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国家抹黑

5月13日,京华时报发表文章《“高级记者”境外发文给国家抹黑》称,常居北京的博讯网记者向南夫长期发布严重诋毁中国的文章,“恶意挑起公众对政府不满,蓄意制造社会矛盾,严重损害相关当事人”以换取境外支付的高额稿酬,疯狂敛财骗色,5月3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该报道发布后,博讯网做出官方回应,认为中共官方媒体的言论系造谣抹黑。

p40_b

以下为官方媒体京华时报报道全文:

案情

异常 有人造谣给国家抹黑

据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办案民警介绍,去年1月份以来,警方发现,境外网站“博讯网”有大量歪曲、捏造事实的文章,包括“中国政府活摘人体器官、活埋人,大批群众到联合国驻华机构外抗议”“千余警察暴力征地,五月孕妇被当场打死”“上访人员被打晕死,光天化日遭弃街头”“访民哭诉反映问题遭暴打多人受伤”……

针对这些歪曲事实的文章,北京警方成立专案组立案调查,发现一网名叫“飞翔”的网民在该网站非常活跃。“飞翔”在网站发布了大量歪曲、捏造事实的涉访文章,迅速被境内外媒体、网站大量刊发转载,严重损害了国家形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北京警方进一步调查,迅速锁定了网名“飞翔”的向南夫。今年5月2日,警方在北京将其抓获。5月3日,向南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北京警方依法刑拘。

据警方透露,针对向南夫的其他犯罪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查明,“博讯网”是一家长期编造虚假信息,恶意炒作国内负面新闻的境外网站。

影响 去年“发稿”1300余篇

向南夫向警方交待,2004年,因为不满家庭拆迁补偿问题,他将材料发表到境外网站“博讯网”,并由此结识了这家网站的负责人韦某。韦某授意向南夫在该网站多发表一些“鸣冤叫屈”的文章,并许诺用美金向其支付高额的稿费。

随后,在韦某的指导下,向南夫开始在访民中四处打探寻找能够编造不公、冤案等故事的线索,并向韦某报告。

从2009年开始,一篇篇恶意挑起公众对政府不满,蓄意制造社会矛盾,严重损害相关当事人的虚假文章被炮制“出炉”,并通过韦某专门提供的“特定”传输渠道,传到境外网站发表。

据警方调查,2012年,因“业绩”突出,向南夫获得韦某授权,以“博讯网”北京站“高级记者”身份,随时直接登录该网站后台,快速便捷地发布其编写的文章。

据警方调查,向南夫相继编造、发布了“人权日大量访民聚集联合国驻华机构门前”“上海访民状告卫生局”“武汉访民被关黑监狱100天”“武警进青海藏区武力维稳”等谣言、不实文章和图片,仅去年就发布了1300余篇,占当年该网站发布稿件总数的近三成。今年以来,向南夫进一步加大发稿量,仅3月份,发稿量达“博讯网”发稿总数的近一半之多。

根据“发稿”的“质量”和“数量”,韦某定期从境外为其寄来高额美金稿酬作为“回报”,每个月至少近千美金。

向南夫供述

自称天生爱冒险和刺激

今年62岁的向南夫略显消瘦,北京人,曾先后两次因盗窃罪共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与妻子离异。

向南夫说,他的履历中虽然写着初中文化,但实际上只是小学六年级毕业。向南夫称,因盗窃被判刑后名声变差,这导致他心理失衡。他还自称,天生就喜欢冒险和刺激。

2004年,因不满家中拆迁补偿,向南夫开始上访,并将材料发到境外“博讯网”,与网站负责人韦某开始了合作。经过几年的接触,向南夫和韦某建立了“利益关系”,但两人只是通过视频和照片认识,从来没有见过面。

向南夫说,他起初对如何写稿件一无所知,韦某循序指导,告诉他哪是重点,怎么起题目,怎么炮制话题,哪些是废话等。向南夫本人“认真学习”,到后来,他不但能熟悉应用网络,文笔也练得不错,“胡编乱造的水平也提高了”。

向南夫大肆搜集国内的负面报道,按照韦某的要求发过去,“为了在上访人里弄个好人缘,我来者不拒,凡是上访的都不经核实。”

由于在上访时接触了大量访民,向南夫的信息采集对象也以访民为主,收集来信息后再添油加醋将事件夸大,编造时间和地点,有时又移花接木,将不同的事件放在一起,歪曲事实、篡改图片、杜撰报道。

两会前东拼西凑造事端

据向南夫说,比如人权日前的五六天,韦某会督促向南夫让他寻找关于人权的事件,重点描写警方如何阻拦,夸大访民的数量。如果访民的人数有几百人,他就夸大到几千人,“根本不考虑地方盛不盛得下”。一些照片根本不是他自己拍摄的,实际上都是访民提供的。一些事件中,根本没有发生打人事件,在韦某指导下,向南夫说,他也会昧着良心说打伤了人。例如,上海的邹某珍事件,邹根本没有被打,但向南夫仍按照韦某的要求杜撰被警方打伤。

两会前夕,向南夫在北京街头到处拍照,看哪些地方人多,看哪里有警察站岗,然后放到一起制造紧张气氛。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向南夫会故意编造信息,让人以为大有隐情。

向南夫承认,他所发布的这些文章,都没有经过核实,“这么多年了,越做越离谱”。向南夫说,他这一生“都在惊恐中度过”,没有享受过家庭乐趣。

向南夫告诉警方,他其实知道韦某是利用他收集国内的负面报道和材料,给政府抹黑添乱,两人因此一拍即合,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

拿到稿酬曾多次去嫖娼

2012年,向南夫获得韦某的充分信任,成了“博讯网”北京站的一名所谓的“高级记者”。

向南夫凭借这个身份,打着舆论监督旗号,在访民中号称可以帮人制造影响,被一些访民称为“向老师”。

向南夫说,他能在境外网站发表文章,又能得到境内访民的尊敬,“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可以在访民中提高自己的地位”。

一些访民由于不了解向南夫此前的经历,对他倍加推崇,甚至有人为其提供各类生活用品及财物。女性访民被其诱骗后,与其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据了解,向南夫先后与多名年轻的女访民保持不正当关系。而且,在拿到稿酬后,向南夫伙同他人多次嫖娼。在被抓的前一天,向南夫还在朝阳一出租房内嫖娼。

在接受警方的审讯时,向南夫承认自己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不实信息并在境外网站发布,对于给相关当事人和国家形象造成的严重负面影响,向南夫表示深感忏悔,“给国家抹黑,对不起党和政府,更对不起家人。”他愿意认罪服法,希望政府能宽大处理,给自己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来源:京华时报

以下为博讯网官方回应全文:

1.报道中充斥失实内容。例如:文章认为博讯报道“中国政府活摘人体器官、活埋人,大批群众到联合国驻华机构外抗议”,事实是,博讯并无报道“活摘人体器官、活埋人”。向南夫所使用的发稿帐号与多位访民和记者共享,当局指控与事实不符。文章还称:“韦某授意向南夫在该网站多发表一些‘鸣冤叫屈’的文章,并许诺用美金向其支付高额的稿费”。事实上,博讯虽然发表了很多访民的伸冤材料,便向来注重新闻性的信息,而非“鸣冤叫屈”的文章。多年来,博讯都秉持追求真相、如实报道的原则。博讯的资源所限,自始至终都是主要依靠义工,从不以所谓“高昂”稿费来吸引稿件。向南夫先生多年义务帮访民,从来没有向博讯主动索取费用。文章称:“上海的邹某珍事件,邹根本没有被打,但向南夫仍按照韦某的要求杜撰被警方打伤。” 事实上,文章所指称的博讯的“韦某”,根本就无暇顾及每天的所有新闻信息,亦不可能指导博讯记者造假。

关于中共指称向先生曾因“盗窃”判刑,博讯所掌握的情况是:向南夫先生和习近平是一代人,因为父亲是右派,和习近平同期被送去下乡。习近平等现任领导人在文革时期是否有被诬陷判刑的记录?建议统统公布。

2.博讯强烈抗议中国当局对博讯记者向南夫先生的抓搏。我们留意到,近期有大量中国网友和异议人士的被当局拘押,这是中国人权急剧恶化的一个明显迹象;

3.据我们了解,向南夫先生因为出身(父亲是学者教授)原因被打压,以前的被捕属政治原因。向南夫先生多年义务协助他人维权,为维权群体发声。自2010年6月,向南夫先生3次被抓,警察搜家、查电脑数次,但一直坚持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权益,非常值得尊敬。我们将向向南夫先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4.向南夫先生患有严重的肺病,我们要求北京有关方面对其妥善提供包括医药医疗等必要的人道措施;如向南夫先生在关押期间产生任何身体伤害,有关当局将担负不可推卸的责任。

5.向南夫先生被捕后,编辑办公室设在北京的中共网站多维新闻网以“反动网站”蔑称博讯,五毛也发起攻势抹黑博讯,针对博讯的黑客攻击活动也非常活跃。某个外界普遍认为具宗教信仰背景的新闻网站也开始火上浇油攻击博讯。种种迹象表明,当局在有计划地在加强对博讯的打压。博讯新闻网将密切留意事态的发展,誓将连串打压攻击的幕后部署公诸于众。

6.博讯多年来曝光了多起高层腐败,也记录了各地官员为非作歹的恶行,任何博讯记者、义工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及酷刑都将记录在案,这些恶警、官员和他们的子女,必将受到清算。

7.博讯一直是开放性平台,向博讯爆料发稿可以不通过博讯记者,请各界人士继续通过博讯网站爆料和邮件,踊跃投稿。

来源:博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