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救狗人

6月22日,是广西玉林一年一度的“荔枝狗肉节”。和往年一样,国内外关于狗肉节的争议声音不断。6月,天津爱狗人士杨晓云再度来到玉林大市场花钱救狗……自1995年开始,杨晓云的救狗之路越走越远:为养狗,她卖掉儿子的婚房;为了救狗,去年在玉林花15万高价买狗……

2015062116243293824200

以下内容为中国新闻网相关报道:

6月2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天津爱狗人士杨晓云来到玉林大市场花钱救狗,狗贩们争着要把狗卖给杨晓云。据杨晓云介绍,今天一共花掉7000元左右买下大概100余只猫狗,杨晓云说今年不打算把买下的猫狗运回天津,准备在玉林当地找一块基地养殖。

一名男子拿出救助信说当地有人病重没钱医治,希望杨晓云捐点款,杨晓云当场拿出现金准备捐给该男子,但最终该男子没接受杨晓云的现金捐款说留下救助信,上面有银行卡号。

动保人士玉林花钱救狗 狗贩子:准备好狗等你买

65岁的天津爱狗人士杨晓云最近很忙。

距离6月21日的广西玉林狗肉节越来越近,她决定再次赶赴千里之外的南中国,即便迄今只攒到五万元救狗费。

这几天,玉林的狗贩子不断地找杨晓云,原来去年她曾在当地花15万元高价买狗。听说她今年还去玉林,他们提前谈合作,“准备了很多狗,等你来买”。

除了以买救狗,杨晓云还意识到拉横幅、街头阻止吃狗肉的法子行不通,“我想通过养狗基地、素食馆这样温和的方式,传达爱狗理念”。

自1995年开始,杨晓云的救狗之路越走越远:为养狗,她卖掉儿子的婚房;为了救狗,去年在玉林花15万高价买狗……今天,她已养狗3000多只。

准备在玉林建养狗基地和素食馆

电话铃声又响起来,杨晓云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起那部屏幕已模糊的手机,大声讲起来。每天和狗打交道,她习惯了大声说话。

电话那头是玉林的狗贩子:“准备了很多狗,等你来买。”去年,杨晓云高价买下来360只狗和几十只猫,花了15万。于是,今年很多狗贩子提前表示,希望再次合作。

这样的电话,最近多得让杨晓云都接不过来了。她也想好了对策:“上次没经验,今年统统按斤买。”

杨晓云不是有钱人,去年那15万元多数是在救狗现场临时打电话求来的钱。今年,她手头上只有5万元,不过仍坚信在最后关头能收到更多爱狗人士的救助款。

其实,杨晓云即将开启的玉林之行不仅仅是救狗,还打算在当地建一个养狗基地和素食馆。如今,基地大院已安排妥当,素食馆位置也选好了。

这背后是她去年玉林归来后的思考:当地人吃狗肉是历史的沿袭、经济落后等多方面原因形成的,拉横幅、去街头阻止吃狗肉的行为行不通。“我想通过养狗基地、素食馆这样温和的方式,让当地人接受我们的文化,通过这样的方式去传达爱狗的理念。”

“只要我活一天就管它们一天”

第一眼看到杨晓云,脏兮兮的衣服,凌乱的头发,身上还不时散发出味道,任谁也想不到她出身于书香门第,大学毕业。

1995年,杨晓云的丈夫去世。经历丧夫之痛后,她最初是想帮助贫困大学生,谁知一些受助学生路上碰见她竟然连招呼都不打。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收养了只流浪狗,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它知道报恩”。记得2011年,当得知蓟县的一个留检所里上百只狗缺乏精心照顾时,杨晓云从天津坐几个小时的车赶过去,只为给它们喂食。最初,工作人员不让进,花甲之年的杨晓云爬上两米多高的围墙,钻过铁丝网,一次次地冒险。

当她颤颤巍巍地站在两米多高的围墙上的时候,留检所的民警被感动了,同意她一周喂三次。后来,该留检所的狗获准全部交给她管。

如今,每次看到杨晓云回家,它们就会蜂拥而至,有的甚至会像孩子一样粘着她,寸步不离。

杨晓云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些生命了:“这些狗不能没有我,只要我活一天,就得管它们一天。”

杨晓云想好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能动了,儿子会成为接班人,给这些狗养老送终,还要救更多的狗。

去年玉林救狗她家遭人肉搜索

头上裹着塑料布,抱着一捆柴火的身躯在寒风中显得格外瘦弱,这是儿媳梁红第一眼看到杨晓云的情景。

梁红从小怕狗,见到它们对着自己吼叫,总会往后躲。

于是,当发现那些狗见到杨晓云就像孩子见到妈妈一样凑上去亲热,她也会帮着打扫卫生,给狗喂食,狗也开始跟梁红亲热了。

后来,她成了杨晓云的儿媳妇,也成了养狗基地的接班人。每个周末,梁红都是在照顾那些狗,连儿子豆豆都没空陪。

豆豆会问,她为什么不陪自己,得到的答案是“那些狗狗没有妈妈,比你更需要我”。

杨晓云看着亲家母带着豆豆走了过来,凑上去要抱孙子,三岁的男孩扭过头去,死死地拽住外婆的衣服,不让杨晓云抱。

“我从没带过他一天,他跟我生疏。”杨晓云有歉意,心里很愧疚,也有些无奈。

去年在玉林救狗时,他们全家遭到人肉搜索,每晚都会有骚扰电话打来,一顿辱骂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平时舍不得吃的肉都喂了狗

今年21岁的小顾六年前看到有关杨晓云的报道,慕名前来。那次,小顾被感动了:她对狗竟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杨晓云外出吃饭时将肉挑出来,放到一张皱巴巴的纸上,小心翼翼地包好,“我家的狗最爱吃了”。在平时,她都舍不得吃肉。

小顾渐渐加入了杨晓云的爱狗团队,做志愿者,一起救狗、养狗、给狗治病,奔波于全国各地。这一做就是6年,从一个青葱少年成长为了一名大学生。如今,小顾不仅成了杨晓云的得力助手,也成了她的伙伴、亲人。

除了上课、睡觉,小顾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杨晓云这里,没空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也没空约会,“狗是我最好的伙伴。”

没有朋友,小顾觉得能帮助这些狗就够了,而杨晓云正是他的榜样和动力。

计划18日出现在玉林

爱狗也给她带来了大麻烦。

杨晓云一辈子也忘不了儿子刘海离家出走那一幕:把门狠狠地一摔,头也不回地走了,一句话都没留。

几年前,为买狗粮,杨晓云将儿子的婚房抵押了出去。由于养的狗越来越多,房子就再也赎不回来了。得知实情后,刘海一怒之下离家出走。

那一年,刘海24岁。离开家那一刻,他恨极了母亲:自从父亲去世后,她不但没有关心自己,连婚房都折腾没了,过年也不给她打电话。

随着时间流逝,刘海渐渐理解母亲的艰辛和不易,“她一个人养那么多狗,我怕有一天她不行了,我再后悔。”刘海决定回到阔别三年的家。

尽管杨晓云从没跟家里人讲过自己的艰辛,梁红和刘海从网上看到她的照片,心疼得直掉眼泪。“去年她从玉林回来后,病了很久。今年玉林狗肉节,我真的不想再让她去了,可她谁的话都不听……”

这些天,杨晓云为去玉林救狗做着各种准备。她计划18日出现在玉林,并相信今年的救狗会和去年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