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0-24

@sacrish:2020年预览——“同志你好,我申请发布一条微博。”“哪个微博?”“噢,是新浪的,新浪微博。”“发几条?”“就两条。”“什么内容呐?”“我就晒一下昨天吃饭的照片。”“在这张表上签字,去管理科登记,回家等通知。下一个!”

@张雪忠:北大教授强世功继生造“党内法治”概念之后,又宣称党章也是一部宪法,“要理解中国的法治和宪法,必须把宪法和党章放在一起来看”。这些偷换概念、混淆黑白的说辞,显然是为了给臭名昭著的党国体制正名。

@Mstarlee:女同学在朋友圈反占中,我问她是不是已经是月入一万以上了?她想了想开始支持占中了。

@343634454:独立的思想在中国还是件奢侈品。如果你恰巧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那么你要小心了,因为绝大多数没有思想的人,会固执地认为有思想的你是一种奇怪而又可怕的怪物,人们有责任、有信心、有耐力、有手段、有时间,通过大量口水来说教你、解救你,直到你也成为没有独立思想的人。

@LostAbaddon: 基本就是这样的:周小平写字说话,这叫言论自由哦;方舟子写字说话,这叫妨碍言论自由。

至于什么是言论自由,此单词最终解释权归中宣部所有。

@MyDF:新浪微博上的“周小平”和“周小平同志”搜索结果都被屏蔽了,从10月15日的文艺座谈会开始算,短短几天的时间,周带鱼就从庙堂之上转入地下活动。再次证明,宣传部门每搬起一块石头,都能准确地砸中自己的脚。

@songma: 实践证明,骂周小平已经成为彻底注销中国社交媒体账号的最快最省力方法。

@nic_chen: 今天草榴节啊。

@pufei:据我观察,政府机关要坑人时会说“要相信组织”。私人企业坑人时咋会说“其实我一直挺看重你的”。

@HuPing1:解读四中全会公报:习近平打大老虎运动受挫,周老虎徐老虎打不下去了。

@xiucai1911:我们当做屁大的事,他们当做天大的事。前者如最近发生在香港的大事,后者如前段时间某老头亲自买包子的屁事。只要能弘扬煮旋律,他们就宣扬得铺天盖地,即使是屁大的事;如果是他们觉得影响和邪吻腚的事,他们就沉默不语,即使天下皆知。

@Benfilm63:王晶:我在香港活了60年了,希望跟年轻人分享一些人生的经验。香港今天的自由,比起港英时期,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回归前的自由度怎么可能比现在高呢?现在是香港历史上最自由的时期。如果有人一定说不自由,我就无话可说了。 // @laoyang945:蛤蛤既视感。

@freedomandlaw:狮子山上的直幡,让我想起当年陈独秀跑到楼顶撒传单。后来陈在南京夫子庙附近的法院审判(现夫子庙大市场附近),法庭人满为患,听者皆对陈感佩不已,章士钊区分国家和政府的辩护也让人耳目一新。后,陈被投到老虎桥监狱,好像还是两间房,社会名流不时来探访。有次骂胡适不来,刚骂完不久胡适就来了。

@光远看经济:一律师朋友,在国家对养猪加大补贴后,觉得养猪的春天来了,律师不做回家养猪。结果不赚钱,做律师的钱全补贴给了猪。后发现国家对养猪按照规模来补贴,但很多养殖户达不到规模,于是,他开始向其他养殖户出租猪,检查组到哪里,他把猪赶到哪里。养猪不赚钱,出租猪赚了不少钱。这叫产业转型。

@共识网:【央视如何制造一个王八蛋】在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审判效果之后,中国的司法系统中又多了一个新的审判机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2号的央视最高法院。

@GYTV:台独藏独疆独港独,一用一个准。瞬间让人牵着鼻子走。再来个日本人,亡我之心类,真的要跟党走了。我党几十年来的成就就是,驯化出深沉而变态的爱国民族心

@ugoa:想起大学班级生活会时候的入党自荐,自荐人一本正经地说“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提升个人修养”,什么“为人民服务”之类的,引得众同学都哄笑起来,到处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fecable:一位大爷去银行取钱,进屋直接走到窗口,保安过来说:“大爷,按号。” 大爷问:“啥” ?保安说:“按号” 。大爷嘴里嘀咕:“果然是大银行啊,取个钱还要暗号”。于是大爷对保安喊:“天王盖地虎” 。保安无奈的帮大爷按出一张排队票。大爷嘴里嘀咕:“吓死我了,居然还被我蒙对了”。

@韩福东:挤到北京生活的人挺幽默的,买着动辄七八百万的房子,扛着一屁股债干活,整天吸雾霾,完了你问他,为何来北京啊?他说,这里医疗条件好。

@xuanxin1998: 当一个人回复你信息很慢或直接不回复时,别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她只是在陪比你重要的人或做比你重要的事而已。

@阿诗玛奶茶:一位餐馆服务员死后,等待了几百年一直没能投胎。每次等不及的时候,他都会去问什么时候轮到他,得到的答案都是:别着急,马上就好了。

@高冷病患:小时候每次走夜路,我都会感觉总有人跟踪我,于是养成了走几步就猛一回头的习惯,十年之后,我成了一名探戈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