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段子荟萃 8-31

@hnjhj:25年来,港人不遗余力地支持大陆民主事业。我们需要支援时,他们给予我们强大资助;我们倒在血泊中,他们为我们高唱自由花;我们走投无路时,他们帮助我们逃离火海;我们身陷囹圄时,他们为我们坚持呐喊。今日,他们也需要我们的支持。即使你做不了什么,请以举手之劳把他们的抗争告诉身边更多的人。

@hnjhj:据说外交部发表申明,用强硬的措辞称坚决反对有些人无视基本法、以及香港发展和长远利益,勾结外部势力插手干预香港内部事务。梁振英得知后陷入了沉思。心想,这说的应该不是我吧。

@xiucai1911: 澳门今天举行特首选举,崔世安是唯一候选人。如果只有一个人参加选美,猪八戒也能当选为超级大帅哥。何必浪费时间!选个屁啊!直接上任不就得了!

@yancaiwm:【笑转】今天,山西召开省委常委会,山西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小鹏主持曰: 现在开会,常委应到12人,出差3人,被双规5人,中纪委约谈3人,实到1人,现在开会……

@shifeike:军训的功能,首先是意识形态杀威棒,其次是相关机构的敛财机会,最后是变态狂的合法伤害权。没有任何积极作用,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再保留下去了。军队要树立形象,大至多抓几个徐才厚,小至管好军车和拳头,作用都远比跟娃娃们狐假虎威好得多。

@jianshuio:在薄熙来势力如日中天的年代,身为公务员的的刘淼写了一部极其辛辣的长篇小说《西红记》,讥讽薄熙来的红色重庆。这部小说的电子版在地下传播数年,卖了很多份。现在,薄熙来已经垮台,刘淼已经辞去公务员职务,加入简书担任主编。我们期待着有一天《西红记》可以在中国公开出版流行。

@19835735991:明治以前西方人笑日本人是劣等民族,日本人洗心革面,勇于向骂自己的人学习。终跻身为列强之一。几乎同一时期,西方人也笑中国人是劣等民族,中国人说:“劣你妈逼,我泱泱中华文明,尔等能比?”撒泼了一百多年,至今在西方人眼里仍是劣等民族。不信?看看你的护照,那些骂你的国家仍然不免签给你。

@谁与浮生记:转朋友发的周保松讲话: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袁渐芝 :下午有朋友发来信息说@传知行研究 被销号了,网站也打不开。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一试,果然如此。微信问传知行的师友才知,从微博到网站到微信,早在一周前就已被全面封杀。信息何等明确,就是不许丝毫的社会力量存在。极权政府的回光返照往往都是这样,无所不用其极是其最终的手腕与信号。

@hnjhj:中国即将发布自主研发的手机操作系统了,我很期待。届时我的手机号码、通讯录、地理位置、邮件、短信、通话内容、上网历史、登录信息等等都会在国家的服务器上实时同步存档。仿佛把家搬到了公安局对面住一样,让我非常的放心。

@老猫:现在的体制,必然会纵容和鼓励混子,剥夺人的独立思想,糊弄舆论。钻营苟且的混子获利,都是必然的,因为体制就是这么运转的。所以有不少很有水准的人主动退了出来。还有些没退出来的,属于心存幻念,仍有所企。

@胖子天佑:我干女儿说:在严厉管控网络,不断销别人账号的时代,有人还相信这一切是为了改革,就相当于这些人在火葬场里嗅出了红烧肉的味道。

@eveline9964: 登天难,翻墙更难;贫穷苦,愚昧更苦;江湖险,土共更险;为其难,克其苦,防其险,可以为人矣。

@谢肖绵:其实当中国IT媒体是基本上很难保持绝对客观的,这和媒体的盈利模式有直接关系,而手机界又是目前最明显的。站直了饿死,吃饱了肾亏,这是这帮媒体最大的悲哀。///两个人都是搞机的,但却要通过说相声来决定胜负,这就是中国的真相。

@lijiansion:《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中文译者孙仲旭老师因抑郁症辞世。 有个评论说,来世界转了一圈儿,不喜欢,很清醒的不喜欢,就先走了呗,就像默默离开一个没意思的饭局。

@不加V:看了大家的叹息,才知道孙仲旭翻译了大部分文艺青年的精神食粮,且以他们喜爱的风格。可是,翻译的稿费一向很低,低到他只能兼职去做,却因大家的喜爱,而无法放下这份工作。你知道这感觉吗,别人都在做更省力来钱更快的事,而你为了别人的附庸风雅在做最贫穷最艰难的事,他们只是叫好,忽略你的生存。

@不沉默的大多数:我们正进入一个广场舞时代,就像步入老龄社会。经历92后十年的市场大潮创业成长国际接轨,过去十年地产热浪中镀金十年,有红歌与维稳的博弈,整体歌舞升平。天未荒人已老,广场舞不洋不土不红不黑,它那么通俗而平庸,像命运一样不可抗拒,成为通向衰亡最兴高采烈的阶梯。

@武健wwwwj:以前学过一个故事:孔子的学生去鲁国救人并未接受任何馈赠而被人们赞扬,孔子却骂了他:你这样是在害人而不是救人,将来去鲁国救人的人们如果接受了报酬会遭人诟病,但是不接收报酬本身又不被救人者接受,也就导致下次再有人碰上这样的事就会避而远之,因此你这是在害人而不是救人。

@马靖昊说会计:养老金虽然在表面上不算一个税种,其实是中国最重的税。在世界通行概念中,只要是强制收钱行为,统统属于“税收楔子”,与税收没有本质差异。中国人现行社保缴费占到你工资的43.3%,比起来,个人所得税只能算浮云。

@chenglap:有人說世道變紛亂, 為何這世界會變這樣? 我反而只想說, 像七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紀這種普遍和平的時代, 在人類歷史中才是奇怪的存在。

@lituancha:吃得苦中苦,方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guccihomme:自从快播被封了,女大学生失踪的消息越来越多了。

@wangpei:我问:「为什么最近曝出这么多女大学生遇害的新聞?」友答:「这都是大学扩招的结果。搁以前,遇害的都是女工啊。」

@worinibaba:许多人看完《猩球崛起2》之后绝望地发现:自己不但英语说得没猩猩好,长得还比猩猩丑。

@zmt0516:我:为什么他们吃完才结账,我点完就让我结……烧烤店老板:你就一个人,怕你跑了……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Alice7vong:「小明觉得自己丁丁太短于是苦练拉丁舞。」哈哈哈哈哈哈哈

@mchobits:“小时候路过玩具店门口,我看上了一辆小汽车,爸爸问我喜欢么?我说喜欢!爸爸说喜欢就多看会儿!于是我和爸爸看到了晚上,我问爸爸我喜欢为什么不给我买,爸爸说爱你的人不一定是给你花钱的人,而是愿意花时间陪你的人!”第一次听到有人把穷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肇希-:这个暑假听到的最离奇的话就是“柯震东才23岁,还是个孩子;黄多多已经8岁了,不是小孩了”。

@鸡荒妖龍:下了火车,拦了辆的士,上车跑了大概十分钟后我对司机说:“师傅你绕路了吧。”司机脸一红,有点尴尬:“嘿嘿,你怎么知道的?本地人?”我懒得解释什么,望着车窗外,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我猜的。”

@Scswga:我以后有了孩子,就整天逼他玩手机,成天在他耳边唠叨:怎么还不去玩游戏!今天看了几章小说?看了几集动漫?怎么又在写作业了!在逆反心理的作用下,他会经常背着我学习,会偷偷看题目…也只有和小伙伴一起上课才是他唯一的乐趣。每次他被我训斥了,会略带哭腔地说道:爸爸,求你了,就让我再写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