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佳微小说

7月28日,新疆莎车县发生严重暴力事件,官方称警方在这起事件中击毙59名暴徒,抓捕215人。8月6日,天山网发布一则《一公里泪祭》报道指,当日凌晨面对穷凶极恶的728莎车事件歹徒,墩巴克乡乡长吾拉木江·托呼提和乡纪委书记阿不都艾尼·吐尔地因拒喊圣战口号而被残忍杀害。然而,这则人物报道却被混入了“相当奇怪”的文笔风格。

117740694043347

吾拉木江·托呼提和阿不都艾尼·吐尔地

原标题:新疆两名干部公路上遇暴徒 拒喊”圣战”口号被杀

7月28日凌晨,新疆莎车县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一伙暴徒持刀斧袭击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并有部分暴徒窜至荒地镇,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造成数十名维汉族群众伤亡,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车被烧。公安民警迅速依法处置,击毙暴徒数十名。

当日,途经巴莎公路的墩巴克乡乡长吾拉木江·托呼提和乡纪委书记阿不都艾尼·吐尔地严厉斥责暴徒行径,惨遭杀害。

他们留给人们的,除了深深的哀痛,还有正义凛然的精神,反恐维稳的决心,守卫家园的情怀,永与叶河儿女同在。

那是一个寂静的夜晚,空气很窒息。

莎车到巴楚的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阿不都艾尼·吐尔地手里抓紧了方向盘,两眼直盯着前方。

旁边的吾拉木江·托呼提,靠在车窗上,准备眯一小会儿,之前他打电话告诉家人,实在太累了,但必须坚持,谁让我们是党员,是国家干部呢。

7月27日晚,参加完莎车县“减轻农民负担和水利工作”会后,他们二人又和县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去检查工作,直到28日凌晨时分才结束。

顾不上洗漱,吾拉木江·托呼提就倒在床上,本想美美睡一觉。

凌晨4时,刚刚睡了两小时的吾拉木江·托呼提就被电话吵醒:乡里有紧急事情要处理,他俩必须赶紧返回乡里。

情况紧急,吾拉木江·托呼提给阿不都艾尼·吐尔地打了个电话。“现在找不到车,把你家里车开上,我们赶紧回乡里。”

汽车在巴莎公路上疾驰。

然而危险却在夜幕下悄悄地降临。

约莫一个多小时的车程,5时30分左右,两人经过艾力西湖镇21村时,阿不都艾尼·吐尔地突然发现前面有路障,不得不减缓车速。快到跟前的时候,突然从周围窜出一群人,将车团团围住。

这些人拿着大砍刀和斧头,红着眼睛,气势汹汹地冲着阿不都艾尼·吐尔地和吾拉木江·托呼提叫嚷。

两人被迫下车。

“你们要干什么?”吾拉木江·托呼提大声用维吾尔语训斥道。

人群中闪出一个人,非常凶狠地说,“你俩也是维吾尔人,必须跟我们一起圣战,加入我们,不然杀了你们!”

“跟我们一起喊(圣战口号),不然就杀了你们。”这群人举着砍刀和斧头威胁。

“你们都干了什么?这是犯罪,是对伊斯兰教的亵渎!你们根本不是真正的穆斯林,自首认罪才是出路。”

“你俩不怕死,杀了你们!”暴徒嚎叫。恼羞成怒的他们,抡起了砍刀和斧头,两眼泛着凶光。

“你以为你们的刀斧能阻拦正义吗,你以为杀害了我们,你们的阴谋就能得逞吗,错了,你们会为没有人性的杀戮付出沉重的代价!”吾拉木江·托呼提两人毫无惧色。

眼见恐吓威逼无望,暴徒们更加疯狂,他们残忍地杀害了吾拉木江·托呼提和阿不都艾尼·吐尔地。

警方事后赶到现场,发现两人已经血肉模糊地倒在血泊里,他们所开的轿车已经被烧毁。

“最后一公里”

得知父亲遇害的消息后,吾拉木江·托呼提的两个女儿每天都哭着找爸爸。“爸爸去哪儿了?爸爸去哪儿了?”

吾拉木江·托呼提的父母都是退休教师,他们至今也接受不了爱子遇害的事实,天天以泪洗面,对暴恐分子充满仇恨。

在家里,吾拉木江·托呼提和阿不都艾尼·吐尔地既是孝顺的好儿子,也是慈祥的好父亲,更是妻子心目中的顶梁柱。

“暴恐分子的手段非常残忍,现场惨不忍睹!”办案人员说。

“吾拉木江·托呼提和阿不都艾尼·吐尔地,是我们莎车县的好同志,两人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生前非常痛恨暴力恐怖分子,在反分裂斗争上,两人一直是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对于他们的遇害,我们悲痛万分,除了打赢反恐维稳这场硬仗,彻底消灭暴恐分子,我再也想不出对他们的更好回报。”莎车县委副书记、县长艾海提·沙依提说。

叶尔羌河呜咽,在为英魂鸣不平;塔克拉玛干沙漠沉默,在为英魂默哀。

人物档案:

吾拉木江·托呼提,维吾尔族,1970年9月出生,1988年参加工作至今已有26年,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年幼的孩子。16岁的大女儿刚刚参加完内高班的考试,小女儿才10岁,正在读5年级。

阿不都艾尼·吐尔地,维吾尔族,1976年8月出生,1998年参加工作至今已有16年。家里有年迈的父母,父亲59岁,已退休,母亲56岁。爱人是乡里兽医站工作人员。阿不都艾尼·吐尔地的两个女儿,大女儿11岁,小女儿5岁。

来源:天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