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害的?

欢欢滔滔不绝讲着美国和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军事关系,像极一个国际问题专家。黄素吃惊,成人也未必能分析得这么专业,一个7岁男孩竟然信手拈来!

这几天,余姚市妇幼保健所儿童保健科黄素医生,收治了一个小“患者”——7岁男童欢欢。欢欢胖乎乎的,蛮可爱。

还没坐定,欢欢就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讲起美国和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军事关系,极像一个国际问题专家。“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对俄制裁期延长一年。就俄罗斯自身来说,其国内政治一直不甚稳定。尤其是遭遇欧美经济制裁之后……”一席话,听得黄医生目瞪口呆。欢欢一讲半小时,主题全部围绕国际政治和军事。

黄素医生吃惊,成人未必能分析得这么专业,一个7岁男孩竟然信手拈来!

渐渐地,她观察出一些苗头,欢欢的演讲像是在背诵课文,思维比较混乱,讲解中常常夹杂诸如“妈妈昨天烧了什么菜,带我去哪儿玩了”之类的日常琐事。

孩子沉浸在自己的畅谈中,完全不理会周围人。黄医生试图转移话题,打断欢欢的“演讲”,他用尖叫表示抗议。

欢欢妈妈说,打3岁起,欢欢就特别喜欢说话,长大一点后更是不得了。起初,她和老公还觉得是儿子太聪明。

直到儿子上幼儿园,夫妻俩才觉得儿子可能有点问题。欢欢每天看电视,同龄人喜欢的动画片,他一个不爱,只看新闻联播,特别是美国和俄罗斯的新闻。看不懂,就找爸爸妈妈“请教”。上小学后,欢欢总缠着其他同学讨论这些问题,同学们都躲着他,不愿意和他交流。

黄素确诊,欢欢得的是典型的“阿斯伯格综合征”。

阿斯伯格综合征是一种社交困难。患者特别喜欢就某一问题展开冗长空谈,看上去“很聪明”,事实上他们未必明白真正含义。这些孩子通常是离群、孤立的,常常伴有一些奇怪的举动,还有可能被误纳入先天愚型甚至精神分裂症的范畴。

黄素说,这种病症世界范围内发病率是千分之七,高于自闭症儿童。目前没特效药,但及早采用教育与训练为主的疗法,患者会有显著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