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光靠“自干五”

《解放军报》日前刊发评论文章《坚守网络阵地不能光靠“自干五”》,称周小平、花千芳等顽强战斗的“自干五”被熟知,并遭反华势力“围剿”。保卫网络舆论阵地,是决定民族前途命运的生死之战,不能光靠“自干五”。主流媒体更应当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自觉站出来守住网络空间的“上甘岭”,坚决果断地迎击一切抹黑中国的“脏弹”。

全文如下:

些日子,一篇署名“史杰鹏”的纸媒文章《军人只是一种职业》引发网络热议。这篇恶意中伤、肆意抹黑军人群体的文章发表后,很快成为“过街老鼠”,遭到众多网友和军迷的自发反击,这家纸媒不得不在其网站上撤下了此文。

今时今日,网络已绝不再是任由“大V”们“任性”驰骋的飞地。明辨是非的网友多了,正能量的声音响了,一些原本属于“沉默的大多数”的网友不再沉默。他们以网络为战场,用键盘做武器,靠事实和理智的刀剑戳穿造谣抹黑者的丑恶面目和险恶用心。这些年,“秦火火”、薛蛮子等风光一时的“大V”露出了真面目,周小平、花千芳等顽强战斗的“自干五”渐渐被网友们所熟知。

“自干五”,指那些自发在网络上用理性的态度、客观的事实戳穿恶意攻击中国的谣言的爱国网友。他们代表着正义的声音,虽然网络上别有用心的人恶毒地攻击他们是拿钱发帖的“水军”,但他们并不惧怕这种诋毁,而是自信地宣称自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自干五”的崛起,让人看到了民心的力量:由网友自主发起的“我和国旗合个影”等活动风靡网络,“爱国不需要理由”的呼声不断高涨;那些在灾难面前发表奇谈怪论的“公知”“大V”,屡遭网友“扒皮”,纷纷现出原形,不得不有所收敛,个别人还假意“改头换面”,自我标榜“也是自干五”,企图继续忽悠人。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网络舆论场上的较量仍然艰难而复杂,我们在为“自干五”叫好的同时,还应当保持一份清醒。反华势力运用网络搅乱中国是有预谋的,他们凭借资本优势强化平台优势、渠道优势,对“自干五”进行有组织的“围剿”。“公知”“大V”们谙熟网络上造谣炒作的伎俩,在利益的刺激下不择手段,很多时候“自干五”依然显得势单力薄,还处于守势,以至爱国声音经常被“毒舌”话语所淹没,社会公序良知经常在一片乌烟瘴气中被肆意践踏……

保卫网络舆论阵地,守住我们的精神家园,是一场决定民族前途命运的生死之战。网络世界需要更多的“自干五”站出来,但坚守网络阵地不能光靠“自干五”。主流媒体更应当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自觉站出来守住网络空间的“上甘岭”,坚决果断地迎击一切抹黑中国的“脏弹”。

当前,随波逐流、专和稀泥的媒体有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媒体有之,爱惜羽毛、怕事躲事的媒体有之,争论面前奉行“不说不错”的媒体亦有之,无形中把网络空间的话语权拱手相让。面对网络谣言和抹黑,主流媒体能不能像“自干五”一样有担当,该出手就出手?诚然,一些敢发声的主流媒体的确因方式方法问题吃过亏,但经验不是凭空产生的,只有在舆论斗争中才能积累。谨慎不是噤声,主流媒体在严谨求实的基础上,大可理直气壮发声。

其实,网络舆论空间的斗争,恰恰是传统媒体转型的机遇。一些“大V”被网友“取关”的同时,党报党刊的微博、微信在持续“涨粉”;借助移动客户端等新平台,党媒发声的速度快了、频率高了、力度强了,自身也获得了较高的关注度和更强的公信力。网络舆论空气的净化,与这些努力是密不可分的。

与此同时,网络舆论空间的斗争,也是相关制度机制和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契机。在网络上造谣抹黑的“法律成本”过低,追责处罚的界限模糊,就难以遏制谣言一波又一波出现。一些歪曲历史的言论在被证伪后,谁来追责?那些缺乏是非观念的疯狂炒作行为,该如何处罚?如果每一次都是事闹大了再删帖、删帖之后就没事了,那么谁又能保证不会有下一次毫无底线的炒作和抹黑?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每一个触网的组织和个人都应有遵守法律、维护法律的意识。换个角度来看,当网络生态在法治之下回归理性,“公知”“自干五”这样阵营分化明显的称呼或许也会随之消失。网络本是一个表达意见的平台与渠道,管好用好,才能在弘扬社会正气、通达社情民意、引导社会热点、疏导公众情绪、搞好舆论监督和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成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工具。循着这个方向努力,今后的网络必然会更加精彩。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