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2-3

@fecable:钦差大臣巡视银行系统后,发现问题惊人,会上有的说这个行最严重,有的说那个行最严重,争论不休……老大此时却心系老百姓回家过年的春运,担心着农民工兄弟的讨薪、过年饭桌上的食品安全,突然,老大桌子一拍:“靠,民生的问题都没人关心!去抓个毛行长啊!”结果…..毛晓峰被带走…..

@c338ki_selina:大批人找不到工作,在美国叫失业率高,在中国叫劳动力过剩,二者最大的区别是责任人不同:失业率高是政府管理不当,而劳动力过剩是因为老百姓娃娃生得太多了。杂种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想尽办法推卸责任,什么事都怪在百姓愚昧无知身上,自己一脸无辜。杂种!!!

@张雪忠:教育部长袁贵仁,又在以杀气腾腾的口气,对全中国的高校教师进行训话,提出诸多“必须”、“绝不能”之类的要求。袁身为最高教育行政官员,公然以一种敌视和威胁的口吻,对全国高校教师进行羞辱与恐吓,这无异于向世人宣告,中国的高校教师不但没有学术和教学自由,而且连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

@前度老邱:【特别转给袁贵仁部长】反动派没路走了,就会煽动极端的仇外情绪,来转移视线,缓和统治危机。——周恩来1946年

@bimawen:报告袁部长:去年中国留美学生人数约达二十七万五千人,占全部外国学生的31%,他们全都使用美国原版教材,未经袁部长审查哦。更大的问题是,他们中几乎包括了所有中国权贵子弟,其中的红三代、红四代回来后,还要领导我们继续走共产主义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的色会主义呐。

@李承鹏 :我始终觉得,在中国当官并不需要技术含量,因为有两件兵器:一件叫中国特色,另一件叫和国际接轨。每当不想和别人一样时,就举起“中国特色”,每当不想和人民一样时,就举起“国际接轨”。

@按自己的方式向前走:中国年轻人最悲惨的事就是:事业上和官二代竞争,感情上和富二代竞争。

@名字改M啦:中国政府2014年的财政收入10万多亿,按此计老百姓包括儿童人均税负将达到8000元。8000元是肿锅一位农民一年的总收入……请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大部分人的税负与收入相等?

@maylogcom: 说多少次了,对共产党不要都一棍子打死,要区分开来,有的可以多打几棍子嘛。

@leungmantao:一個政權最關心的課題居然是怎樣避免崩潰,怎樣不被顛覆,這是個怎麼樣的政權呢?它治下的國家又還能有什麼出息?比如日本和義大利,甚至己經處於無內閣狀態達十個月之久的比利時,它們的政局再亂,也從沒聽說他它們要怕崩潰。雲飛之過,只在於總是提醒我們這一點可笑的事實罷了。

@程益中:有些人巴不得作家都像郭敬明那样、知识分子都像孔庆东那样、大学老师都像吴法天那样、艺人都像成龙那样、新闻工作者都像胡锡进那样,巴不得90后和下一代都像猪那样,只有生理和物理属性,没有高等动物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记者王文志:一个朋友的话:天生吃狗粮的命,操着吃娃娃鱼的心。

@hengdm: 98年时去了趟汉城(当时还不叫首尔),感叹人家的发达整洁和文明超北京至少10年,后来08奥运了,就算是赶上了吧。去年和今年去了德瑞奥和日本的偏僻村镇,不说了唉,20年吧至少。

@szxiaojl:跳出前30、后30、60、90的圈套,其实他们总共做了三件事:1、把国民政府承认的私产抢过来分发追随者;2、将追随者的私产搜缴变成公产;3、以改革的名义又将公产变成他们的私产。而这个国家的老百姓,拿崔健的话说,就是一群难民!

@kaifeng:转:唐僧师徒四人挑了经卷上了鼋背,真好似平地一般。老鼋开口发问:“圣僧,西方世界,可太平否?”“人人礼佛吃斋,真真个西方极乐。蒙如来赐我经卷5048卷,保我唐王社稷永安。”老王八沉吟半晌,忽然往水中一沉,把师徒四人掇进水中:“绝对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流入中国课堂!”

@kentzhu:一个公司,花了很多钱,找了个做H5的外包团队,做了个很牛逼的H5页面,放到了微信朋友圈里,结果,数据显示,用户打开就关闭了,因为,有!音!乐!

@fangtu7:支付宝一直想做社交,结果发现自己的用户还有一半以上连个头像都没有,隔壁微信平均每个用户每月换俩头像,急了。新版客户端规定不设置头像不让转账。接下来肯定就是不发一条朋友圈不让转账,不用支付宝跟人聊天不让转账……

@Kayism:一朋友说:“最讨厌我公司年轻员工讨论穷游,我说你为什么要穷游。他说体验。我说你本来就是穷,用不着再去体验,穷就是你的生活,你出去玩儿咬牙跺脚来个豪华深度游,那叫你的体验。 擦嘞,太狠了! #转好有道理

@mchobits:和家人在看电视。有一段是说日语没字幕,我就凭着多年的动漫基础硬是翻译了出来。我爸问:“你哪里学的日语?” 我说:“看动漫,从字幕里学会的。” 爸沉思了片刻,说:“你不会是看那种电影学的吧?” 我连忙解释道:“不不不,那种电影一般没字幕的。” 然后全家人集体看着我……

@Scswga:最近研究古今地名更替,发现河南是被祸祸得最惨的。古代叫宁邑,现在竟然叫新乡;古代叫应城,现在竟然叫平顶山,古代叫怀州,现在竟然叫焦作;古代叫颍 川,现在竟然叫登封;古代叫归德,现在竟然叫商丘;古代叫汝南,现在竟然叫驻马店!呜呼我高端大气的中原文明,竟硬生生地给改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

@guodaxia:独生子女一代,家长与子女的关系真得说道说道。以前有个家长带孩子来咨询考研的事,自始至终都是妈妈在陈述和提问,包括孩子的学习情况爱好特长学业规划考试疑问等,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我觉着这一场景将来还会复制到相亲等场所。# 父母皆祸害

@jerrymice: 老师:“丁一,你为什么总是不守纪律,罚抄名字20遍,你看人家龘爨龗坐得多乖!

@cosbeta:四川有个酒城叫做泸州,风雅的人们赋予了一种酒叫做“泸州醇”;四川有个地方叫做大英(成都过去就1.5小时),悲催的酒商也创造了类似的品牌。

@两色风景嘎:不够钱付车费,好在附近有提款机,跟司机说我去取,他说去呗。我说不怕我跑了吗?他乐了:你倒是跑得比我这车快啊。我说万一我躲起来呢,你该提出扣押手机啥的。师傅说那我要带着手机跑了呢?我说我拍过车牌了。师傅说那管啥用!你手机不在我的吗!我说对厚!师傅说小伙子赶紧的吧,你这智商我信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