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段子荟萃 2-1

@sunliang: “一群笼子里的鸭子和一群笼子里的鸡在在渡口的船上相遇,鸭子问鸡去哪里?当听说去肯德基时,鸭子义正辞严地说:我们不搞西方那一套,我们去全聚德!”。

@flyingpku:转自微博。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靠履带,理论自信靠迫害,制度自信靠举债。

@博谈网:周舆的上联:一代昏君,两载当政,禁三公消费,却又四处撒钱,五十六族深受其害,现如今七虎难下,八方树敌,九州人神共怒,十分可恨,百年宪政背道而驰,受尽千夫所指,还自诩万邦来朝,亘古未有也!华夏长剑的下联:万般冤狱,千层遮幕,封百姓评论,反夸十分自由。九成八率将至大限,到眼下七患缠身,六神无主,五官面目可憎,四邻皆恶,三姓家奴玩火自焚,试遍两面逢渊,也难保一党独大,今日且观之!

@yancaiwm:2014岁尾总结:熙来熙往名利伤,财厚财薄又何妨,计划哪有变化快,人间万物难永康。

@wuzuolai:可怜的教育部长袁贵仁,11年时还说引进外国教材,三四年后却开始反西方价值,为了一腥点的权力,人格全然不要了。更可悲的是,儿子袁昕被人检索,涉嫌利用父亲权力,发行教材谋取暴利。也许只是传言,但教育部部长是不是应该出来说道一下,或者教育部纪检部门调查一下,告诉网民一个真相。

@bimawen:官媒最近高调围剿贺卫方,说其宣扬西方价值观。教育部长袁贵仁也在讲话中指出,高校教材要抵制西方价值观。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西方价值观,但是电视和报纸都在报道说,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和ISIS都在极力抵制西方价值观。看到这里,我似乎恍然大悟了。

@赵楚:中国高官在国外万众瞩目之下大谈如何自幼就阅读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在家则给自己的手下们推荐托克维尔,然后,中国的教育部长出来宣言,要把西方价值观坚决拒绝在课堂之外。当代中国的戏码这样拧来拧去,身段搞得像麻花,不累吗?

@群星最后的金色:“教委的同志,我们刚捆了一个自称喜欢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的洋奴,你们说说怎么处理?”

@Weiboscope:袁之所以当部长,不是因为他懂教育,而是因为懂政治。看看袁部长就任以来四年前后的言论,那么多老师虐待儿童,校车屡次出事,教师罢课讨薪……如果问责他早该死了!然而在中国当官简单之处在于只可唯上,不可唯下;宁可做错事,不可站错队!

@塔列郎:不得了了!刚教育局来人说教室不能有西方价值观!团委立马把他们轰了出去,说自由民主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你们是不是驻马店特务,干扰武汉创城来的?纪律委员在抄两边人的名字,大声喧哗扰乱课堂秩序传播反动思想全记上了!周温宏都没这么多!马哲老师试图和事,你们两边都客观,所以先听我的。

@叶匡政:一大一新生竟因患血友病,被中国劳动关系学院退学。此病属遗传病,注意预防与常人无异。这个名为“劳动关系”的大学,有如此愚昧的疾病歧视,可见整个社会之劣。霍金如生在中国,早被逐出校门。《教育法》所谓教育平等权,不过摆设。看来不只西方价值观教材进不了大学,人类共有价值也早远离了中国大学。

@顾猷:西方盲人聋子等各种残障人士都能上大学,大学各种设施还专门为方便他们而设计。天朝学生生病就遭退学,这和袁部长的价值观倒也相符。

@张鸣:灌输这事儿,不是办不到。但是前提必须是封闭,切断一切跟国外的交往和联系。半封闭都不行,在半封闭的条件下,灌输只能适得其反。

@yang136190:【唐僧的死因】 唐僧师徒四人历尽磨难,终于从西天取回真经,又花了十多年时间将千卷经文译成汉语。大功告成之际,忽然有人传令,将经书全部销毁。唐僧大惊,连问缘由,来人答道:教育部长说,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唐僧当即倒地喷血,气绝身亡。

@李剑芒:仔细追查历史将惊奇地发现,不管是在毛年代还是现在,宣传部永远是指向国家运行的相反方向。为什么啊?看懂这些你要知道宣传部是干什么的。宣传部不是指导党的,它是党指导愚民的!举个通俗例子:东边发现了金山,宣传部手指向了西边。愚民往西跑,权贵去东边!

@letscorp:安邦收购民生是历史的必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毛主席、小平同志、仲勋同志、陈毅元帅等老一辈革命家建立的,是先烈用生命染红的!毛晓峰这样的公仆只是红色祖国的看门人,要搞清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胆敢让祖国变色就是党和人民的罪人!广大劳动人民愿永世为奴,维护红色江山万万年!

@@王小渔在海边:在中国当领导似乎特别容易。人多就计划生育;车多就限行限购;领导被发现吃娃娃鱼就打记者,被曝光就不准所有警察聚餐。然后,一线警察恨上了一线记者。[思考]发动群众斗群众原来那么容易。

@我卖糕的-:如果真有国外敌对势力的话,他们肯定害怕中国走向宪政,因为那意味着中国结束内耗,真正开始强大。如果真有国内敌对势力的话,他们也害怕中国走向宪政,因为那意味着中国没有强取豪夺和贪赃枉法,真正开始和谐。

@一毛不拔大師:奴役最令人羞耻的事情就是,他们都会慢慢的适应被奴役……

@laoyang945:长者:”要读点莎士比亚”,大大:”啥是逼呀我还能不知道?”

@shell909090:翻墙流量从去年年初的50-60G猛增到100G左右。想了半天。原来我是翻几个网站,现在我只有几个网站不翻。

@chuhan:许可证寻租经济、劳动密集型产业、粗放型投资增长,天朝经济的三个真实支柱摆在这,不学人文知识,不用谷歌学术,撼动不了老大哥用GDP铸成的合法性。你们这些urban-based, liberal-minded,认得几个洋文就自鸣得意的一小撮知识中产,小心老大哥煽动群众运动灭了你们。

@zhengzhili:我觉得冥冥之中有个安排,由七零八零九零的代际提法开始,到现在实际上已经没有所谓的零零后了,以塑造代际分别的文化现象简单概括,统称长城后。长城站起来了,全域局域网连起来了,楚门的世界足够庞大繁荣复杂,人们完全没有机会意识到墙。

@ZealYi:现在的GFW污染DNS造成的随机DDoS攻击非常恶毒,等到墙外中小网站纷纷Drop中国IP流量,国内普通网民面对的就是无形之墙了。真是粪坑国家还往外面放蛆。

@米开朗基罗:上高中的表弟问我: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有什么区别?我对他说:就像在一块土地上小便和大便的区别。他愕然!我接着说:资本主义就像小便,无论经历多少领导,他们的业绩都像尿液渗入土壤,你看不出痕迹;而社会主义就像大便,每经历一代领导,他们的思想就会囤积下来,一坨一坨地散发着……

@songma:微信已经形成了一个封闭生态系统,可以待在里面跟朋友聊天,看订阅的公众号文章,在朋友圈里面分享,用漂流瓶跟陌生人搭话,跟小伙伴玩游戏,在商城里面买东西。可以生于微信埋在微信,可以不需要互联网,只要往每个人手机里塞个微信,他们就会像脑子后面插了个管子一样,乐陶陶地为MATRIX发电。

@bimawen:【再曝一个西方价值观,希望中国的同胞们不要学这位英国大妈】同学去英国留学时,有一次买火车票,当时确实很急,不插队就赶不上车了。遂对排第一的大妈说了下,大妈同意让同学插队进来,然后大妈默默地退到了队伍最后面重新排队。

@神奇的国奥:如果五十多年前就有果壳,大概会科普《如何烹饪观音土》,知乎上的热门提问是《怎么克服吃亲戚时的不适心理》, 李子旸:“呼吁政府赈济饥民是‘大政府’心态作祟。没有经济学常识”;二逼瓦:“你爹眼看大饥荒来临,从单位仓库里扛两袋面回家,结果被饿逼们抢了,你作何感想”。

@ljqu:央视《中国好歌曲》里台湾选手,人家说“我来自台湾”,结果字幕是“我来自中国台湾”。

@laoyang945:#转 说到翻译,心里始终记挂的是个老段子。有人骂董建华还是特首时候,董建华语重心长说我送你四个字:Delay No More。对方说:屌你老母?董建华:不,与时俱进。

@dumplingJJ:转:我家楼下有一孩子最近老是爱唱鲁冰花。有一天这不又唱起来:“天上的星星……” 我就及时的大吼了一句:“参北斗啊!”那孩子现在都没找回调呢!

@duanzi:今天去银行取钱,对柜员说:“取1000” ,柜员说:“没那么多”。我当时就火了, 我说:“你们这么大一个银行取1000都没有,又不是取五万十万的要提前预约,那你看看别的窗口有吗?” 柜员接着无奈的说了一句:“是你卡里没那么多”。

@fecable:【富士康魔咒】故人西辞富士康,为学技术上蓝翔。蓝翔毕业包分配,尼玛还是富士康。故人再辞富士康,为学技术新东方。新东方里包分配,富士康里做安装。故人又辞富士康,为学技术上武当。武当山里包分配,富士康里当门卫。

@chiusx:被吓尿了,从远看发现路边搭了个灵堂(不懂这边习俗灵堂不是应该摆家里的么),里面凑了一堆人,走进看居然是两摊子打麻将的,放的哀乐已经被他们热火朝天的糊牌声覆盖了。我觉得对西南人民痴迷麻将的论证可以就此封顶了。

@maylogcom:“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木兰从军的主要目的是实现“买买买”的心愿。

@Scswga:一对老外夫妻在中国开了一私人医院,一次我感冒了,去开点药,付完帐后,老外男和我闲聊告我他有一好听的中文名叫:司马当。还是一复姓。他老婆叫:霍玛伊。都是他好友给选的。我一听好像合起来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谐音,我大赞好名有水平,老外竖大拇指直夸我有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