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三杰

房产二三十套,仅房门钥匙就装满一提包;先后出国80多次;信仰迷失,每天念经拜佛……近日,中共内蒙古自治区纪委通报3名厅局级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记者调查发现,3名厅官的腐化蜕变过程中,都充满着贪婪无度、猖狂专横、信仰迷失等“毒素”。人们不禁疑问,他们的信仰哪去了?

贪:受贿值“300年工资” 门房钥匙装满提包

“自己感到非常震惊,不知不觉中收了巨额的钱财”。呼和浩特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薄连根说。

据专案组统计,2004年1月至2013年2月,薄连根通过被动受贿、主动索要,收受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957万余元。

薄连根

薄连根

长期主管城建工作的薄连根看好房地产,他一方面向求他办事的老板们索取房产,另一方面用受贿所得的赃款在北京、天津、珠海等地购买房产。他收受房产“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位置不好不嫌弃,办不了房本也不嫌弃,连经济适用房也不放过,动辄一次就收受3套。

同样贪恋房产的,还有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法制办主任武志忠。经专案组查证,以武志忠家人的名义在国内拥有房产33处,在加拿大拥有房产1处,其中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商业住房29处,在清查财产时,仅房门钥匙就装了满满一提包。

在武志忠北京、呼和浩特的几处储藏室里,成捆的现钞、金条、银条、各种珍藏字画、手表等琳琅满目,数量高达2000多件。检察机关扣押其各类“财产”,以他的工资收入计算,挣到这笔钱需要300多年。

据武志忠交代,有一次他妻子在北京某高档酒店一楼礼品店内看中一些首饰,他当即买下这个柜台里的全部饰品。

呼伦贝尔市原副市长金昭同样贪婪成性。有一次,金昭与申某某一同前往香港参加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期间,申某某应金昭的要求陪同逛商场,当场将价值6.28万元的项链买下送给金昭。

横:“我就能代表政府,我的决定就等同于组织决策”

在武志忠拿公款帮助妻子搞房地产开发时,有人提醒他“这事得经过自治区政府批准”。武志忠回答:“我是谁?我是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我就能代表政府!”

武志忠的专横跋扈在当地司法系统出了名,他常以个人好恶来行事决断,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必须办。他常说:“我是自治区法制办党组书记、主任,我就可以代表组织,我的决定就等同于组织决策。”

武志忠

武志忠

当司法机关开始调查武志忠身边的人时,其妻还安慰别人:“你们别害怕,武主任在司法系统干了这么多年,没人敢动他。”

调查显示,3位贪腐厅官的官僚特权都根深蒂固,他们认为自己位高权重就应该说了算、定了办,把专横跋扈、刚愎自用当作敢担当、有魄力的表现。

薄连根每次研究问题,不管大事小情都不允许有反对意见,对于不同声音,动辄痛斥痛骂,有时甚至把持异议者赶出会场。久而久之,“他说了算”便成了其分管工作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金昭在担任副市长之后,也把党纪国法丢在一边,或插手行政部门执法行为,或干扰税务部门税务稽查,或干预组织部门的人事任免。在他眼里,一切组织纪律、政策法律都比不过手中的权力。

迷:念经拜佛成必修课 佛像下藏淫秽光盘

翻开这三名落马官员的履历,金昭是人们眼中勤于思考善于学习的干部,他撰写的百篇学术论文曾在国家一二类刊物发表,还是北京某大学客座教授;武志忠从一名下乡知识青年,被组织推荐到北京大学学习,33岁当上了县长;薄连根16岁成为一名运输公司工人,因表现优秀被推荐到吉林工业大学深造,刚过40岁就成为交通厅副厅长……

按道理,坚定的信仰是党员干部抵御诱惑的决定性因素。遗憾的是,这三位曾经的“好干部”,慢慢把党纪国法当作耳旁风。

金昭

金昭

“自己每天连报纸都不翻不看,反而对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感到新奇,甚至追捧,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和扭曲。”几位落马干部在检讨材料中不约而同地写道。

武志忠把住所内的一间房子专门装修成佛堂,架柜上供奉着近百座(幅)大大小小的佛龛、佛像、佛堂和佛画。他把念经拜佛当做每天的必修课,热衷于研究五行八卦,俨然一位风水先生。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供奉佛像的柜子下面,武志忠竟然又摆放近百张淫秽色情光盘。内蒙古佛教协会代理会长赵九九认为,这折射出他信仰缺失和心灵空虚的丑态。

薄连根反思说,当了盟市级领导后,经常洽谈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项目,接触的是出手阔绰的商人富豪,渐渐地自己不仅身体倒在了觥筹交错的酒桌上,思想也慢慢迷失在酒绿灯红的花花世界里。

据办案人员介绍,薄连根先后与多名女性保持过情人关系,动辄就送给“女朋友”几万元零花钱或大房子。

分管外事旅游工作多年的金昭,先后出国境81次,经常在境外宾馆桑拿房等场所嫖娼。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张力认为,信念动摇、信仰缺失、精神缺钙、意志衰退,是他们走向腐化堕落的根本原因。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