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完的苍蝇

9月22日,中青报一则报道披露了透过投资移民涌入别国的大陆官员:中国西部某省的富豪吴某,家住美国加州一房价至少百万美元的高端小区。他说,小区到处都是移民的官员,有的光给狗买衣服就花了1000多美元;有的还在国内拿工资。“他们有钱,形成了自己的群体,每天一起吃喝玩乐,喝茶、打麻将。”

13344V558 3

以下为中青报报道全文:

投资移民项目里,中国人最偏爱的是房地产。在中国移民大规模涌入之后,陈敏家的房产价值目前已经翻了3倍。小区的房子至少200万加元起售。城里最高档的小区,有标价几千万加元的。

澳大利亚房地产机构海房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提供了一项数据,中国人在2012~2013年1年内向澳洲市场注入了158.03亿澳元,其中59.32亿澳元投入房地产,是所有投资国家中资金投入房产最多的。

杨平的分析是,投资项目更多是以传统产业为主,中国人可能认为房地产是最保守的,“我的投资不一定能够拿到利润,能够拿到绿卡就可以”。

美国是中国海外房地产投资最大目的地。根据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R)7月初发布的报告,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中国人在美国购买了价值220亿美元的不动产,占整个国际买家市场的24%。此前一年,这一数据为112.8亿美元。

报告还指出,中国买家偏爱高端房地产市场,比如加州、华盛顿和纽约等地的房子。总体来看,在所有国际客户中,中国买家人数不是最多(次于加拿大),但成交金额最大,平均每套房产花费近60万美元,且其中76%是全部现金交易。

买房者中,一个庞大而隐秘的群体是官员。

中国西部某省富豪吴国一家所在的加州一个高端小区,“到处都是移民的官员,来自南方的居多”。这个小区的平均房价至少百万美元以上。

他的邻居就是个移民的官员,他印象最深的事情是,这个官员家里养了条狗,“给狗买衣服,就花了1000多美元。这条狗有一次生病,光看病就花了300多美元”。

他人脉圈里的移民官员“多了去了”。即使移民了,这些人也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两年前,一个40来岁的铁路系统的官员,在“捞钱捞够了之后”辞职,办了一个假户口,带着全家跑到了美国。

2004年、2005年,吴国观察到许多官员开始移民,“一个是加州比佛利山庄,一个是温哥华,这两个地方最多。还有加拿大,投资由政府担保,风险小。”吴国说,“级别低的,可以以真实身份出去,级别高的就要做假了。有的移民了还在国内领工资。”

这些人也融入不了美国社会,在中国他们混的是“高档圈子”,然而想融入当地的高端社交圈则不可能。“他们有钱,形成了自己的群体,每天一起吃喝玩乐,喝茶、打麻将”。

这一切正受到国内日趋严峻的反腐形势的影响。一个曾经向吴国打听移民的领导,“老婆孩子已经办出去了,准备自己拿张绿卡,不过他现在有点害怕了,怕等绿卡期间有风险,就不办了”。

许多人认为反腐加剧了移民的趋势。不过吴国持相反的观点,他认为官员移民的现象“应该是有所收敛。这次反腐之后,很多官员不敢了”。

陈敏的生活圈里也有许多官员的子女,这些人很容易分辨,“家里是做生意的就不太会掩饰,如果是官员,就不会说太多。他们主要来自两类地方,一是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一是不起眼的小地方”。

7月底,全国各省对“裸官”的摸底调查基本结束,但只有广东省公布了具体的数据和处理措施。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