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7-29

@zczpza:共产党员是抓不完的,电影早就说过。

@duyanpili:监狱里关满了举报周永康的,拥护周永康的,以及周永康本人。奇葩。

@詹涓june:康师傅牛肉面的高管们喜极而泣:半年了,我们的ID终于不会被屏蔽了。

@hnjhj:国安头子和军委主席都抓进去之后,中国人民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安全感。

@qhgy:周天肃杀人心恐,永掌权柄黄粱梦。康乐盛世内斗炽,倒悬蚁民勿多情。

@天空:康面条端出来了、徐老虎也关进去了、与百姓有一毛钱关系吗?试问:明天没有血拆了吗?明天释放良心犯吗?明天没有沟油毒食品了吗?明天全民医保,教育公平,养老有保障吗?……问的还很多,还想问下:明天官员公布财产吗?

@罗昌平:【官方通报解读】①涉嫌严重违纪,没有提到“违法”;②立案审查意味着进入双规程序,之前只能算初查或核查核查;③没有同志,已经划清界线;④中央决定、纪委立案,提供案例侦查路径;⑤这只是一只油耗子,民众期望会重新定义“大老虎”。

@头条新闻:【人民日报评周永康被查:他已经不再是同志 】中央决定,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对其立案审查。“你懂的”,这次终于成为所有人都“懂的”大新闻。这是建国以来中纪委查办最高级别官员。然而几乎没人惊讶,舆论场上更多的是一种如释重负。该来的终于来了,他已经不再是同志!

@张七公子HBU:大快人心事,揪出周永康。千古逆臣贼子,狗头军师蒋。还有文痞李氏,自比母仪天下,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梁。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圣明皇。领路人是俊杰,壮志英明果断,功绩最辉煌。拥护习主席,拥护党中央!

@lzuDarrell:秦城监狱曾经是薄一波、谷景生(薄熙来岳父)战斗过的地方,如今佳儿佳婿正丈量着父辈们的足迹,共党真是宇宙传奇啊!

@jerrymice:转:中纪委调动了无数人手调查,新华社积蓄了半年多的力量,各大媒体摩拳擦掌,十三亿人民翘首以盼,海军罕见联合演习,八大机场停飞航班,终于,在汪峰开演唱会前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连鹏:7月29日,全球老虎日。今年的老虎日,中国发现了一只大老虎……

@弹弓子E:爱国青年高考落榜,琢磨着自己文理科都弱,可能适合搞政治,于是找到自己的班主任咨询:以后我想学马列主义,您看去哪儿学合适?老师:很多高校都有马列主义学院。青年:哪儿的老师水平最高?老师:北京,不仅有学院、研究院,还有中央党校。青年:比党校水平还高的呢?老师挠挠头:那就是秦城监狱了。

@格瓦拉:【院内故事】院内举行爱院征文大赛,动物们踊跃投稿。最终,老鼠的一篇《粮食与爱院主义》以言辞恳切,论述得体,得到评委青睐,获得特等奖。孙子问爷爷:老鼠的爱靠得住吗?爷爷笑道:当然,除了我们,所有动物中,只有老鼠可以做到不劳而获,也正因如此,它们的爱也最真切,你组织动物们学习吧!

@抑扬扬:以后微博有四种人不能惹:韩寒的女婿,王思聪的老婆,木子美的炮友,莫之许的老朋友。

@uponsnow:当年被“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民族,崛起后就祭出了“留纱不留头,留头不留纱”。

@chiau9:评《芮成钢高三班主任 流泪撰文鸣》:它的招牌菜忽然变成了一坨屎,它当然要哭,可悲的在于,它原本就是一坨屎,而且它自己都不知道,它毁人不倦,一代一代的在造屎。它,就是中国教育的缩影。中国式教育悲哀。

@敖評:【敖评】你家被强拆,补偿又太黑,咋办,上访。上访不解决,咋办,越级上访。越级上访被截访并关押,咋办,进京。进京不受理越级,咋办,集体喝农药,以死抗争……事情解决了!惊动了国家信访局,惊动了省委书记,14名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刚被救活又因寻衅滋事被刑拘的7个访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hnjhj:「反占中」的闹剧这么一搞,全香港都知道中共惧怕什么了。智商真是跟猪一样。

@bigman945:人民日报:狗满为患已成我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 总觉得又开启自黑模式。

@yinxingongzi: 在《大面积航班延误红色预警!》的新闻后面看到个评价笑尿——“御敌无方,扰民有术”。

@lvkaiwen:蓝翔学生不好好学习,那跟清华北大的还有什么区别。——蓝翔校长

@hooray_alex: 友人的舅舅某次酒駕被警察逮到,警察要求他吹一下,舅舅茫著跟他說:「啊你褲子不脫下來膩」 先不論故事的真實性,我已笑慘了三天,然後後勁還在。

@Tin_Tse:昨晚看到一句很好的名言:我们无法拉伸生命的长度,但是我们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我觉得这句话太有道理了!意思就是:虽然我们无法再长高了,但是我们还可以继续长胖。

@说出我们的糗事:小糗君,我朋友经常去楼下报刊亭买一块一份的报纸,有次他去晚了,到报刊亭老板说报纸卖完了,我朋友很伤心失落,接着老板又笑着说我专门给你留了一份。我朋友顿时超感动,然后说那我不买了,留下老板在风中凌乱。我问朋友干嘛要这样做,朋友说其实我也不想,但人一旦贱起来,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