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机密

中国官方媒体管理机构日前发布了《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所谓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包含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虽然文件要求新闻从业人员不得发布机密、未公开信息,但并未有对有关信息进行准确定义。这份文件所涉及到的范围十分广泛。

orJAStENSGv

上述管理办法所署名日期为6月30日,周二由新华社公开发布。此前新闻从业人员可以通过社交媒体绕开当局已有的严格控制来披露一些报道和信息,而该管理办法则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据新华社称,上述管理办法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不仅适用于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而且还适用于未公开披露的信息。办法还禁止新闻从业人员非法复制、记录、存储上述信息。

新华社的报道未具体说明什么是未公开的信息,也没有说明如果一家新闻机构的从业人员未获准发布未公开信息,那么这家新闻机构将怎样运作。

尚不清楚该管理办法究竟是针对某一起具体的泄密事件,还是说只是在当今国家领导人的指挥下当局逐步加强公开信息管理的最新举措。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果断采取措施加强了对包括互联网和传统媒体在内的媒体的控制,近期当局针对批评性报道发布了广泛的禁令以规范记者的从业标准,同时还提出了新的法规,这将使律师在社交媒体方面无隙可乘。

最新的办法要求新闻单位确保与所属的新闻从业人员签订保密协议以防止他们讨论保密信息,并强调新闻从业人员不得违反保密协议的约定,通过微信(WeChat)等任何渠道透露和发布职务行为信息。

中国已经在记者证考试中强调了禁止发布国家秘密,记者必须通过这一考试才能获得政府签发的记者证。各新闻单位的行为准则也会对记者加以限制。一位曾负责一家中国新闻杂志法律事务的调查记者说,新规的限制超出了多数新闻单位对记者设置的限制。

他说,监管机构试图通过印发这一办法实施水平管理,换言之,他们希望新闻单位帮助他们来实现自己不能实现的目标,即密切而全面监控每位记者的行为,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行为。

监管机构印发的办法在权威性方面不及国务院的正式规定。不过,即便是正式的规定也往往会执行乏力,中国的新闻单位擅长于游走于中国一些较为苛刻的媒体规定的边缘。不过,上述调查记者表示,新办法给监管机构提供了一个在必要时控制记者的新工具。

他还说,这些办法在多数时间或许看似没有意义,但监管机构可以在认为有必要的时候拿来约束记者。

来源:华尔街日报

以下内容摘自财经网采访: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近日印发《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7月9日,总局相关负责人接受了记者专访。

问:根据《办法》,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使用有哪些要求?

答:首先,职务行为信息中属于国家秘密的,新闻从业人员须遵守我国的《保守国家秘密法》等法律法规。禁止非法复制、记录、存储国家秘密,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传递国家秘密,禁止在私人交往和通信中涉及国家秘密。其次,不属于国家秘密的职务行为信息,新闻单位要建立统一管理制度,通过签订保密协议分类明确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的权利归属、使用规范、离岗离职后的义务和违约责任。新闻从业人员要遵守与所在新闻单位签订的职务行为信息保密协议。不得违反约定,向其他境内外媒体、网站提供职务行为信息,或者担任境外媒体的“特约记者”“特约通讯员”“特约撰稿人”或专栏作者等。

问:新闻从业人员违反规定擅自发布职务行为信息,会受到何种处理?

答:首先,新闻单位可依照合同追究违约责任,另视情节作出行政处理或纪律处分,并追究其民事责任。其次,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对擅自发布职务行为信息造成严重后果的新闻从业人员,要依法吊销新闻记者证,列入不良从业行为记录,做出禁业或限业处理。另外,新闻从业人员违反规定使用职务行为信息造成失密泄密的,要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