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2

@shifeike:被接见不安全、在央视露面不安全、求是发表长文不安全、被视察单位官网报道不安全、升职不安全,这年头,已经找不到任何能被靠谱解读为安全过关的信息释放形式了,只要你已经进入围猎者的准星区域,只剩下度日如年与坐以待毙。这个去年以来的新常态。

@feiyufish:支那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是无力回头。路径依赖已经形成,在达到其逻辑终点之前,趋势只会自我加速,而不能被逆转。疯狂结束以后,留给支那的是:严重污染的环境,严重老龄化的人口,破产的财政,变废纸的货币,和一群愤怒而无任何价值约束的人。

@lijiansion:转:2014年长沙一伙公民就拍了一个视频,名字叫《雾霾》,片子很唯美,比之柴静的雾霾纪录片《穹顶之下》时间更早更有深意。拍片期间,女主角无端被陌生人袭击。剪辑期间工作室设备被猫类全部没收,此后参与者一直被骚扰至今。所以说,环境雾霾的话题,完全可以用政/治雾霾掩盖得干干净净。

@屁民闻屁味:每次刮东风,我就拨打12369,因为,东风会刮过来一家上市公司“健康元”排放的臭气。如果柴静拨打后有所作为的话,那是因为柴静是名人。我等屁民人微言轻,接线员甚至会不耐烦地挂断你的申诉电话。这些是我亲自经历的事情!本人是“焦作市绿色天成环保志愿者行动团”的发起人逸风。

@katelyntian97: “被你们刷晕了,原来柴静拍的片子不叫《五十度灰》啊。

@律师斯:有人说,柴静做到1,批评者可以去做2。甲马上行动,要成立环保NGO,结果不批准,擅自成立,被非法结社了。乙马上做,去成立揭露污染网站,被屏蔽了。丙马上行动,抗议XX工厂污染,组织抗议油行,被抓了。丁去起诉,法院不受理。还有的被污染企业打了。最后发现,能做到2的,只有政府,他们不愿意做2。

@laoyang945:「毒奶粉的时候,中产的灵魂觉醒了一下,然后发现可以代购海外奶粉以后,灵魂就立刻投入代购了……」

@laoyang945:「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今天放风的时候张大锤说。

@shifeike:传播上的成功,并不必然导致议题本身有解决的较大可能。因为这取决于社运的推动,理发机构的院外游说,以及体制应对过程。目前看来,在高强度维稳的框架内,前述几个方面都很难有乐观的变化,所以,柴静摄制组雾霾纪录片的成功传播,极可能在热闹一阵后终归沉寂。

@李宇晖:最讨厌的四个字就是“从我做起”。什么都可以从我做起,公共池塘问题就不存在了,政治学院系可以关门大吉了。如果说国民性有什么问题,需要的不是道德提升,而是去道德化。合格的公民不该把责任都揽到自己头上,而恰恰相反,应该理直气壮地把一切恶性归咎于政府。

@光远看经济:我上初中时,地理课本言之凿凿的告诉我们:我们决不能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今天,很多专家跑出来说,美国、英国、日本等都是先污染后治理的。

@赵楚读书:文革过来的人都知道,敌对势力就是专政对象,是很可怕的一个致命指控。随着年龄渐长,入世较深,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对于天下贪官污吏,对于反人道和反人性的制度,理智人格正常,想通过诚实劳动讨生活,并保持起码尊严的人,哪个不是敌对势力?

@上帝之手E:作为个人,道德是最高的约束;作为国家,法律是最高的约束。如果执政者本末倒置,鼓吹以德治国,就一定是一个最滥的国家。

@longk85:信息过剩是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解决的方法是去学习如何筛选信息,而不是上老大哥直接把信息源管制起来。就像营养太好了容易得各种病,解决方法是自己去学习定制自己的健康食谱,而不是让人把你关起来不让你吃肉。

@Xiaogang:当年SARS之所以会传遍中国、传遍全世界,也是同样的原因——官方刻意在第一时间隐瞒疫情,剥夺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不论是雾霾还是萨斯,兜说明同一个基本道理,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性命攸关的事;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得不不到保障,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也就毫无保障。

@faithorg:有人说现在网络上不管讨论什么到最后都说是政府问题,这样是不对的。依我看,这样很正确,原因也很简单,这个政权上台后,摧毁了民间所有的自治力量,该管的不该管的都管理了,不仅管理人的吃喝拉撒,连思想和生殖器都管上了。所以,网民把所有事情都让政府负责并无不妥。

@冯学荣:西门庆被武松揍了一顿,然后跑到你跟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武松多么多么坏,下手多么多么狠,灌输你对武松的仇恨,但是却绝口不提武松为什么会揍他,你听了西门庆的一面之词之后、不去找武松核实、不听听武松的申辩,而是片面取信了西门庆的控诉。西门庆的这篇控诉,名字叫做《中国近代史》。

@dustette:之前一起求学的韩国大姐来访哥哈。说起她上个月底在布鲁塞尔博论答辩。论文是关于中日韩三边合作的,PPT中有地图,中国地图中有包括台湾。然后听众里有一中国学弟,Q&A里特地站出来说“谢谢你选用了正确的地图”……大家都觉得有点醉了。

@马伯庸:其实大部分父母逼婚,无在乎三点:1觉得操控后代结婚生子是父母的神圣天职2 亲朋好友社会压力3 年轻时个人爱好太少,年老后实在无事可做。等我们这一代老去以后,应该不会给子女带来这样的困扰:1 懒 2宅 3 剧都追不完游戏都打不够,哪特么有精力管别的。

@东东枪: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广告从业人员说,基本上所有客户的所有要求都能总结为下面这样一幅对联儿——上联:高端大气国际化,下联:时尚抓人有个性。横批:眼前一亮。//几年过去了,也该更新换代了。据我观察,新版大概是这样的——上联:情怀格局接地气,下联:亮点境界高逼格。横批:要有惊喜。

@猪蹄蹄小朋友:几乎所有喜欢在别人评论里骂街的姑娘,都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微博主页,吃喝玩乐环游世界,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她们穿着粉红色裙子跟一杯奶昔合影并附文案:“阳光不错的一天,希望永远是这样安静知足的女子。”转头去别人评论底下“傻逼,祝你全家得癌症,子子孙孙得癌症”。

@Tin_Tse:与女神对话。我7:30:在吗?女神9:45:在。我9:45:你现在有空吗?女神13:29:恩,我刚吃完饭,你有事吗?我13:29:我想约你吃晚饭,行吗?女神21:33:我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