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中国梦的重大研究课题

7月5日,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科学家正在研究贪官大脑的神经机制,探讨是否可以利用药物或治疗方法来抑制腐败倾向。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李纾领导的一个团队在《行为神经科学前沿》上发表报告,称当“人们宁可牺牲道德准则去追求财富”时,大脑左侧额下回稍上方的一小块区域起了“关键作用”。他们发现,受贿金额越多,受贿行为对大脑的刺激就越大。

illustration

你会毫不犹豫地接受贿赂,抑或会再三深思?内地科学家认为,这个问题或许可以在人体的左脑找到答案。这一说法促使外界讨论是否可以利用药物或治疗方法来抑制腐败倾向。内地行为神经科学家最近重点研究了大脑左侧额下回(left inferior frontal gyrus)稍上方的一小块区域。

科学家撰写的一份报告于5月发表在国际期刊《行为神经科学前沿》(Frontiers in Behavioural Neuroscience)上。报告称,当“人们宁可牺牲道德准则去追求财富”时,这部分区域起到了“关键作用”。

研究小组由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李纾率领。该小组发现,受贿金额越多,受贿行为对大脑的刺激就越大。

研究人员为28名志愿者设计了一个游戏。每位参与者获提供一笔资金,金额从8元(10港元)逐渐增至3000元。

每次向参与者提供资金时,研究人员会询问他们是否愿与他人分享这笔金钱。若是接受,参与者会得到其中一定比例的金钱。若是拒绝,则所有人均得不到任何金钱。

志愿者被安排在核磁共振成像(MRI)机内,以记录他们的大脑活动。志愿者被询问是否接受金钱,然后按下“是”或“否”的按钮。研究人员发现,无论金钱多寡,向志愿者提供金钱都会刺激他们脑部的“愉悦”区域:右侧前额叶皮层(right 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及双侧脑岛(bilateral insular cortices)。两者分别位于大脑的正面和侧面。志愿者决定接受一定比例的金钱时,他们左侧额下回的激活程度强于其他区域。资金越多,激活程度就越强。

并非所有参与者都对高风险的金钱做出同样的回应。左侧额下回活动程度越强的人士,就越倾向于牺牲公平原则追求金钱。换言之,他们更容易被“收买”。

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神经病学博士葛鉴桥认为,研究贪官的大脑功能或有助发现大脑与腐败行为之间的联系。

根据政府数据,自习近平2002年年底启动反腐运动以来,已有3万多名政府官员因受贿被起诉。

但葛鉴桥承认,扫描已定罪贪官的大脑仍存在许多技术困难。如果要做对比,研究人员首先需要建立一个“正常大脑”模型。

那么应该拿谁来与贪官对比呢?是普通公民,还是其他承受同等工作压力的政府官员?

葛鉴桥还说,腐败还可能受到几个社会和生物因素影响,如财务和健康状况。但她表示,如果发现受贿行为与大脑相关,科学家就可以研究替代方法来调整人的行为,包括药物或心理治疗。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神经科学研究员曹军警告说,任何研究不仅需要受试者同意,也需要政府批准。这类研究的最大挑战并非来自科学因素,而是来自政治障碍。他说,未经授权,任何科学家都不能扫描狱中的前政府官员大脑。除非最高层领导人做出决定,否则没有科研机构会胆敢资助或批准这类项目。他说,已经定罪的贪官也未必愿意帮助研究。虽然人人都讨厌贪官,但他们也是人类一员,未经同意不能探测他们的大脑。

来源: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