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6-4

@WoodenHarp:坦克人几乎集中了所有中国人的负面刻板印象:瘦弱,千人一面,衣着发型平庸,拿乱蓬蓬的塑料袋上街。他不是天生拥有超能力和责任感的美式英雄,可能只是忍无可忍而朝前走了几步,却像阻挡列车的超人一样阻挡了一列坦克。更完美的是他只给世界留下一个背影,从而成为中国人内心那团火焰的幽灵般的象征。

@Stariver:那年那夜,有血有火,有枪声。年轻的心,贴着水泥的冰冷。红色,流淌,顺着新鲜的弹孔,直到黎明。还有多少日子,还有多少年,多少生命来去如风。魔鬼化装成死神,想收走勇气,也收走记忆。四面吹来街道的血腥,烛光闪耀,撞击,为它敲响丧钟。

@wildwong:鎮壓了就有廿多年的「經濟起飛機遇」,承認這説法,就是某些正就讀幼稚園低班港農的贖罪券思維。歷史沒有如果,而能改變的不叫命運,是非對錯,永遠就在一剎那。每年六四晚會對我來說已不單是悼念學生,而是在這「無險可守」的地方匯聚螢燭之火對強權的警告。其實就只是變相秉承著「本人優先」的盾牌。

@tenderkuma:朋友圈发了张tank man雕塑照片,附文“We don’t forget, and we don’t forgive”. 有友人点赞,也有同学问“这是针对小日本鬼子吗?”

@kgen:组织每年通过半断网的方式提醒一下所有人,失去自由的痛苦。

@freeliuyong:今晚要感谢香港人对六四纪念的坚持,感谢谷歌提供的免费翻墙服务,感谢那些为了这个国家的民主政治而受苦受难的人们。

@bravo_liu:敬佩滕彪博士的勇气,能够想象到老大哥在电视机前捏碎牛奶杯的场景。

@twccl:我知道,滕彪當然更知道,他很可能為今晚在香港維園的公開演講付出代價,但他仍站出來了,說得極好。當年,錯過了台灣民主化過程的感動,在滕彪等人身上,我感受到了。

@mynamexu:25年来,我至少暂时赢得了一场战役——你使尽了所有手段,都未能阉割掉我的一寸记忆。来日方长,最终谁是这场战争的胜者,那我们都走着瞧吧!

@bigman510:新浪微博屏蔽“维园”、“蜡烛”我都表示能明白吧,但把这个“占占人”和“占占点”也给屏蔽了着实让我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

@juinjayzhou:如今这个广场是我的坟墓,这个歌声将来是你的挽歌。你会被教育成一个坏人,见死不救吃喝拉撒的鸡巴。——李志《广场》

@sailingger:记忆是一个民族幸存的良心,如果还有一个被叫做民族的族群存在,就不会有失忆。失忆通常只对畜生有效。对一只只知吃喝拉撒的畜生,剥夺其知觉,比让他恢复知觉,更令他有幸福愉悦感。这不是审美,而是对畜生的生理刺激。凡刺激,总是愉悦的。这就是铁笼里幸福的来源。

@CHNconscience:很多人谴责共党封锁六四信息,使年轻一代不了解六四。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另一个事实,很多国民主观上不关心六四。如果我与周围的人谈六四,没人理我,与家人谈六四,他们会说我吃饱撑了。如何唤醒国民麻木的良知和灵魂是让这个民族走向文明的关键,否则可能真的成为丛林中吃人的狮子。

@MeiGuoCanKao:新浪微博及腾讯微博已完全禁止「六四」、「悼念」、「25周年」的字眼搜索,采取前所未有的网络净化的自我审查。有网民指,新浪微博的管理人早几日已删走代表悼念的蜡烛图案。

@songma:1988年通货膨胀有多厉害?这么说吧,家里的大人一拿到工资,当天拿到当天就去市场尽量把钱全部花掉,这对于他们那代节俭成性的人来说,这是堪称crazy的事情。但没有办法,市场已经没东西可买了。米面糖油凭票凭证供应,其它能买的都抢光了。现在我家里还有当时抢购的作业本。很恐慌。意见很大。

@fyw321:学校的网络封锁终于结束了,真是卑鄙,封锁了全部的外国网站和大部分的国内网站,只留了几个网站能正常访问,连淘宝京东都只能进首页而不能进其他页面。傻逼学校来点个名吧,重庆交通大学,记住别考。

@mranti:在做讲座和讨论时候,常有中国学生提问,“怎么看到中国制度和西方民主的优劣”。对于这种脑袋坏的问题,我的回答只有一个,假设你是太子党,中国制度是天下最完美的制度,没有第二;如果你不是,这制度再优,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还是需要民主和法治来捍卫你的权益。

@mranti:我是见过真诚为独裁辩护的中国人,比如一些回国就会从基层做起的小太子们,或者为太子党做海外投资生意的银行家,还有正在政府任职的官员,他们的辩护都可以理解。问题是你一个靠免费VPN上推、随时就可能会被党国维稳的人,发什么神经病为独裁站台?

@mranti:独裁当然是只有达官贵族和太子军官才有资格谈的,而民主才是属于民众的,这是这两个制度的政治起源,一个从上到下,一个自下至上。一个拥护独裁的平民,基本是脑袋坏了,你再积极,也是被独裁的对象不是吗?作为一个平民,老实要求你应有的民主权利,才是脑袋正常的做法。

@kcome:今天日本人可以站出来对中国政府说:勿忘历史。

@WuyouLan:招远虐杀定性为邪教事件后,各地迅速判决多起“全能神”案件。根据简略的官媒报道也可知道这些判决草率和不当。有撒传单而判刑三年半的,有在家聚会而判刑数年的。这些“法倌”再次证明自己是党奴。

@feng37:“因为,小宝宝,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当时还觉得被自己的政府人肉扫射、残杀,是可以接受的。”

@SlowZhu:有个小朋友总说我对中共有主观负面情绪,这根本就不是政治立场的事,建筑质量问题导致地震死那么多孩子,有人调查,中共把调查的人抓进去;奶粉有毒,有人告奶粉厂,中共把告状的人抓进去;然后你问我为什么对中共有反感情绪。这个…我都无法理解你怎么问出来的…

@liu_xiaoyuan:接搜狐网博客总监赵牧家人电话,今天凌晨四时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作出刑拘决定,早上六时从家中把人带走,送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羁押。家人讲,是因为他前两天在网上转发文革“全能神”照片。据说,这张照片是被人PS。

@jerrymice:昨天终于去银行签了贷款合同,政府补助的创业贷款整整折腾了十个月才审批完,到场签约的只有我们是坐公交车来的,其余都是开着宝马宾利奥迪,贷款额从五万到十万不等,看来除了我是为创业而贷款,其余都是来占政府便宜的土豪;银行信贷部的小伙也很认真的跟我说,你们应该珍惜机会,一般人是贷不到的!

@网易网友:【打工者跳河救人寒心 救人时手机被偷】黄易太负面了,建议学学新闻联播,标题为:《民工下水救人,岸上好心人助其更换手机,各阶级人民团结一致》。

@laoyang945:「你可知你妈,爱吃大山楂,我离开你太久了,瓜瓜」——薄熙来

@WeiSkiy:今天又看到人发鸡汤“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你就是专家;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我很想在后面接一句“赠富士康流水线工人”。

@bitinn:假如日本的文化侵略是让别国人民看到自己酷炫的产品,中国的文化侵略大概是让别国人民看到自己政府的G点。

@xie107:筷子兄弟凭借《小苹果》迅速占领广场舞领地进而要跟凤凰传奇分庭抗礼了……

@西门不暗:关于大妈力压城管坚持在高考期间跳广场舞,有网友回复,终于要看到高考生家长和广场舞大妈两大不讲理团体进行历史性的对决了。

@ABBCY01:马来西亚一名男子花费450令吉,也就是相等于175新元,从网络购买阳具增长器,却拿到一面放大镜。放大镜的包装上还贴有“勿在阳光下使用”的字眼,男子过后在Facebook贴文公开经历,提醒民众提防上当。

@Ruler54:她迫于无奈跟总裁借钱,总裁打了一千万给她,然后戏谑地问:“你要怎么报答我?”她倔强地别过头:“我会努力打工还你的……”总裁邪魅地一笑,走上前捏住她下巴把她的头拧向自己说:“还?你用什么还?你还得了吗?”见她不说话,总裁便打电话给秘书:“去叫律师来,我刚拧断了小晴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