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8-26

@laoyang945:转:谁在用吉他弹奏一曲图森破,犹记得那年我们图样的时候 。 // @pufei: 犹记得那年在怀仁堂牵着你的手,而如今琴声幽幽有事还是记得来找大哥。

@箫锐:澎湃与参考的区别在于,参考天生是官妓是娼妇,而澎湃出生以清纯示人,没想到一夜间就剥去纱衣迎客,所以人们会失望。

@賈葭:2006年我采访TIME杂志总编辑John Huey,关于邓小平的评价问题。他说,开放有功,开枪有罪,这个你们中国人也有定论的。然后他强调:这句话不能删节,否则全文都不要发表。你知道的,这篇专访后来没有被发表。老外清楚我会断章取义,所以才这么说。

@MingJingPingLun:揭露澎湃造假的文章,引用澎湃的发刊词,讽刺说:我心澎湃如昨,他手控制依旧。其实更权威的《参考消息》一直在这么做,故意漏译、误译、篡改原文,误导公众,混淆视听。还是学点外语吧,“过去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世界,现在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中国”。

@laoyang945:看来澎湃深得中央编译局真传啊,一边编一边译。

@MyDF:澎湃新闻本来是想先走拉拢民意的路子,等时机成熟再反戈一击,可怜五毛看不懂,以为党媒叛变了,哭爹喊娘的。

@lixuewen7575:在专制制度下,独立艺术内在的包含了反抗,先天内涵了政治批判性。大陆独立艺术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伴随着抗争,称得上是一路抗争从未停息。无论是极权、后极权还是如今的新极权,独立艺术一直遵循自己的逻辑在进行“内部起义”,同时也在当下利用新媒体工具获得广泛的道义声援和“跨界联合”。

@renfanzi:一哥儿们说他几年前在某火车站亲眼见过一帮退伍兵揍送站的同事/战友,揍完之后上车,然后开始揍车厢里的老百姓,意在清场。他躲避得稍微慢了一点儿,后背挨了一皮带。站台工作人员和车上的乘警根本不敢管,管了也会跟着挨揍。这哥们儿当时就觉悟了,说保卫自己和家人不受这帮丘八残害才是人生大事。

@胖子天佑:大凉山一家人,家里居然有个家用电器,电灯。非洲会有这样的家庭吗?如果有,某大国是一定会援助的。

@xiexue9:当一个国家的常委竟然数次政变,家产上千亿;当军委副主席整天喝兵血,卖官鬻爵;当一个科级官员都能贪污上亿;当几乎所有的出事官员都曾经滥交通奸;当电视台总监和主持都沦为了面首婊子;当一个妓女都在天天显摆,绑着干爹炫富;你还嘴硬说你的体制是全世界最先进,请问你是在骗鬼么?

@nmbyh:前几天得知NYU上海分校的中国学生是要军训的,外籍的就不用,不知美国人入乡随俗扛起种族歧视的大旗,还是祖国爱的太深切不肯放手。

@何兵:畜牧兽医局原局长,任哈市教育局局长。微评:通才。

@李佳佳Audrey:百余年前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是杨的姐姐不离不弃,上京“抱告”,终还弟弟清白。念斌案,是念斌姐姐八年冷静求助,请律师,屡上诉,自己婚姻完全耽误。看美剧《昭雪(Rectify)》,也只有男主的姐姐坚信兄弟无辜,从头至尾不弃希望。这种智慧策略与韧性兼具的亲情实在伟大,可惜我们独生子女体会不到。

@laoyang945:黄浦区公安、工商等相关方面对人民公园相亲角的“黑中介”进行了联合整治。可整治后,人民公园开始取消这里的相亲活动。黑中介搅黄了9年的坚持,近百名爱心家长公益接力建起的相亲角。63岁的李阿姨:“没了相亲角,到哪给我孩子找媳妇去啊?”

@梁哥:穷人不安因为可能衣食不保;富人不安因为社会动荡可能让辛苦积累的财富化为乌有;官员不安上层波动可能威胁到自己;皇帝也不安担心有人篡位连吃菜都要太监先吃永远活在恐惧中。我们用五千年的智慧,努力创造了让每个人都不安、都恐惧、都没有安全感的权力高于一切的社会制度!这难道不需要深思?

@bigman945:六四事件后,国家教委对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新生在军校实施长达一年的军训,当年及之后数年入学学生的学制延长为五年。 // 军训一年……

@网易网友:盘是你选的,房是你挑的,合同是你签的,款是你交的…事儿都尼玛干的,你现在感觉亏了,你早干啥了。中午吃了个汉堡,下午人家搞促销买一送一,你会不会把中午那个吐出来,让人家再给你退了?卖房的没有拿刀逼着你买,所以感觉亏了,抽自己几个耳刮子,只能怪你自己瞎。别天天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房价涨了,你咋办,是不是感觉买的特别值?这世上,太多事儿,不是别人造成的,就是那句话:不作不死!

@linbengtel:电影《东京审判》详细描述了中华民国大法官梅汝璈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并进一切努力把东条英机等九名甲级战犯送上绞刑架的过程。真是痛快淋漓。可是这位优秀的法官,1957年被打成右派,在文革时期1973年在饱受摧残后怀着对亲人的眷恋,对文革的不满和厌恶含恨去世。

@zmt0516:在人人上看到一个“英国发起了一场只允许用六个单词的微小说大赛,获奖作品合集”,下边一群人回复“好感人”、“看哭了”……直到一个人回复: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szstupidcool:大洋网:老汉发现情书暴打老伴,后发现系自己当年所写。

@damyata:看到卡夫卡笔记里写着“一只笼子在寻找一只鸟”,想起高尔泰写过“一个自由人,在追赶监狱”。绝大多数人安之若素的不自由,对个别人来说如鲠在喉,他们是悲伤的异类。#乱翻书

@Portnoy:現在的地下電臺一邊賣藥一邊開放見證電話,一邊談全球重要大事,已經從習近平談到遜尼派了,完全台語口語,而且內容還真正確。隔壁的阿婆每天都在聽,深藏不露啊。

@panda_extraL: 回国打了一次车,司机一路上尾随一辆同路的大众出租车。问之为何,曰:“月底没流量了,偷偷大众上的wifi”。

@小野妹子学吐槽:午饭,旁边两个女孩聊天,高个的一脸不爽:“那个XX好烦啊,我不回信息他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么?就是没感觉啊!” 矮个的连声附和:“是啊是啊,女孩子哪好开口拒绝嘛。” 高个:“真是蠢哭了……好了别说我了,你和他怎么样?” 矮个:“一直不理我…” 高个怒了:“这算什么嘛!有想法也要讲出来嘛!”

@anianitas:微信之类的社交网络又开发新功能了,用户智商低于40的,头像右上角都会出现数字,比如1。

@lianghai:昨晚梦见,发现一个秘密地点,这二十年来失踪的十多把雨伞全在那儿堆着……热泪盈眶…… #雨夜好睡觉

@天下第一神猫:小魔鬼问魔王,“爸比,怎么才能把人间变为地狱呢?”魔王双手一挥,“已经好了。”小魔鬼看着人间说,“我靠,太恐怖了,街上好多面目狰狞的恐怖怪物,爸比你是怎么做到的?”“刚才下雨的时候加了点卸妆油在里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