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党走 能致富

日前,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数据研究中心发布了一项调查,从教育、工作、婚恋、生育等角度分析了80后一代的现状:“平均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就业状态整体稳定,只有5%的人愿意裸婚,共产党员的收入水平明显高于非党员,超过半数认为生两个孩子最理想,这就是上海80后的真实现状。”

这项名为“80后的世界—复旦大学长三角社会变迁”的调查以1980年~1989年出生的一代人为跟踪主体,研究的内容包括这一代人的家庭、婚姻、就业、迁移、住房、生育、子女教育、父母养老等各方面情况。第一阶段调查为上海地区基线调查,在上海市范围内抽取80个社区、3311个家庭,共回收2367份有效问卷。

整体而言,这次调查的80后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超过66%。80后受访者的就业和在业比例都比较高,且超过4成受访者从未换过工作,就业状态整体稳定。就收入而言,受访者平均年收入达到6万元。分类来看的话,月收入3000元以下的偏低收入群体占31.6%,月收入3000元~1万元的中等收入群体占54.1%,月收入1万元以上的高收入群体占10.4%。分职业来看的话,收入排前三名的分别是“企事业单位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和“商业服务人员”。就职位而言,只有近两成受访者表示现在承担管理工作。

调查还显示,80后共产党员的收入水平明显高于非党员,高收入群体中的党员比例高达67.7%。被访者的收入水平明显随教育水平提高而提高,大学本科和研究生学历者中的高收入群体比例分别达43%和78%。而职务提升与教育水平提升之间的关联并不明显,高层管理者的教育水平几乎全部分布在高中和大学(专科与本科),研究生学历的高层管理者在此次调查中极为罕见。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胡湛对此分析认为,“从年龄来看,具有硕士和博士学历的80后被访者大多刚毕业步入职场,并且大多在大型企事业单位任职,很难在短时间内成为高层管理者;而高中或大学学历的80后被访者已经工作多年,在职位升迁方面具有资历优势。”

从调查数据看,80后受访者中已婚的占到53.78%。目前单身的人群中,男性(57%)高于女性(43%),问及这一生是否会结婚,只有8%的单身说“不会”。

关于“婚前同居”现象,调查显示,婚前已经住在一起的占43%;婚前同居主要是已经定亲或者订婚的占60%;没有定亲、订婚,但是有明确结婚计划的占34.5%;只有5.5%的人婚前同居既没定亲、订婚,也没明确结婚计划。

约有70%的人存在着门当户对的观念。双方家庭都是农业户口的占40%左右,双方家庭都是非农业户口的占30%左右,双方户口不一致的占30%左右。从伴侣间教育水平来看,教育水平相近的占到92%左右。

单身人群相比已婚或者有伴侣的人群,主要体现在教育水平高、年龄低、收入低。关于“裸婚”(不买房、不买车、不办婚礼、不买婚戒,直接登记结婚的结婚方式),只有5%的人表示完全可能。

对于80后的择偶观,调查显示,人们对女方的标准最注重的三个条件是:生活习惯、性格、智商;最不注重的三个条件是:政治背景、星座、血型。人们对男对象的标准最注重的三个条件是:生活习惯、性格、智商;最不注重的三个条件是:生辰八字、星座、血型。

“这也颠覆了人们的一些刻板印象,比如以前认为女生可能更看重男生的经济实力,但是调查并没有体现出来;比如说男性是视觉动物,看重的是女性的外貌,但是在调查中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复旦大学心理学系讲师陈斌斌表示。

80后作为中国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以后出生的第一代人,他们的婚育行为是否呈现出鲜明的特色?调查显示,就女性而言,30岁似乎是婚育的一道门槛,一旦迈进这个门槛,女性结婚生子的比例相对29岁的群体,呈现跳跃式的增长。就男性而言,这一转折点出现在31岁。

调查还显示,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是个体生育行为推迟的重要影响因素。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女性,在30岁之前的已育比例明显低于未接受大学教育的同龄组。有意思的是,前者在30岁之后表现出明显的“生育追赶”。高学历女性尽管延迟了生育年龄,但一旦完成学业、工作稳定后,她们中的不少人会迅速融入生育大潮。与之不同的是,高学历对男性生育推迟的影响更为持久,各年龄组高学历男性的已育比例均显著低于未接受本科教育的男性。上海市80后的生育意愿已处于低位,40%认为只生一个好,56%认为两个孩子最理想,其平均生育意愿仅为1.59,远低于美国、日本的水平。

80后曾经被贴上标新立异、个性彰显的标签。那么,他们对于子女有哪些期待?调查中,超过75%的80后父母认为,诚实、礼貌、孝顺、有责任感这些传统的道德品质非常重要;不到60%的80后父母认为,有事业心、做好学生、会为自己着想和受人喜爱之类的品质非常重要。此外,80后父母并没有强烈的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期待,特别是高学历父母对于子女事业心与顺从度的重视程度明显低于那些低学历的父母,他们希望给予子女更宽松、自由的成长空间。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