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太可恨

六四事件26周年的前夕,一群在美国读书的中国80、90后留学生,联署一封写给国内同学的公开信,讲述26年前“六四屠杀”的真相,希望国内同学能知悉那一段历史,并进一步了解中共历史上“那些被刻意掩埋和篡改的血腥和残暴”。这封本来并未引起多大关注的公开信,5月26日经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社评讥讽后,引起外界广泛兴趣。

2EDC4449-54BA-4334-A133-6C256BD86B68_w640_r1_s

这封由乔治亚大学化学系博士生古懿执笔,哥伦比亚大学陈闯创等十多位中国留学生联署的公开信,5月21日发给部分海外中文网站和一些民运团体的电邮群发组。公开信发表后,除公民力量等海外民运团体,发表声明表示支持,并呼吁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华人参与联署外,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

不过,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星期二发表“境外势力试图煽动八零后九零后”的社评,讥讽这十几名自称是“八零后和九零后”的在美“中国留学生”,日前就八九政治风波发表充满“民运味”、像是被手把手教着写出来的极端观点。它以十分凶悍的语言攻击中国现政权,照抄海外一些势力的话语歪曲讲述26年前发生的事情。通常来说,中国大陆赴美留学生即使思想发生一些变化,也写不出如此赤裸裸攻击祖国的文稿。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环球时报这篇斥责境外势力企图煽动国内青年学生的社评,5月26日上午已从环球网上删除,而其他网站转载的也无法打开。敏感时期常常被当局监控或软禁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表示,环球时报的社评被撤稿,显然是当局根本就忌讳六四这个话题,不希望任何有有关六四的只言片语。

以下为环球时报报道全文:

十几名自称是“八零后和九零后”的在美“中国留学生”日前联署了一封致国内青年学生的公开信,就八九政治风波发表充满“民运味”、像是被手把手教着写出来的极端观点。它以十分凶悍的语言攻击中国现政权,照抄海外一些势力的话语歪曲讲述26年前发生的事情。通常来说,中国大陆赴美留学生即使思想发生一些变化,也写不出如此赤裸裸攻击祖国的文稿。

这封公开信宣称八零后九零后受了“欺骗”,到国外留学得以无限制上网,才了解了1989年的“真相”。众所周知,网络屏蔽阻止不了人们接近海外网站的敏感信息,并非真能对人们看什么和不看什么做完整设计。写信者像是在把个人的闭塞当成整个社会的闭塞来抱怨,如果这封信真是个别大陆留学生写的,只能说这些人恰是在国外被洗了脑,成了留学生中思想和感情都很偏执的少数异类。

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那批青年学生今天大约50岁上下,他们是最有权利就那件事发言的群体。当这个群体仍活跃在中国社会的时候,现在的青年学生如果对当年的事情感兴趣,首先要搞清楚那个当事群体如今的态度,尊重他们的集体认识,而不应越俎代庖,冒失甚至狂妄地充当他们的代言人。

当年卷入这件事的人不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在风波之后投身到中国继续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成为时至今日中国各领域的中坚力量。他们是中国制度、路线的活跃承载者,是国家巨大成就的创造者。这些年他们一直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26年来亲身经历了中国的变化,他们为中国崛起贡献了力量。

对年轻时参与的那场风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经历了深刻反思,产生了与当年相反的看法。中国的进步、苏联的解体以及很多国家的乱象一点点塑造、积累了他们的新认识。这种转变的发生如细雨润物,十分扎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上述转变恰恰经过了中国乃至世界多国实践的反复洗礼、检验。

风波之后流亡到西方的民运人士和多数留在国内发展的人比起来,是很小的一部分。海外那些人的立场也发生了分化,其中大部分人后来随遇而安,淡出政治。死守当年立场的又是少数中的极少数。他们获得境外各种敌视中国力量的资助,逐渐完全堕落成后者向中国发难的工具。这些人早已跟中国的历史进程脱节,他们已经不在祖国的利益链上,如今他们靠着与祖国作对在西方社会里安身立命,讨些残羹剩饭。

中国社会对不就八九政治风波继续争论、让那一页翻过去逐渐形成了共识。当年的参与者们对国家在之后的淡化处理方式也很理解,也给予了实际上的配合。淡化处理不意味着原有的定性和结论出现动摇,它是中国社会“向前看”哲学的一种选择。

境外敌对势力近年把突破的重点放在了八零后九零后等没有见证历史现场的年轻人身上,并把香港、台湾当做特殊阵地。因此一个奇怪的现象不断出现:当过去事件的见证者们仍有充分辨别力和行动力的时候,一些从未经历过事件的年轻非当事者站出来要为他们“伸张正义”。不能不说这很滑稽。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社会今天已经站在新的平台上,它在往前走。总有一些人想把中国拉回到历史的各种旧账里,用历史撕裂今天,这既没有可能也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