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2-9

@wuxinkuaiyu: 【刘汉刘维被执行死刑】网友评论:没入黑社会,以为黑社会很牛逼,入了黑社会,才知道黑手党更牛逼。

@jianmang:任何社会的各行各业都需要掌握本行业技能的人,欺压型社会也不例外。欺压型社会与自由型社会的区别是:欺压型社会不仅仅需要技术能人,它还需要不学无术的打手。甚至打手比能人更重要,因为没有打手欺压无法维持。这就给不学无术的痞子提供了一个非正常手段向上爬的机会!

@idzhang3: 李小琳会是习大大的大麻烦,一着不慎,则全局不可言。不动全面动摇自身所谓反腐形象,李氏家族的外界形象使得轻纵的政治成本难以承受;动则全面动摇红二代安全感,极大削弱自身核心支持力量,且连锁效应可能把央企翻个底朝天,甚至重创经济。

@beijing005:若干年后人们回想历史,一个摩纳哥的贼尽然把中国电力一姐家族赶上绝路,绝对可以媲美薄熙来老婆毒死的凯尔伍德,影响中国历史的总是外国屌丝。这就是典型的蝴蝶效应。

@fecable:马年终于过去了,从去年年头喊到年底“马到功成”,殊不知只有姓马的才有资格“功成”,盘点最成功的马一共有四匹:一匹叫马云,专骗我太太的钱;一匹叫马化腾,专骗我孩子钱;一匹叫马明哲,骗买保险,干大半辈子都养马了。还有一 匹叫马克思,更狠!说要把生命交给党。总之:三个要钱,一个要命。

@张雪忠:在大陆,有些人敌视任何公民抗争。他们操持诸如“为什么要跟自己的国家过不去”之类的空洞语句,回避一切事关社会正义和基本是非的问题,比如:为何少数人未经国民授权,却要无限期垄断全部国家权力?为何批评政府就要被销声、被拘禁甚至被判刑…这其实是专政压迫下常见的良知昏睡的症候。

@沈亮律师:孙掌柜去威虎山交保护费,见山口挂着一条巨大的横幅:“强化理论武装,确保意识形态安全。”他问座山雕:啥叫意识形态安全?座山雕:相关内容极其丰富,不过简而言之,就是老百姓都认为:强盗是一个正当的职业。孙:这个就叫意识形态安全?座山雕:是啊!如果你们都具有这样的意识,那么我们就安全了。

@王亚军北京:走在大街上,每看到新工程上马,就知道又有几个亿万富翁将诞生了。每到工程竣工,就知道又一批默默无闻的临时工要出名了。在这里,一个基建工程的竣工,只是说明一个反腐工程可以开始。

@linbengtel: 【这是什么奇葩】他们从来不把自己的子女放在俄罗斯留学,从来不把老婆放在俄罗斯居住,也从来不把贪污受贿的钞票存放在俄罗斯的银行,他们是把个人的一切和美国放在一起,却拼命抵制、诋毁西方价值观,把美国骂的一无是处把俄罗斯当成爷爷。

@北京杨博:阻止不了官员包二奶养情妇,却可以义正严词收拾妓女;阻止不了权贵亲属子女移民留洋,却可以义正严词要求大学课堂不能传授西方思想;我们无法实现官员财产公开,却可以随时增加税种;我们无法杜绝贪官侵吞国家财产、危害国家安全,却可以视如贺卫方们独立思想为国家的敌人。我们早已习惯于欺软怕硬。

@liliqing75116:【畜生】当一个国家的孩子连三块钱的免费午餐都吃不上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官员与“爱国者”们往往想的不是让孩子吃上饭,而是想方设法的去掩盖孩子吃不上饭的事实。如果你要曝光这个事实,在他们眼里就是汉奸、卖国贼,然后说什么“狗不嫌家贫”,直接就把自己归到畜生那一类了,还想着把别人也归进去。

@Arctosia:维基百科看到个有意思的记载,月月鸟的爹是广东地下党,因为不懂广东话被认出并被杀。这个问题在今天还是那么有相关性,虽然香港人不会就此杀谁了吧。

@laoyang945:今天还和 @txyyss 说道,李鹏他爹一个四川人,又不会说粤语,跑到广州去当地下党,可见智商是会遗传的……

@remonwangxt:【一种大型ISIS儿童养成计划】在中国若干贫困地区,近年来出现了近150个“红军小学”。校服模仿影视剧中红军服装——蓝军服、红帽徽领章和粗腰带,大讲“传统课”。把幼童从心灵到外表都“武装”起来,到处都是暴力和战争的暗示。

@hnjhj:如果你是一个漂泊在外的人,经历过年底千里迢迢犯贱回老家,体验与世隔绝、丧失自由,还要被牵出去跟遛狗一样展示;经历过生活条件一落千丈,还要面对各种价值观冲突、逼迫和语言暴力;经历过最后撕破脸,一边狼狈逃离虎口、一边自抽二十个大嘴巴的话,那么恭喜你,你终于理解回归后港人的感受了。

@头文字QD:所有实名认证为纽约时报员工的个人微博账号全军覆没,包括已经离职很久但没有改认证信息的人…..

@laogao: 记得我们这一代上大学的时候,听到最多也是最有认同感的关于大学教育的点是“独立思考”;而今,大学教育似乎已经逐渐蜕变成了两个字:“听话”。

@solomon_wzs:假设A行业资本家压榨工人,资本家的收入增加,然后消费到B行业。B行业会因为需求增加而扩大生产规模,不堪压榨的A行业工人就会流动到B行业,A行业资本家为了保证生产力,则需要提升工人工资,因此在生产资料能够自由流动的市场,应该很难出现剥削。而通常阻碍生产资料自由流动的,就是政府。

@叶匡政:今天,我们家保姆说:网络的力量如此强大,能改变人的社交、购物、沟通、阅读、娱乐等各种行为,如果无法改变专制和极权,那才令人震惊。

@兔主席: 网络就是个工具。它可以为体制所用,加强对个体的控制。“对自由的天然追求”往往并不涉及政治自由。网络在中国近20年。当前庸俗琐碎小圈子化的(移动)互联网环境只对民众去政治化或民粹化有帮助。

@freedomandlaw:苏格拉底告诉门生阿里斯提普,强人总是有办法把弱者当作奴隶来对待,让他们不论是在公共生活还是私人生活中都自叹命苦,有些人把别人的庄稼和树木砍伐下来,用各种办法侵害那些不肯屈服的弱者,知道他们为了避免和强者的战争而不得不接受奴役。勇而强者总是去奴役那些怯而弱者并享受其劳动果实。

@echopupu: 都说电话骗子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是业务素质低,今天才听说,原来这种浓厚的口音,以及各种露出马脚的骗术是为了先筛选掉精明的人,降低自己的行骗时间成本,最大化自己行骗的最终成功率。真是隔行如隔山啊……(这跟大V发帖作用差不多)

@clowwindy: 我一直觉得华强北才是中国的硅谷,而不是海淀区。

@jerrymice: 《回家过年》瘦小离家胖了回,乡音未改肉成堆。儿童相见不相识,惊问胖子你是谁。

@irrenhaeusler: 同一則新聞,公主病患者只記得章子怡的鑽戒九克拉,宅男只注意汪峰的無人機。平行世界也是一種「最遙遠的距離」吧。

@Mr蒋静:一投行同仁对章汪二人结合的评价:一块历史沿革极为复杂,多处信息不透明,主营业务收入放缓,海外业务估值困难的资产,在经历过VIE结构海外上市失败和央视收购搁浅后,终于找到了民营土老板并购的出口,而且还搞了一把无人机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