约时报中文网,手工操作的过程就是把视频内容放在时间轨上,用拖拽的方式,肉眼搜看视频缩略图的同时,利用系统特征码和图像匹配进行机器审核。

“每一集,每一分钟内容的都会看,涉及到政治民族宗教问题的,或者是一些涉及到血腥、暴力、色情、低俗的内容,如果有镜头有过分的露点镜头或是过分的特写,我们需要在片子上线之前把它剪掉的,或做适当的处理。影响到故事情节发展的这种东西,我们是无力去改变的,所以我们也不会去做处理。”腾讯视频的工作人员李正介绍说,那些只运营娱乐类节目的视频网站,面对的监管压力相对较小,但是对于一些可删可不删,或者这个删了可能会影响剧情连贯的剧情,也会经过几个人参与的小组讨论来完成决策。

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多位视频网站工作人员提及上述“机器+人工”审查方法适用于视频网站的所有内容,即海外引进剧,自制剧与用户上传内容,但是自我审查的松或紧由视频网站自行掌握。2014年2月,搜狐视频的一位工作人员向纽约时报中文网确认,引进的《纸牌屋》第二季事先由自我审查团队浏览过。

而针对用户上传内容视频的自我审查最为严格。目前各大视频网站都是执行最严格的先用人工以及技术的方式完成自查,确定内容安全后再上线播出的操作流程。一家日上传量在七八万条的网站,为了降低成本,数百人的审片团队只能采取外包方式解决。

多家视频网站的工作人员对纽约时报中文网证实,目前网站大多延用据传是一套审查技术:根据用户上传视频有较大一部分重复的特征,设置MD5码违规内容匹配系统。当第二个用户上传的曾经被删除过的视频,其视频文件值和系统中的违规内容匹配,这时,系统将会进行自动删除。如果发现用户频繁上传,也会被封号。

詹姆斯·斯派德在《黑名单》中。

詹姆斯·斯派德在《黑名单》中。

网络自制剧目前在中国呈现井喷之势,这也引起了监管方的注意。根据《新京报》的报道,2014年的网络自制剧数量将达约1700集以上,相比2013年不到1000集的数量,提高了45%。但自制剧无法通过审查或上线后下架的新闻也时常发生。最著名的是搜狐视频自制剧《屌丝男士》自4月29日起在搜狐视频官网、搜狐视频客户端上均已下架。虽然《屌丝男士》遭广电总局叫停的具体原因尚不确定,但有分析认为,该剧下架的主要原因内容涉及情色。

李正总结说,这种自我审查与事后惩罚影响了文化产品的导向:越来越多的视频网站,都倾向于选择娱乐化路线购买或生产内容,规避敏感性内容。背负着盈利重任的网站运营者,目前全力以赴,每日最关心就是有多少人看影视剧、看综艺,而这些用户又能给网站拉来多少广告、挣回多少钱。而这样做,一个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不再需要每时每刻都提新掉胆去应付监管。

未来的监管重点是每个人的手机和客厅

中国政府加紧对海外引进剧集的监管只是冰山一角,未来监管的重点将更加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乐视网前员工对纽约时报中文网分析说,眼下各个监管机构正密切关注的重点,其实一是个人用户通过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实现完成的上传内容,另外一个就是视频网站的内容分享从传统电脑屏幕到电视屏幕的转移趋势。

《权力的游戏》剧照。

《权力的游戏》剧照。

“用户上传内容会是未来管理的一个雷区。现在人们已经可以用上4G网络,智能手机又很先进,用户可以很方便地用手机拍视频,所以政府会特别担心的局面是,比如在某个骚乱现场,有人用手机拍完视频立即上传为用户上传内容,放在网站上广泛传播。”这位乐视网前员工举例说。

音视频类内容的传播技术,从传统电视台这种单一播出平台扩大至互联网平台的过程,其播出特征也从过去的24小时线性播出,演变成基于海量资源库的用户点播制,甚至普通用户现在也拥有上传视频节目对广大网友实施免费分享的权利,自媒体时代,媒体进一步呈现出“去中心化”的特征。与此同时,更令监管机构不安的是,在过去一年,视频网站又纷纷搭载了安卓操作系统的互联网电视,或硬件“盒子”技术,开始大举攻占电视银屏。

“视频的东西,其实坦白点说,在PC上的传播力其实没有那么强,远不及文字。原来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小众的东西在看,现在输出大屏之后会影响到十亿的电视观众。到那时候,视频网站就等于是和《新闻联播》争夺观众。”上述接受采访的乐视前员工分析说,如果单看PC端用户,视频的分享传播力度远远小于文字,而一旦转到电视大屏,那就是面对十亿普通大众的信息传播,势必会影响到更多的人,而从广电总局的角度,则当仁不让地认为,视频网站一旦进入到这个阶段,必须受到如传统电视媒体一样严格的管制。

事实上,过去几年来,对于视频网站任何一丝“想要成为电视台”的念头,广电总局始终都保持着高度警惕。比如一直觊觎电视播出渠道的乐视网,曾经将自己精编的网络直播栏目定名为“轮播台”,后来触发广电总局的反对,认为“台”字实为电视专有概念,责令乐视将轮播台更名为轮播频道。

在监管面前,大多数的民营视频网站面临的政策风险似乎还高于传统媒体和官方媒体。

“他们有更多的渠道去了解报道的尺度在哪里。而对商业网站来说,我们没有背景,政策管到你的这一块儿,让你关掉,你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所以和那些官媒相比,我们会更加倍小心谨慎,肯定不会自己主动轻易地触碰监管的底线或红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视频网站工作人员这样说。

“政策和市场永远有巨大的脱节,政策永远落后于市场。从书房走到客厅,这样的技术进步永远是监管层不能控制和预料的。企业会不断地做各种更新的技术尝试,在监管还没有来及对这些新产品做出反应,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存在,并造成一定的发展态势,但监管层一旦决定开刀的话,这些发展会受到挫折。”胡泳分析说。

这场审查与被审查的较量中,享有威权一方占据上风,但并不意味着视频网站不能寻求突破,这一过程在较长时间内将循环往复。胡泳说:“对客厅的控制,本来就严于对书房的控制,监管体系凭借其“合法性”可以随时砍掉企业的这些全新尝试,而企业对此却并没有还手之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寻找更新一拨的技术来突破现有的成长空间……总之,这注定是一个反复的过程。”

来源: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