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0-28

@qhgy:转:黄世仁又遇见了喜儿,按捺不住,当街将其非礼。喜儿拼死哭闹,引来无数乡邻围观,一时间街巷为之堵塞。有人就叫来了衙役。世仁此时不慌不忙,给衙役及乡邻算了一笔细账:喜儿哭闹,至大妈买菜不便,救护车也很难通行。做工的没了收入,商铺损失更是达到了几十亿元之巨!衙役听罢,果断抓走喜儿。

@hnjhj:觉得占中影响自己生活的人,他们也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占领街道属于违法行为,不但应该而且必须被移除,如果长期没有被移除,就是政府的失职。反对占中者的正确做法应该是向政府表达不满,如果抗议了政府还不作为,就应该把政府告上法庭。当然,因为你不是执法机构,你不能亲自去移除违法者。

@alicedreamss:看到个神贴:【脑子洗不动了】央视财经恶狠狠批判苹果暴利,以下选取刁民几个回复:一、帝都房子砖头做的,凭什么卖别人几百万。二、央视广告成本几百元,凭什么卖几秒上千万。三、你们编辑反正每个月只花点电脑电费,给你月薪五百就行了吗?四、你们女主持人与小姐一个构造,凭什么那么高的价格?

@chuhan:上周一英国人来讲学,电子设备找不到合适的插座,有个在政府工作的博士生立马表示可以解决,随后打电话让单位里的小弟送来转接器。小事一桩,我只是想说,2012年之前,市场上是可以买到通用插座的,后来出台了一个行政命令,通用插座从此绝版。每一次对技术架设壁垒,都伴随着政治权利狰狞的笑容。

@tess731:中央已部署懲罰香港措施,削減自由行旅客人數。網友神回: 中共終於釋出善意。

@xiucai1911:只要是他们想干的事,他们做什么坏事都说“依法”,依法截访、依法堕胎、依法劳教、依法没收、依法绑架、依法驱逐、依法强拆房子、依法监听电话、依法断水电断网络;只要是他们不愿让你干的事,你做任何正当的事,他们都说“非法”,非法聚餐、非法聚集、非法摆摊、非法生育、非法上访、非法发表言论。

@HeQinglian:评【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改革前十年,少数中国人知道了纳税人概念,知道政府不创造财富,不是政府养活人民,而是人民养活政府。改革二十年时,更多的中国人知道了纳税人权利,可以向政府问责;改革到习Bigbig,中国人民又退回到吃共产党的饭。

@virushuo:本市市长连任了,所以带来的结果是轻轨二期要修了,垃圾还是隔周收,房产税增幅2.5%。政治跟生活直接相关,选票就是权利。很多人以不谈政治为荣,如果他们不是真的想放弃自己的权利,那就只有吓破胆了可以解释。偏巧这种人还喜欢关心打日本收台湾,这些反而跟生活毫无关系。

@格瓦拉:【院内故事】孙子问爷爷:从打我记事开始就听您说依法治院。可我却看不到法在哪?一遇到什么事儿,还不都要听您的指示……爷爷掩口笑道:痴儿,我说的不是依法治院,是依法儿治院。这法就是你爷爷我的看法儿了……

@关木旦0550:昨天有人问我:我不明白香港人为什么没完没了的闹事儿?难道我们对他们不够好么?本来不想说话的,最后还是没忍住,我告诉他:只为了不想和你看一样的电视节目,不想和你读一样的教科书,不想和你跟你老婆吃一样的食品,不想和你们家孩子喝一样的奶粉,不想和你们全家呼吸一样的空气。

@张雪忠:一方面,中共政权一直禁止十三亿中国人访问Facebook,另一方面,中共领导人又谈笑风生地会见它的创始人扎克伯格,这个政权真是到了连“羞耻”二字怎么写都不知道了。但就是这样一个鲜廉寡耻的政权,却整天在嚷嚷着要领导中国人提高道德素养!

@roseluqiu:周末在成都遇到一个关心时事的司机,问起香港目前的情况,我让他说说他知道的。他说,看新闻(报纸电视新闻门户),学生很不像话,居然在马路上吃火锅,打乒乓球;居然打警察;肯定有外国间谍资助,不然每天吃饭咋解决;李嘉诚都批占中了;身为中国人,看到他们反中国人,很气愤。

@ranyunfei:观察几十年来的政府,你得承认他们的确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心理学大师,毛尤其是擅用人性之恶的集大成者,其后继者在这方面并不逊色。先狠狠剥夺你,再施予一点让你感恩。与此同时,稳控议程设置和导向需求,继续深度洗脑。对其主导的改革模式之心理期待就这样成了国人的路径依赖。循环往复,自然依旧有效。

@博谈网:外媒:在最近的改革方案出台后,中国民众可以有广州鸟市上的那些其所处的笼子焕然一新的鸣禽们一样的感觉了:笼内隔棍之间的距离或许变大了,(鸟的)活动空间也开阔些了,而笼子依然还在。

@songma:“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祖宗八代也没吸过这么好的霾。”居然押韵了。

@韩江钓叟4世:决不允许端人民的碗、拿人民的筷、吃人民的饭、喝人民的汤,还砸人民的锅、拆人民的房。

@作家崔成浩:APEC峰会,怎么不请金正恩元帅参加啊? // @傻根恶搞: 等A.PIG峰会,一定请元帅的,而且只请他一个。

@王冲:APEC期间,不应刻意通过减产、限行来改善空气,而是应该让各国领导人和北京市民同呼吸、共命运,让他们体会中国人为了发展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这是自信,也可以破解中国威胁论。一个空气都没治理好的国家,怎么会威胁别人?

@慕容一村:在纽约参加一场与“监视”有关的会议,前面的人讲的都是监视是否必要、是否合乎法律,轮到我讲时,我说了几位敏感词被监视的故事,然后就有学者说:我们应该把法治国家和非法治国家分开……在一些国家,监视可能合乎法律,也可能不合乎法律,而在另外一些国家,监视本身就是法律。一阵乡愁油然而生。

@jacyhao: 今天一个新的app项目去公安局备案,被告之11月后将启用“5审”程序,具体哪个5审也不知道,反正最后警官给出的答案是“以后办网站是越来越难了”至少朝阳区是这样的……

@xiexue7: 社会主义的5条原则:不要思考;如果思考了,不要说出来;如果说出来了,不要写下来;如果写下来了,不要签名;如果签名了,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惊讶。(出自1987的波兰)

@MyDF:我想问三个问题:香港艺人的饭碗是你给的么?你的饭碗是谁给的?党的呢?

@iewoac:《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这么长标题就知道依法治国多难。

@lw56102:我知道医院的这个规定也很偶然:昨天替一位熟人去省直医保处审核缴费,临近窗口审核的一位被告知中成药只能自费交现金不能刷医保卡,我瞥了一眼,总药费一千多,西药只有二三十块钱,其他全是中成药,不得不感叹某位同行的心黑手狠。病人问是否所有医院都这样规定,工作人员告诉他只是我们医院。

@阿里老丛:如果我告诉你,近20年前,有高层因为担心无法掌控互联网舆论阵地差点封杀互联网,如同如今的朝鲜一般,而另外一群体制内有远见的人,为了保护互联网产业当时幼小的生命,给出了GFW这个折衷方案,你还会这么敌视么?很多事情背后不是那么表面。一年前我对这个问题的认知与你一般无二。

@ashchan: 当年有个流氓想杀了我,另外一个有远见的小流氓为了保护幼小的我,砍了我双手双脚,给出了保护我小命的这个折衷方案。

@damyata:看索尔仁尼琴传记,他反对斯大林暴政,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声援,后来他更为彻底,反对共产主义,声援者就消失了很多,及至他公开基督教信仰,很多先前的支持者甚至转而抨击他。走不出大多数人,算不得思想者,而思想者走得太远,就注定孤独。

@Scswga:以后交了女友,第一件事就是带去游泳馆,为什么?第一: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女的。第二:看看她裸妆的样子。第三:看看她的身材。第四:教会她游泳,这样,以后就好回答,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了,自己游吧。我有没有,好聪明?一下水,什么都解决了。

@fecable:经常有人问我一年能挣多少钱,关于收入是个隐私问题,不方便回答太多,我只能告诉你们,现在喝酸奶要舔盖子,吃薯片也要舔手指,吃泡面要把汤喝光,喝星巴克一定要自拍,纸抽不敢放在办公室显眼位置,去超市自备购物袋,上厕所纸一折再折,洗发水用没了还要兑水晃了再用,艾妈啊,太缺钱了!

@Air_Mu:据说有几个大学生用分期买锤子,买了两三个月现在还欠银行2600+,然后锤子卖1980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ayism:麻痹今年真点儿背,上半年买了速腾,下半年买了锤子手机。

@RndMoi:看完心花路放,还是那句话,文艺女青年有三宝:西藏,丽江,爱乱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