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女权先锋

更新:在五名女权活动人士获释约一周后,“黄油社 ”刊载了五位女生朋友家人和社会各界的感谢信,主要内容包含“女权五姐妹”对此次刑事拘留的过程描述,对社会各界持续声援的感激以及对女权行动未来的期许。 相关阅读:黄油社 | 女权五姐妹取保后给大家的信

大兔:你们平时看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定会YY我在里面这38天成为了牢头狱霸或者监狱风云女权倡导者吧?哈哈,但是这次我一定会被你们笑足5万年,因为在里面的日子,我没有一天不是哭着度过的。是你们,比我更英勇,比我更坚强。是你们使我变回一个人,一个尽管还在不停哭泣、但是开始平复的人。谢谢你们所有人,谢谢你们的一切,谢谢你们存在,过去,现在,未来的存在。

麦子:字短而情长,要感谢的太多太多,希望未来有机会一一道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今后我仍将继续为自己的无罪和自由努力争取,追求正义的步伐从不停止,心中对于女权主义的信念从未动摇,只会在暴风雨后愈加清晰坚定!再次感谢大家!

Waiting:最开始我丧气的以为这会是青年女权行动派的终结,你们每一个人的行动开启了另一个波澜壮阔,坚韧不拔的女权主义行动派的新时代,生生不息,如思乐所说:走不走的下去靠的都是小伙伴。当小伙伴遭遇麻烦,没有四散,而是克服恐惧起而行动,这一刻,虽然不能见面,可我觉得我们是那么紧密又深刻的团结在了一起,是一段多么幸运才能拥有的亲密关系呀,再没有何时比此时更爱你们了。

武嵘嵘:出来后当晚我的丈夫和我说了外界发生的事情,他说着几度哽咽,我感受到了空前的开怀与力量。正如王政老师所说,这是一场全世界女权的运动。这两天天天补课,有些文章看了又看,我收获了满满的感动、爱与呵护,这种爱与呵护足以有力量让我重新开始。看到了乙肝战友们的签名和群讨论、看到了律师们的联署、看到了国内外女权姐妹们带着我们照片的漫步和声援、看着正义人士的不息的信息传递和呼吁、看着野大姐们为我能吃药被派出所带走的照片、看着艾晓明老师编写的儿歌、王政老师的信、看着还有后续其他朋友们的点点滴滴的关心和帮助。我感受到了爱与力量。

王曼:高墙内的38天让我变得更加坚强。目前我们还没有获得应有的自由和公正,为此我们还将不断争取,也希望继续得到各界友人的支持。

在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刑事拘留37天后,五名女权活动人士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韦婷婷和王曼于4月13日晚获释,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

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取保候审要求犯罪嫌疑人提出保证人或者交纳保证金,并出具保证书,保证随传随到,对其不予羁押或暂时解除其羁押的一种强制措施。

“过去一个多月里被警方认为‘涉嫌犯罪’的女权五姐妹,所作所为非但没有任何违法犯罪之处,反而是促进了我国女性权益的保护、促进了法治建设,理应受到表彰和嘉奖。针对她们的抓捕,显然是一个冤案、错案。当前,警方继续将女权五姐妹作为‘犯罪嫌疑人’对待,显然是在继续这个冤案和错案。”

北京益仁平中心理事陆军在4月14日撰文,呼吁警方立刻终止对五姐妹的刑事侦查,停止对五姐妹“犯罪嫌疑人”的对待。该中心曾在3月24日被警方突击搜查,带走了办公室内的大量文件、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并短暂地扣押了中心的一名员工。

资深传媒人长平在 Twitter 表示:“放人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李婷婷代理律师燕文薪表示“此役女权群体展现了惊人的团结、坚韧和勇敢,令人钦佩!”、“取保不是终点,不彻底结案,枷锁依然未除尽,律师仍有艰辛工作需继续面对,以让任性的公权力得到应有的制裁” 著名性别学者王政撰文称,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国际女权动员和民间公益组织的支持对释放五名女权活动人士起了实际作用,且中国政府绝非铁板一块。

女权五女(从左上起):李婷婷、武嵘嵘、王曼、韦婷婷、郑楚然(Amnesty International)

女权五女(从左上起):李婷婷、武嵘嵘、王曼、韦婷婷、郑楚然(Amnesty International)

“想到如此善良正直守法的公民、我们的至亲至亲,已被刑拘超过一个月,却未有任何合理的交代,我们无法不感到沉痛和愤怒!我们承诺会持续关注此事,并始终和她们站在一起,支持、信任她们。”

4月9日,五名女权活动人士的家属致信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呼吁检察院认真考虑案情,独立行使检察权,慎重考虑批捕与否。 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的最长拘留期限是30天,之后需向检察机关报捕,检察机关需在7天内作出是否批准逮捕的决定。

4月10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周五敦促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在妇女节前夕被中国拘押的五名女性权利活动人士。他在声明说,她们以和平行动、反性骚扰及争取女性平等权利,政府理应支持而非灭声,促请北京立即无条件释放五人。此前,美国总统竞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 Twitter 表示:“中国必须终止对女性活动家们的逮捕。这是不可原谅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也在3月中呼吁中国释放这5名女权活动人士,英国外交部则对事件表示“严重关切”。

2014年7月3日,被羁押的女性之一韦婷婷(右)在北京一家正在审理“同性恋性转向”治疗案件的法院外。(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2014年7月3日,被羁押的女性之一韦婷婷(右)在北京一家正在审理“同性恋性转向”治疗案件的法院外。(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4月10日,韦婷婷的代理律师王秋实表示,北京警方向检方要求对五名已被拘留超过一个月的女权活动人士正式批捕,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 根据中国《刑法》,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行为。若法院裁定罪成,最高可被判监5年。 近年内地有多名维权人士被以该罪名逮捕,其中包括“新公民运动”发起人、法律学者许志永和知名投资人王功权。许志永被判4年有期徒刑,王功权认罪后获准保释。

3月6日和7日,北京、广州、杭州的警方分别带走了这五名女权主义者,并被羁押于北京海淀看守所。起初,有律师称她们所涉罪名为“寻衅滋事”。 她们的律师表示,警察一再藐视中国法律。有关部门不仅拒绝为她们提供药物,而且也没有把拘留她们的事情告知其家人。还有一次,当韦婷婷和自己的律师王秋实会面时,警察就坐在旁边。

“他们最怕的是公民的表达进入公共空间,和公民自觉的维权抗争行为。青年女权行动派有着明确的公益诉求、创意的行动方式和很好的媒体反响 ,是可持续的行动力量,是他们不能掌控的力量。” 女权学者艾晓明认为,五人被抓的原因除了“两会”期间的维稳需求之外,更是因为以她们为代表的“青年女权行动派”群体,近年来发起的权利倡导行动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而这是维稳体系不希望看见的。

今年2月,中国新锐杂志《博客天下》曾以“进击·女权先锋”作为封面专题,报道了近年中国的女权主义发展及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