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开始广播了

6月23日,参考消息引用美媒报道称,在距北京市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小村庄里开始出现毛时代常见的“大喇叭”,这些大喇叭是在今年春天被安装的,其目的是向每个农村家庭传递党的声音,广播每天播出3次,由震耳欲聋的宣传和新闻组成,零星插播一些歌曲和奇怪的建议,例如要采取“正确的走路方式,既不要外八字也不要内八字”。

cTA3l

以下为参考消息报道全文:

(参考消息网6月23日报道)美报称,在距北京市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小村庄里,没有人能在早7点开始的广播声中还照睡不误。大喇叭里广播道:“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每个人的责任。”

据《今日美国报》网站6月21日报道,这些扬声器是在今年春天安装的,目的是向每个农村家庭传递党的声音。

报道称,广播每天播出3次,由震耳欲聋的宣传和新闻组成,中间零星插播一些歌曲和通常十分奇怪的建议。播音员在广播里说道,要采取“正确的走路方式,既不要外八字,也不要内八字”。

女播音员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要时刻记得做“文明有礼的北京人”。

一些村民称,这些广播节目——每天早上7点、中午11点半和晚上6点播出——是回到了毛泽东时代的标志。

48岁的蔡志申(音)说:“这非常扰民,但这是政府的政策,所以我们无处可躲。”蔡志申还记得30多年前结束的类似的、但音量小一些的广播。

报道称,这场运动突出了中国城乡之间的强烈对比。中国有数亿人口居住在城市,城市居民对噪音污染的担忧与日俱增。本月,在重庆的一栋高楼内,为了避免自己的孩子在参加高考前受到噪音的影响,焦急的家长设法让电梯暂停运行。

在农村地区,村民们却受到了不同的对待方式,这些方式包括恢复大喇叭这种旧时的宣传方式。执政党利用这一网络传递有关和谐等耳熟能详的信息,而政府称这有助于处理“紧急事件”。

在村里的晚间广播声中,49岁的党员何芳霞(音)笑着说:“现在声音小多了。”何芳霞说,当大喇叭今年第一次响起来时,自己和其他村民向当地领导提意见,成功地让音量降了下来,并将每天早上的第一次广播从6点推迟到了7点。

26岁的旅店老板赵海洋(音)说,附近一个村庄的老人“抱怨广播‘开始得太早了,而且太吵,我们想睡觉,而且保健宣传很无聊或者很难做到’”。赵说:“我女儿喜欢音乐,我自己最喜欢新闻。”他承认自己很幸运,旅店附近没有扬声器,他需要走上几分钟才能听清楚广播。

来源: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