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11

@love_sci4ever:中国共产党人都是无神论者。中国共产党人要求达赖必须转世。#毫无违和感

@Stariver: 极权的特征,或者说它控制社会的方式,就是除了加强极权,解决任何问题的成本都比维持原状高。在极权依然存在时,不可能有任何局部意义上的进步和改善,低于因此付出的成本。每一次所谓的局部进步和改善,都会使民众的总体权利趋于减少。

@simpleblue: 从一个办厂的朋友那里听到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现象,在有冲床设备的工厂里,工人断两节小指的现象特别严重,据说是很多工人故意压掉自己的小拇指,因为小拇指掉了也没什么用,掉一节赔一万块,掉两节是三万块。这种触目惊心的底层贫穷真令人难过。

@badiucao:党妈说尊者达赖喇嘛必须转世……这还不简单,请尊者注册个新浪微博,分分钟不就转世了么?

@柳絮2009:看到两条强烈对比的消息。一条是,“中国的中央级离休”老干部,“每人配备3~5名工作人员,每人每年公费开支70~600万元。”另一条是,“中国农民的养老金提高到每年840元(每月70元)”。从这里看下去,也许可以找到中国一切不稳定的根源……

@songma:政府社保局hold不住了,不断地降低公民预期,为更卑鄙刻薄的社保政策出台做铺垫。说“社保不是万能”这种话有什么诚意?你既然做不了,那别扣每月1、2k的养老保险啊,别人可以拿去自行购买商业保险,或者现在花掉等老了一枪轰掉自己的头不用活那么久。强制敛财又不能提供保障这算哪门子事。

@ZealYi:财政部所谓的3万亿存量债务置换,说得天花乱坠,其实不就是技术性债务违约,全体纳税人集体买单吗?! 人家搞QE,效果还得有个交代,你家随便起个名目就成,果然是老百姓好骗,活该。

@tinyfool:当年家里刚买了房子,我刚考上大学,突然大国企搞减负,我爸提前退休了,拿正常工资的几分之一,家里一下子就困难了(父母当年都没有告诉我)。现在,社保基金入不敷出了,又开始准备让我们工作到60岁,70岁。牺牲民众利益的时候理由总是冠冕堂皇,原因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没有选举权,当然被宰割。

@ranyunfei:网传家庭教育的秘诀:闭上你的嘴,抬起你的腿,走你的人生路,演示给孩子看。所有孩子的模仿力都比奥斯卡影后影帝出色一千倍。

@langzichn:据说不放人,全球女权组织就要杯葛中国政府和联合国的妇女峰会了。北京公安的花蝴蝶翅膀带来的飓风。

@feiyufish:以后你国估计会流行这句话:共产党时代交的养老保险,你找共产党去,找我们干啥啊?

@袁裕来律师:【两岸教授斗嘴】大陆教授:“台湾立法院老是在打架,台湾有什么希望?”台湾教授:“大陆人大代表开始打架了,大陆就有希望了。”

@重庆晨报:昨天,重庆九龙坡石板镇天池山,8个月前刚拿证的女司机田某开车操作不当,汽车来两个底朝天,所幸无人受伤。女司机和同行之人爬出来,连声说“大难不死,手气必红”。于是,她们说笑着走进了小区麻将室。

@uubyy: 昨晚买外带寿司听到一位阿姨问收银员「这寿司是什么馅儿的?」身为一个处女座,这句话折磨了我一晚上,刚刚醍醐灌顶,终于发现问题所在——怎么能问什么「馅」,寿司啊当然是说「浇头」的。

@GYTV:花千芳说美国16岁以上人口失业人数为9289.8万,脑子被猪吃了吧。。。如果美国真的有近一亿失业人数,早鸡巴上街举牌子,黑帮兴起了。这厮大概是把老年人也算进去才凑的这数,照这逻辑,中国失业人口得大几亿

@jasontj:问我爸为啥从数码相机往电脑上导照片不用我给他买的读卡器非要用数据线直连,他说老年大学的摄影老师说了用读卡器会使照片质量有损失。我估计这老师也是音响发烧友。

@tihu:如果有许久不见的老同学突然加你微信,一定是要问“有个朋友想查微信聊天记录能查到吗?”#我厂见闻

@WeiSkiy:贵校的有些女神,从本科时代起就不停地被人追捧,一眨眼到了博士要延期的时候,当年的备胎早已四散,自己不得不主动出来找人,才发现多年来自己根本没培养出正常地和人谈恋爱交往的素养。

@mchobits: 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到结账的时候,他找了半天也没能将钱包掏出来,嘴上还不停嘟哝:“咦?我钱包呢?” 我有些尴尬的说:“要不我来吧。”他推脱几下后便答应了。然后我一把就将他钱包从他裤袋里掏了出来。

@cxiaoji: 跟某工程师团队开了一整天会。那边七八个人同一级别,其中只有一个女的。女的基本一张嘴就被她同事打断,反复数次,好不容易说完了,其他人该讲什么讲什么,完全不回应。第一次看见贵圈这么血淋淋的bully,我操差点叫HR了。

@KenWong:“一部手机赚1.75元,除去人工、设备等成本,基本上没得赚,如果我不接,两小时后别人就接了。”代工企业老板对媒体表示。深圳一家手机公司曾有希望接下一个来自越南的40万台手机代工订单,要求每台手机一个点的利润,没有谈拢,而深圳另外一家手机厂商以每台赚2分钱的价格就接了该笔加工订单。

@rebelboy: 恋爱的人碰到床腿时会啊得一声歪倒在床哀嚎半天,演技连最好的演员也比不过;单身的人只会发出咝得一声,如同第一滴雨水落在被晒得炙热的下水道盖上,之后孤独像乌云倾城大雨如注,瞬间淹没了痛感。

@AirSurG:那天跟老婆逛街,她指著街邊一家花店告訴我,這家店賣的花,買的人得實名登記,不管今後在這裡買多少,收花的女子抬頭只能有一個名字,不能變更,以體現感情的專一。我覺得這真是個商業好企劃,畢竟妹子都不咋懂數據庫。

@genius_clark:小明:我下午要做手术。老师:什么手术。小明:人体无用副组织群体切除术。老师:说人话。小明:理发。老师:滚出去!

@gokeeper: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一只飞得高啊一只飞的低啊!飞得高的对飞的低的说:“你这个low bee”, 233~~

@avege :坐位子上整理钱包里的杂物,同事:你这个角度好美。我转头:啊?同事忽然撕心裂肺地惨叫:不!你不要转过来!保持刚刚的样子就好了!#F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