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外逃新渠道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投资者发现了一种逃避中国监管机构的监管、偷偷将资金转移出境的新方法:服务贸易付款。在这种方式中,他们不是为某种商品多付款,而是干脆为一项从未发生的服务付款。

服务贸易数据反映出这种新的资本外逃渠道。

无论是季度数据还是累计数据,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都在扩大。2014年,服务贸易逆差为1980亿美元,比2013年高出59.1%。就2014年第四季度来说,服务贸易逆差比2013年同期高出170%。

同样,通过服务贸易外逃的资本也在增加。平均每季度通过服务贸易外逃的资金数量,从2009年的400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960亿美元,翻了一倍多。

000050254_piclink

上海的一位外资银行家告诉我们:“我们的客户只要认识一家愿意开具发票的海外公司,就能轻易地获得证明资料。实际上,中国餐馆开具的增值税发票,都可能比一家海外公司开具的发票具有更高的法律效力。”

如下是过去几个月流行的几种方法。

1.留学项目

中国逾一半的留学中介机构有着地下钱庄的第二身份。客户提前半小时致电指定转账的币种和金额。一位放款人表示:“我们将告诉他(黑市上的)浮动汇率。如果他对汇率没意见,就需要在30分钟内将资金转入我们国内的银行账户。我们向客户承诺,他们在海外的账户将会在大约一个小时内收到钱。”

2.银行间借贷

私下里的银行间借贷也是一种渠道。放款人往往会向有需求的银行提供更快速更廉价的转账服务,方法就是将他们的需求与希望将资金(通常超过1亿元人民币)转移出境的中国国内客户匹配起来。

3.国内公司的海外分支机构

自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以来,中国企业在海外成立了数百万家子公司,现在这些机构被用来转移资金。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高管表示:“只要合并报表看起来不是很糟糕,就没有人关心利润来自哪里,尤其是那些国企的领导们。”

4.虚假的合资企业

许多国内企业与它们的海外子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即便严格来说这是非法的。这些合资企业的合资方将利润留作海外投资。

中国外管局、银监会以及其他监管机构似乎未意识到这些外流资金的规模有多大。涉及此类交易的银行家估计,多达40%的较大型服务贸易实际上没有发生服务。这表明在所有服务贸易付款中,近2000亿美元实际上永远流到了境外。该数字可能在2015年翻倍。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中国的货币供应中有3000亿美元至4000亿美元在2015年流出境外,那将对全球宏观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受影响的将包括人民币价值、中国国内货币供应数量和中国刺激经济的能力。

这些资金还对所投向的全球资产的价值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海外房地产和股票。

此外,它们还对中国的外汇储备资产价值产生未知影响。中国官方宣称拥有3.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尽管他们没有提供准确的细目。已知的外汇储备包括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债券。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作者:Orient Capital Researc h董事总经理 安德鲁•科利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