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就是任性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的徐策和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的王元进行的一项研究称,自2009年以来政府刺激措施和亢奋建设活动已造成6.8万亿美元的投资浪费。并且在2009年和2013年,“无效投资”均占到中国经济总投资的近一半。

今年中国很可能录得自1990年以来最慢的年度增长,这份报告突显出,中国领导层越来越担忧投资浪费造成项目烂尾和不良贷款充斥金融体系,产生各种经济和社会后果。

报告称,浪费的投资大部分被直接投入钢铁和汽车生产等产业,这些产业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得到了最多的政府支持。

徐策和王元表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政府投资计划极少或根本没有监督,以及扭曲的官员激励结构,在很大程度上酿成了这些浪费。

“投资效率(近年来)明显下降,”他们在报告中表示。“这一特征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尤为明显,并且出现了不少过度投资和浪费的现象。”

近年,北京方面试图转变中国严重依赖投资和信贷的增长模式,转向在更大程度上依靠消费和服务业。

但今年以来随着经济增长下滑,北京方面已再度依靠宽松信贷和政府规划的基础设施投资来支撑经济,保障就业稳步增长。

近年有很大一部分投资流向房地产项目,但住宅销售和价格今年双双下跌,导致各方担忧楼市即将崩盘。房地产行业的配套产业,如钢铁、玻璃和水泥,多数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受到楼市低迷的沉重打击。

资本错配和糟糕的投资决策,还不是中国经济中巨大浪费的唯一解释。中国和海外经济学家独立进行的估算显示,中国在金融危机后投放的刺激资金,有相当大一部分被本应负责通过投资提振增长的共产党官员据为己有。

过去两年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展开一场全面的反腐败斗争,迄今已扳倒数千名官员。

咨询机构 Emerging Advisors Group 创始人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估计,过去五年里中国有大约1万亿美元不知去向,原因在于监督不力和投资繁荣带来的巨大机会。“那相当于每年损失差不多5%的GDP,”他说。

“想想看,2009年的某天,每一个地方政府早上醒来发现,中央取消了经济中每一种形式的信贷限制,”他表示。“在没有人监督钱箱的情况下,要抗拒种种诱惑(挪用资金、将资金悄悄转移到相关官员的账户,或者通过暴利合同支付给其他有关系的供应商和朋友)是很难的。”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