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心

很多人出了国到欧美留学,不仅没有被“西化”,反而变得更加爱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社会学系的博士生 Henry Chiu Hail 最近撰文研究了这种现象。他发现,很多中国留学生抱怨美国人对中国情况不了解,却喜欢对中国的时事发表带有偏见的言论,造成了双方关系的紧张和冲突。

0205-1

Hail运用深度访谈的方法,调查了18位从中国大陆去美国留学的学生和助理教授。他发现,中国留学生面对美国同学谈论中国事务时,通常会产生四种心理防御机制。

第一种是基于(国家)地位的机制(status-based)。受访的留学生抱怨美国人总是试图“攻击”或“威胁”中国和中国人的“地位”。留学生们说,美国人喜欢谈论中国的缺点,比如环境污染、盗版软件或者西藏问题,却无视中国的成就(比如举办奥运会),这让他们感到很生气。虽然有时候美国人只是批评中国的某一方面,留学生们却会把它和中国、中国人的整体地位联系起来。

第二种心理机制基于(对国家的)忠诚(loyalty-based)。有留学生说,当有美国朋友的妈妈跟她聊西藏问题的时候,她感到自己有义务去解释“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有的留学生跟研究者抱怨中国存在各种问题之后会感到内疚,感觉不应该向一个外国人说那么多关于中国的坏话。研究者认为,这是基于“忠诚”的心理机制在起作用。

第三种心理机制被研究者称为“寻找和谐”机制(harmony-seeking)。中国留学生经常发现自己处于两难状态,一方面想维护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另一方面又要和美国朋友、同事和睦相处。有受访者表示,每当美国同学在交流中表现出偏见时,他往往会避免争论。他认为争论没有必要,他相信美国人来中国旅游后自然会“发现真相”。中国学生总是试图通过避开争论来维护人际关系的和谐。

最后一种机制叫“功利主义”机制(Utilitarian)。一些学生面对美国人的批评,会衡量哪些批评是有益的,哪些是有害的。一个留学生表示,如果这种批评只是着眼于中国落后的方面,那即使不中听,还是可以听一下;但如果批评着眼于要分裂台湾和西藏,那她就会“强烈反对”这种批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实际发展比外国人的看法更重要。他们会更激烈地反对那些“伤害中国”的批评。

受访者们普遍承认,到了美国之后对中国的羁绊感觉更强烈。当他们住在中国时,能很容易分清“人民”和“政府”——有些留学生坦言,他们来美国之前经常批评中国政府。但这种观点来美国之后却发生了变化。“人民”和“政府”的分野被民族和国家认同所取代。他们觉得美国媒体总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觉得美国人视自己为外国人,永远不会完全接受。因此,出于对中国的认同,把中国视为自己的家,留学生更迫切地希望看到中国正面的形象。

尽管在留学交流中,中美学生之间会产生种种紧张,但Hail在访谈中也发现了这种跨国交流产生的正面影响。他发现,越融入美国社会的中国人,就越会站在美国人的角度想问题,即使双方对敏感问题的看法完全相反。例如,一个加入了基督教会的中国学生,会觉得自己美国教友批评中国是出于善意的理由,尽管她认为这种善意是建立在误解之上。

此外,中国学生在美国生活学习中,可以目睹美国人实践政治自由的过程。例如,上课时师生政治观点不一却能尊重彼此,公民和政府沟通更顺畅等等。这些经历会让他们更希望中国的政治变得更开放。但是,尽管他们向往美国的这种制度,但当美国朋友批评中国目前没有类似的制度时,他们的心理防御机制还是会启动,马上反驳美国同学。

Hail最后分析道,一个人的个人认同和自尊与社会身份紧密联系。中国留学生与本地学生的冲突,是出于对民族荣誉的捍卫和民族忠诚的表达。留学生的这种心理防御机制是基于对民族间等级关系的认知之上。少数群体的成员比多数群体的成员对这种群体认同更为敏感。因此留学生对民族和国家身份的认同,跟随他们出国的脚步,变得愈为强烈。这种民族国家认同越强,中国学生就越希望被外国人所尊重,越希望自己的民族被正面地看待。当中国留学生感到中国遭受西方媒体和抗议人士的攻击或者自然灾难的伤害时,就会激发他们对中国的忠诚和情感联系。

研究者认为,如果想避免跨国交流中的冲突,最好的办法是使双方相信对方是出于善意。而要取得双方的信任,则需要留学生和本地学生有更强的群体认同。

参考文献
Hail, H. C. (2015). Patriotism abroad overseas Chinese students’ encounters with criticisms of China. Journal of Studies i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

来源:政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