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殴夺产哪家强

9月5日,河南省商丘市的天伦花园门口爆发了一场数十人参与的斗殴。一名七旬老人在这场打斗中双手受伤,他正是全国人大代表、蓝翔高级技工学校校长荣兰祥的岳父孔令荣。据了解,打架的一方是蓝翔技校副校长王某某,他带领着上百名蓝翔技校的职工、学生及社会人员从山东济南赶到商丘,在天伦花园与荣兰祥妻子孔素英的家人发生冲突。

打架的起因源于荣兰祥与孔素英在去年年底开打的离婚官司,天伦花园是争议财产之一。由于担心荣兰祥转移财产,孔素英72岁的父亲孔令荣在天伦花园的值班室守了一个多月。在这次冲突中,孔令荣双手被打伤,被子、锅碗瓢盆等日常生活用品被扔在门外,孔家也丧失了对天伦花园的控制。

9月17日,蓝翔技校副校长曹金栋告诉前来采访的南都记者,荣兰祥已经出差数日,出差地点及归期均不了解。记者拨打荣兰祥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至于是不是王姓副校长因为打架被抓了,曹金栋称“不清楚。”

斗殴:蓝翔副校长与师生齐上阵

9月5日下午,商丘市神火大道168号天伦花园门前,空地上凌乱地摆着一台已经摔坏的电风扇,还有床、洗脸盆、锅碗等,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木板和铁皮。

据孔令荣回忆,9月5日,荣兰祥方面的人和他接触了数次。第一次是上午11点左右,有八九个人找到孔令荣,说天伦花园是荣兰祥的房子,让孔令荣和另外两名看门的老人马上走。孔令荣执意不走,并说:“这是我闺女的房子,夫妻两人还在打离婚官司。”

孔令荣表示,当天下午1点多,蓝翔技校副校长王某某和荣兰祥的三哥荣兰强带着四五十人闯入值班室,将孔令荣的被子、床铺、椅子等等生活用品全部搬了出去。警察赶来维持秩序后,他们暂时离开了。

孔令荣称,到了下午两点多,王某某带着老师、学生及社会人员拿着棍和铁锨、戴着白手套再次来到天伦花园,恐吓并威胁孔令荣立即离开小区。争执之间,孔令荣的八九个亲属赶到,双方从争论发展到动手,一些看热闹的本地市民得知有人从济南到商丘来打架,也参与进来。整个天伦花园瞬间一片混乱,骂声、铁锨声、惨叫声混成一片。十多名民警赶到现场也没能阻止打斗,后又增派警力及防暴警察,才把事件平息下来。

事发时孔素英并未在商丘。记者看到了4份商丘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拘留通知书,显示孔素英的两个妹妹和两个堂弟因为涉嫌聚众斗殴罪被刑拘。9月15日,南都记者到商丘市公安局白云分局询问情况,经一名姓邓的警官证实,蓝翔技校方有4人因同一罪名被刑拘,其中包括蓝翔技校副校长王某某,老师田某、负责行政工作的白某。事发当天,警方带走了多名参与打架的蓝翔技校学生和社会人员,第二天下午全部释放,原因是聚众斗殴只抓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

妻子:天伦花园是争议财产之一

9月13日,南都记者来到天伦花园门口,发现大门紧闭。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04年,荣兰祥斥资2000万元成立了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荣兰祥,占80%股份,孔素英的股份为20%。3年后,天伦花园建设完毕,共有300多户住宅。

2013年12月,孔素英向济南市天桥区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除蓝翔技校之外,天伦花园也是争诉的财产之一。今年9月2日,荣兰祥就天伦花园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他脾气不好,经常为一些小事打骂我。”孔素英说。

2009年年底,孔素英从济南离家出走,住回了商丘的娘家。

孔素英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多个孩子佐证。她们证实,荣兰祥长期打骂孔素英,孔素英住回娘家之后,有别的女子公然与父亲住在一起,几个孩子都为此与父亲发生过争执。

他们的两名孩子向南都记者表示,荣兰祥与她们的关系十分疏离。“他是搞教育的,却从来没有管过我们的教育。总是无端端地骂我们笨、蠢。”聊起父亲,孩子的表情复杂。

孔素英在提起离婚诉讼的同时也要求法院分割两人财产。据称,荣兰祥曾经尝试多元经营,除蓝翔技校之外,还开办了山东蓝翔建设机械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600万元,由荣兰祥三哥代持)、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元)、山东蓝翔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山东蓝翔广告有限公司、荣氏玉尊珠宝公司等。青岛、北京、济南还有多处房产。“这些产业一共值多少钱,我也不清楚,只能等着法院核查。”孔素英说。

迄今,蓝翔的5个校区占地1000余亩,建筑面积40余万平方米。天伦花园共有300多套住宅,以市价每平方米5000元计算,这个小区的售价也将是上亿元。此外,山东蓝翔职业培训学院还向济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投资1900万元。

据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周玉忠律师分析,孔素英要分割夫妻财产,必须分析她和荣兰祥在企业、学校中所占的股份,即使都在荣兰祥个人名下,也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今年,济南市天桥区法院曾经组织过双方进行一调解,但没能成功。案件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发家史:夫妻自任老师白手起家

从某种程度上说,荣兰祥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以前是河南虞城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农民,上世纪80年代初离开老家,前往郑州学习油漆和沙发制作技术。

1986年荣兰祥经人介绍与孔素英相识结婚。孔素英说,虽然荣兰祥家里是地主成分,家庭贫穷,但她看中他聪明灵活,能吃苦,会做事。“结婚时他身无分文,连我们结婚的新衣服都是我亲手做的。”孔素英称。

孔素英表示,荣兰祥确有一种生意人的嗅觉。由于自己会油漆,媳妇学过缝纫,荣兰祥就想到济南去开培训班。1986年两人向孔素英的父亲借了500元钱来到济南。他们找遍了全市的学校,最终在济南57中找到培训学校的场地。

与公开资料显示的1984年不同,孔素英告诉南都记者,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蓝翔技校的前身)成立的时间是1986年。两人租了57中的数间教室,专业只有两个:油漆、沙发制作和缝纫。油漆和沙发制作是荣兰祥教,缝纫课老师就是孔素英。头一年因为招不到学生,两人还承包了学校的食堂,一边做饭,一边招生。

生源渐渐多起来后,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开到了济南宝华街,多加了一个专业———摩托车培训班,一个当时很时髦的专业。

改革开放初期,技术培训有大量生源基础———农业生产效率不断提高后产生的农村富余劳动力。一部分农民开始产生了进城务工的意识,加之城镇化的建设,学生越来越多。孔素英说她也越来越辛苦,既要给学生上课,还要养育孩子。她多次挺着怀孕8个月的肚子上课,上完课还自编教材,再拿到印刷厂去印。但彼时再辛苦,看到逐渐成长的学校,她也会感到欣慰。

1989年左右,是蓝翔技校发展进程中的重要节点,彼时,恰逢部队搞“三产”热潮,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被部队收购,荣兰祥由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学校的实际管理者,法定代表人是部队的一名官员。

蓝翔在部队的加持下逐步做大、做强。部队派了人在学校管理,学校也给部队培养了不少转业、退役士兵。部队有一些旧营房也成了蓝翔技校的教室。

1997年中央军委下发相关文件后,蓝翔技校逐步与部队解除了合作关系。随着学校的发展,1998年孔素英不再担任一线老师的工作,改为负责学校接待、帮荣兰祥审查蓝翔技校和其他产业的账目。

在此前一份媒体报道里,蓝翔不仅被描述成“中国黑客的摇篮”,也被称为有“军方背景”。有关蓝翔的一项宣传口号“全国唯一向部队输送技术士官的民办职业学校”也成为外界猜想该校有部队背景的依据之一。对此,孔素英表示,蓝翔绝不是什么黑客摇篮,与部队的关系也就是多年前的合作。之所以能与部队合作,确实是因为撞上了部队搞第三产业大潮。

孔素英表示,与部队脱钩之后,荣兰祥开始大规模地扩张学校版图:从简陋小院,到占地近千亩、30余幢楼共40余万平方米校舍;从10来名学员,到年培训能力3万人的规模。至2009年底,荣兰祥基本完成了学校的扩张,也从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农民,成为坐拥亿万资产的全国人大代表。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