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的认识问题

2014年6月,湖南永州干部陈景云在网上发帖,自称吃空饷7年,诈骗国家20多万元。目前他已被单位拒绝上班,7月开始被停发工资,并要求写“认识书”。当地政府对其举报内容并无回应,其他被举报吃空饷的人员工资照发。

湖南永州干部陈景云6月先后在网上发布《一个来自基层干部的自我忏悔》、《只要能把贪官送进监狱,我愿意首先进监狱》等网帖,自称吃空饷7年,诈骗国家20多万元。7月初,陈景云接受了国内多家媒体采访,一度引发舆论关注。9月19日,陈景云在接受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不时咳嗽,偶尔一声长叹。他说,实名举报后仍被拒绝上班,7月开始就被停发了工资,并要求写“认识书”。迄今为止,当地政府对自己的举报也没有给予回应,但自己希望能回到单位继续上班。

U11414P1T1D30910348F21DT20140925053614

陈景云在省里上访后得到各相关部门的回函

U11414P1T1D30910348F23DT20140925053614

陈景云带孩子出门总用绳子牵着,以防孩子伤害他人

吃空饷从公开转入地下

重庆青年报:7月初媒体连续报道以后,事情进展怎样了?

陈景云:如果不反腐败,可能对我来说,效果还要好一点。媒体报道之前,他们承诺了房子和照顾我儿子的问题。7月份报纸一登以后,把我工资停了,班又不让我上,就是报到都不要我去了。

重庆青年报:什么时候发现工资被停的?

陈景云:我们的工资过去都是月中发放,有时甚至12号就发了。7月12号以后,我每天去银行查工资卡,但都没有。

重庆青年报:有张贴公告吗?

陈景云:7月20号,我给零陵区工资统发中心主任打电话询问,他告诉我,7月份的工资早就发了,我的工资根据人事局的通知被停发了,没有张贴公告,也未找我谈话或出示任何通知或处理意见书。

重庆青年报:有没有给你解释?

陈景云:我向我单位的书记及区人事局的领导和区委领导要停发我工资的处理意见,但他们不给。后来我追问时,有的领导说,因为我自己举报了吃空饷,况且还登了报,所以就停发了我的工资。而我单位30多个吃过空饷的人,有的吃了10多年,除我以外,没有任何人停发工资。

重庆青年报:政府有再找过你吗?

陈景云:有找过。有的领导对我说,你给领导添了大麻烦,你举报对你自己有什么好处?

重庆青年报:最近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陈景云:大概是在9月3号。人事局长跟我讲,区委书记讲的,工作还是可以恢复,工资也可以恢复,但要写一个“认识”。

重庆青年报:那您写了吗?

陈景云:不会写的,他们也知道。

重庆青年报:您注意到零陵区政府对处理吃空饷有哪些新行动吗?

陈景云:现在这个行动就是从公开转入地下了,清理也没有清理。吃空饷的,去单位打个指纹就走了。

重庆青年报:之前您的两个愿望,一个是小孩的病,一个是住房问题,现在这两个愿望有新的进展么?

陈景云:没有,我儿子还是我带着。保障房也没有解决。现在准备搬家,到外面租个房子,这个房子太潮湿。另外,这里挨着两所幼儿园、一所小学,怕我儿子打到人。

重庆青年报:觉得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陈景云:有时候想,我做了那么多年的干部,也要走上唐慧那条路吗?另外,我孩子住不了院,怎么办?现在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事业上、婚姻上都失败了,感觉挺难的。

重庆青年报:政府迟迟没有回应,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陈景云:就是回复不了。它是非法的错误的,不敢回复,他们也能够看到这些问题实实在在存在。

重庆青年报:坚持了这么久,有看到希望吗?

陈景云:看不到希望。

重庆青年报:现在还有政治理想吗?

陈景云:对当官看得很淡了。对共产党还是有信心的,现在反腐力度越来越大,形势越来越好。但是这里没有改变,一个人的力量太弱小了。(叹气)

重庆青年报:有没有感觉后悔?

陈景云:没有多少后悔的。

重庆青年报:会感到害怕吗?

陈景云:有点怕。他们力量太强大了,现在已经不想搞(举报)了,我甚至有些要妥协,想过一点实在的日子。

重庆青年报:现在要你去上班愿意吗?

陈景云:肯定去,愿意去的。反正现在也没做什么事情。

不想当官了才举报的

重庆青年报:您之前吃了多久的空饷?

陈景云:有7年,每个月3000的样子,20多万。

重庆青年报:当时为什么想到要举报?

陈景云:看到这么大批干部吃空饷,不上班,既是对国家是一种损失,也影响了干部们的工作积极性。我们45岁以后“改非”的不上班,有的干部不上班,有的交点钱也不上班,我觉得不符合国家的政策、法规。另外,退下来之前,我就对“改非”这个事情有看法,中央没有政策,法律没有依据,零陵区这么搞是不对吧?还有我儿子得不到收治。他是重度精神病患者,都打人了,还不能收治,我不理解。

重庆青年报:那您觉得区政府对您“改非”,主要是因为什么呢?

陈景云:关系好的,在45岁之前就把他提拔了,有的在“改非”的时候提拔到公司当老总了。“改非”是什么道理?我就是讨要一个说法。

重庆青年报:网上有人说,您是因为被罢了官职,心里不服,而选择的一种“报复”行为,是这样吗?

陈景云:不是这个样子的。当时“改非”的时候,领导不是说不用我了,当时承诺是当公司一把手的。

重庆青年报:区政府一直给您各种形式的补偿,为何当时不接受?

陈景云:看到干部队伍比较乱,想想自己走过的路,当时心里不好受。凭关系用干部,很多没有能力的人,水平一般的也被提上来了,看不惯这些。还有一个就是,如果我当官了,他们会刺激我的。我不考虑当官了,我才举报的。

重庆青年报:举报,想要达到什么结果?

陈景云:对腐败分子惩罚,改变零陵区干部的作风问题。零陵区为什么会有唐慧的案子?这跟干部的作风是有很大关系的。也希望上级给予我儿子一些人文关怀吧,因为我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他妈妈也走了,我儿子怎么办呀?

重庆青年报:如果没有被“改非”,您还会这么做吗?

陈景云:也会反映的。在“改非”之前,我就向上级反映过零陵区的腐败问题。

现在常常嚎啕大哭

重庆青年报:这件事对家人的生活影响大吗?

陈景云:为了工作,孩子生病了。后来老婆认为我应该跟领导搞好关系,我举报,她对我也有意见。她也是国家工作人员,我举报影响了她的工作。

重庆青年报:最大的改变在哪里?

陈景云:孩子住院也住不了,领导对我的意见很大,原来在外面做生意的干部,现在要回来上班了。领导跟我说要解决的困难,也不给我解决了。

重庆青年报:跟您的第二任妻子婚后,您对媒体说那段时间生活平静,您就停止了您的上访,为什么?

陈景云:当时想了一下,看不到希望了。在家里,看到孩子有病,举报了大家都对你有意见。后来,看到中央加大了反腐力度,我就加大了举报力度。

重庆青年报:当时身边有朋友亲人同事支持您吗?

陈景云:我不敢跟父母说我的事情,他们(父母)会被气死的。现在工资停了,更不敢说了。跟同事还有些交流。他们是怕我的,有一些干部担心跟我好,会影响他的仕途。我老家开了个村支部改选大会,都没有通知我。有时候感到很孤独。

重庆青年报:对生活的遭遇,会常常感到难过么?

陈景云:睡觉时候眼泪就忍不住地流,想想自己走过这么多人生路,落得这样的结果,只有嚎啕大哭。看到举报腐败没有效果,小孩子这样以后没人照顾,住院也住不了,我死了谁来照顾。晚上躺在床上就忍不住哭。

见习记者肖鹏

来源:重庆青年报

相关:四省10万人吃空饷被清理 其中河北达5.5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