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段子荟萃 7-19

@mranti:解释下什么叫新华体:“刘四新,锋锐律所的另一名行政助理。据了解,他是刑满释放人员,并没有律师执业资格,但具有法学背景”。读者是不是觉得这个人是个读了点法律书的小混混?其实,刘四新是政法大学硕士、在美读的国际法硕士、北大刑法学博士、浙大经济学博士后研究。

@mranti:我觉得用新华体写我就是:“该人常在网上发帖冷嘲热讽,攻击社会,自称新闻人,但没有记者证,以处心居虑转一些女性网友自拍照片闻名”。

@leo3194:【新华体】:主任,券商客服,人格混乱,节操满地,好碟如命,不惜因此放弃飞哥。耍文艺,搞点非法股市分析,纠集一小撮人士非法上网串联扰乱我国股市秩序。最近恶意做空小有所获,又开起微信群拓展做空业务,所做所为令人民为之羞愧。

@cuixueqin:@damyata,家庭妇女,工作上不求上进,尸位素餐,只拿钱不干活,在单位人缘极差。不讲孝道,时常公开吐槽父母,经常在网上散布负能量和传播淫秽色情作品。多年来对国家政策不满,因个人恩怨连续攻击我国计生政策和工作人员。 #新华体推友介绍

@cuixueqin:@cuixueqin,博士延期人员,自称从事科研工作,并没有发表高质量的论文。与多名师妹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向她们灌输资产阶级的性观念和反动思想。此人不爱党爱国,长期在境外网站发帖攻击党和政府,以“你国”的名义抹黑国家。 #新华体推友介绍

@beitaixi:哼个小曲调侃一下前领袖要停职,演个小品恶搞一下传说人物要道歉,贵党是有多脆弱和多没幽默感啊,不如干脆直接禁掉恶搞、调侃、嘲讽、隐喻、象征等一切“危险的”语言和艺术表现形式,连自嘲也要严密掌控–难免别有用心的人借此指桑骂槐,不报批不准擅自自嘲,自慰更不许,保不准是在YY操党的娘呢?

@猫财经:逼逼复逼逼,贾玲挨狠批。原本玩笑事,一跃成通缉。研究院怒斥,新华社攻击。英雄被恶搞,巾帼受落奚。帽子扣得大,道歉不姑息。专家无幽默,庸人智商低。一笑难了之,欺人又自欺。天下本无事,弄舌者无稽。

@胡淑芬:贾玲的道歉,《欢乐喜剧人》的停播,大家完全不用愤怒。这坏结果终会导致好结果,那就是:所有与历史发展大潮相悖的螳臂挡车,在这个网络民意愈发强大的时代,最终都将沦为笑柄,变成加速时代进步的催化剂。一个虚构的花木兰被捍卫,会有更多伪英雄被颠覆。时代的洪流是不以傻逼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廖睿:看到最高法、最高检官微,都在大肆传播公安部指挥下的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联手“导演“的关于锋锐所的官样“雄文”,不由就想到“两报一刊”当年如何批倒、批臭“判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习仲勋等人,一个套路。

@胡紫薇:“我从不反对宽恕,但那要在公正的审判之后;我从不反对和解,但那要在彻底的清算之后。”

@xiucai1911:我想活在一个正常的朝代,过一种正常人的生活。什么才叫正常?在自己的国家,想去哪里就去哪去,不会被衙役驱逐、带走,这才叫正常;在网上,想到什么就表达什么,不会被封号禁言、因言坐牢,这才叫正常。这才是正常的朝代、正常的人生!我好渴望!可是我没有!

@区家麟:简单来说,这几年来,异见分子都拘捕了,早就开始拘捕异见分子的律师,异见分子的律师都拉光了,现在开始拉异见分子的律师的律师,拉异见分子的支持者,拉异见分子的支持者的律师。律师都拉光以后,接下来,异见分子的支持者的律师的支持者,报道异见分子的律师的遭遇的记者,处境堪怜。

@余主席:1、炎黄春秋不过是拖拉机过后党国让改良派开的一家大烟馆,一方面供改良派(后来也称体制内健康力量)自我疗伤,另一方面向民间派发改良精神鸦片,以弥合拖拉机履带扯开的裂痕。2、八不碰,四不碰,做为鸡贼生存策略,无可厚非,但试图以此成就渐进改良的春秋大梦当醒。

@管荣君同志:前几年,宝宝要来哈尔滨表演亲民。有一家人被组织安排与宝宝演对手戏。排练了一个多星期,结果宝宝没去。演对手戏的演员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补演员而已。@江荣生:朋友是长春某厂管理人员,前几天有幸被安排习总握手之列,问:是不是组织安排的,答:政审、外调,搞了一个星期!

@roseluqiu:同一品牌的超市,臺北和上海都比香港貴,上海的好多商品標價比香港貴至少百分之二十。去滬上一家五星級酒店義大利餐廳吃半自助餐,加上飲品,差不多每人五百人民幣,但食物選擇沒有香港同品牌酒店多,光拿cheese比較,品質要差一些。這樣一算,同樣的生活品質,內地的成本高多了。

@WoodenHarp:歇斯底里反对“暴恐”同时对党不置一词,声嘶力竭批判“利益集团”同时大谈习大大中国模式,一看见民斗的糟烂事就被恶心成自干五但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都岁月静好,一见到“你国”就条件反射式破口大骂却对周小平视若无睹,仇恨美国和伊朗签订协议并安然接受美中合作贸易,我觉得都差不多。

@成涛涛漫画:去录音棚改配音,电视动画片。应广电总局要求,“惩罚”改成“处罚”,“拔刀相助”改成“大力相助”,“ready,go”改成“预备开始”…由衷感叹,观众们,你看到的电视剧,每一句台词都是经过党严格审核的,感谢伟大的广电总局,真体贴!

@文盲李世威:微博上真正有见识的人要么彻底发不了言了,要么选择沉默了,不论你们承认不承认,微博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是一花一带的,一个养鸡的一个养鱼的正逐步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星辰大海”在不远的将来必然选入教材,你们走着瞧!过去我们有李白杜甫,今天我们只能有小鱼儿花无缺……

@liuren:股票和保险一样,都是用分散吸收风险,都是避险工具。再大的风险,分散给13亿人,就不是什么大事;再大的泡沫,13亿人一起喝,一口就喝完。

@cosbeta:每次看到负增长这个词语,我就觉得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发明这种词语。

@Freejackcui:刚在网上看完韩国电影《辩护人》,有两点感受:其一,如果演员说汉语的话,恐怕会让绝大多数人误认为是发生在当今天朝的故事,只是故事的震撼力比现时稍差了点;其二,为民主而战的律师有很大的可能成为民选总统,所以,"死嗑"律师们应看到未来的光明。

@洋葱日报社:【八戒研究中心要求《大圣归来》道歉】今天,猪八戒文化研究中心称,《大圣归来》电影里的猪八戒侮辱了传统文化的八戒形象,电影中的八戒战斗力为零,胆小懦弱,完全抹杀了天蓬元帅和二师兄该有的气场和自信。而且八戒变身应是雄壮公猪,而电影里八戒长时间是呆弱小猪,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感情。

@avb001: 看见一段关于令计划名字的趣闻,有点意思。令计划,原名令狐计划,但做胡锦涛帮手,令胡显然不好,所以去掉狐,另外令狐的正确读音不是lìnghú,而是línghú,单字令姓,也应该念líng,但零计划对改革大发展不尊,所以一直有意错读为lìng。

@swenren:我朝对大数据时代的理解就是个人信息原来是可以卖钱的。

@poooo_chu:Chris Evans 在三年前的採訪曾被問及對同志婚姻的看法。他說:「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民事權利在今天這個時代被否認是不可理喻的。這是令人尷尬的,也是令人心碎的。眾所周知,我完全支持同性婚姻。十年以後,我們會因為這曾經是個議題而感到羞恥。」

@l1989127x:“吴老板!”一股浓浓的民国戏院名角的味道,“吴总!”一股浓浓的中国特色暴发户土豪风味,“吴先生。”一股淡淡的精致资本主义矫情腔调。“吴师傅!”一股浓浓的街头从业者的味道。

@haOFei:目前人类随时都养着200多亿只鸡,每个月吃掉其中的一半左右再补充上去。还有几十亿只母鸡专心地为我们生产蛋。

@yangxuu:有一个晚上,一家人看电视播放电影。一场床戏中男主角下床去取威尔钢,女儿问:威尔钢是干嘛用的?我和老婆迟疑好一会儿,最后我说,是干那个用的。然后,低头看手机,直到听女儿说:镜头转了,可以看了。#到底应该谁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