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7-20

@hnjhj: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怎么区分呢?你比如,敛财牟利,这是不懂政治纪律;敛得比大大还多,这是不懂政治规矩。再比如,乱搞女人,这是不懂政治纪律;搞到的女人不先孝敬大大,这是不懂政治规矩。

@hnjhj:细心网友发现,黑帮头子基本上个个和多名女性通奸,且后宫人数和地位成正比。基层官员一般十来个,地方高官可以达到数十个,到薄熙来这种封疆大吏级别的基本就超过100,常委级别的周永康据说是400多个。令计划帮内地位应该介于两者之间,但考虑到官方称其不守政治规矩,保守估计应该多过300。

@侯虹斌:贾玲道歉了。我就知道一定是这个结果。永远都是保守的、落后的、左的、官僚的、谬误的占主导,为这才符合中国的国情,哪怕是一个毫无权力的木兰协会也能胜利。同样是贾玲,为何“春晚歧视”又无需道歉?因为“春晚的歧视”,同样符合保计、落后、左、官僚、谬误这些要件,所以这种歧视是受官方保护的。

@西门不暗:道教界向陈凯歌表示抗议,要求电影下线,道歉。我觉得道教界太客气了,直接向原始天尊,太上老君求助,一道闪电直接劈了陈凯歌。用法律武器是不是太见外了。

@冯小刚:妖协要求《捉妖记》道歉。

@凤凰思维:【历史大倒退】想当年薄熙来抓了一个李庄,全国舆论像炸开了锅。现在抓一个律师再也不用费心构陷什么教唆伪证了,它们直接修改了刑律,律师只要较真,随时随地面临牢狱之灾。薄熙来周永康不是都倒台了吗?这法治的倒退为什么就刹不住车还在加速呢?!难道它们是一伙的?

@letscorp:律师抓完了,检察院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检察院没有了,还是要法院干什么呢?只要政法委和公安局就够了——等一等,这不就是衙门和差役吗?果然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辟啊。

@大脸撑在小胸:王林这种人,表面上是神棍,本质上是政治掮客,神棍属性只是他对某些“大客户”的投 其所好而已。其他名流显贵去拜他,也未必真信他这套,保不齐只把他当“社交平台”——毕竟直接勾搭大佬搞关系难度系数太大、姿态也太俗,但大家以信仰为名先拜师拜师兄弟一起修行交流心得…再 搞起来就显得“随缘”多了。

@贺卫方:【践踏法律】今天,《新京报》也发表长篇调查报道,揭露尚未进入司法程序的一起案件当事人的各种行为。刑诉 法明明规定,只有法院才能给人定罪。官媒如此放肆,我们还要不要法院审判了?等法院判完你再报道会死人吗?一方面口口声声依法治国,另一方面官媒肆无忌惮地破坏法治,反差也太大了!

@李硕:这么多年了,每次看你匪编纂的满洲史料的时候几乎都会都碰到“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笼络人心”如何如何。比如说建都新京,土地是按照东京土地的价格从老百姓手里买的。这都属于“笼络人心”。后来仔细回味了一下,你匪就从来没干过这种笼络人心的事儿。

@huyong:(转)北京的哥:文革时期,公检法做一条板凳办公。今天的依法治国和文革这种做法有什么区别?请答题。答:今天板凳上又多了个央视。

@sanwolfy:昨天早上央视新闻,元首去延边视察,热情洋溢的当地农民喊出了“***万岁”的话语,喉舌竟然向全世界播出了,很有意思啊。这几年宣传机器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

@赵晓:2015上半年,微机、轿车、水泥、玻璃、生铁等全都是负增长,PPI已是多年持续负增长,国际贸易也是负增长(6.9%),其中进口负增长超过15%,而GDP和居民收入均持续增长,GDP一季度增长7%,二季度增长7%,上半年增长当然还是7%,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xiucai1911:山贼把路人劫来,对他说:“你说,你是自愿到山上来的!”路人的话,我当然不会信,因为他是被强迫说的。衙役把人抓来,对他说:“你上央视道歉”。对他们的“认罪”,我同样没必要相信,因为当时他们没有自由。

@FifthDimen:清华大学易延友教授——有考研学生来咨询,问他怎样看待刑辩律师。答:“中国不需要他们,这个制度应当取消。”问:“公检法总要学点刑诉?”答:“不需要,他们会抓人即可,抓完了往中央电视台镜头前一摁,交给法院定罪就行了…哦,其实法院检察院都可以不要的。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想误人前程。”

@孙立平:一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对官的照顾却无微不至。世界上有离休一说吗?只有中国有;有居二线拿整工资的吗?只有中国有;有各种颜色的就医等级本吗?只有中国有;有常规化的公款吃喝游吗?只有中国有;有不成文的子女就业照顾吗?只有中国有;有专门为领导犯罪设立的豪华监狱吗?只有中国有……

@小雅的纸月亮:贾平凹在自传作品《我是农民》中,记录了亲身经历的红卫兵杀人暴行:随便抓来一个五类分子,蒙上眼睛,在后背绑上炸药包,点燃导火索,然后下令“跑”,红卫兵就在后面欣赏那“呯”地一声血肉横飞的场面。相比之下ISIS也比红卫兵文明!今天的红卫兵仍把文革称为“激情燃烧的岁月”。

@作家崔成浩:花木兰是我们朝鲜的骄傲。“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汉人的首领,怎么会称作可汗呢?可见,花木兰参加的不是隋军,而是当时的北朝鲜卑族军队。看清楚了,是北朝鲜 卑族。

@xiucai1911:抗议部发炎人老是喜欢说“自古以来,自古以来,如何如何”,好吧!我学学你,我也说说“自古以来”:自古以来,名山大川,名胜古迹,从来就不出售门票,不收钱,只有你收钱!自古以来,本国人在本国土地上,想住哪就住哪,只有你朝衙役才会驱赶!自古以来,生儿育女都是老百姓的自由,只有你朝才会罚款。

法广:香港警察在雨伞行动及反水货客示威中,起诉多人“袭警”,但很多都因为证据不足或供词前后矛盾而被撤去控罪,但最近一宗“袭警”罪名成立的例子,却成为国际传媒竞相刊登的笑话,美国著名的《赫芬顿邮报》的标题更迹近挖苦:“香港女示威者用最知名的武器--胸部袭击警员,被判罪成。”

@Jessica_ET:刚吃完午饭就接到妈妈电话,小心翼翼地说自己不小心把钥匙锁家里了。电话里听来焦急又委屈,一个劲儿地自责年纪大了,老丢三落四。当听说妈妈还没吃午饭就让她先去吃饭,我到家后再给她打电话。等我赶回家看到妈妈老老实实在门口等着,就像小时候忘记带钥匙的我在门口傻等一样。再一问果然还没吃午饭。

@rzosea:“打理奶奶的丧事。把和尚请到家里念经,他讲了一大通,我听着大概意思是奶奶去世后,镜像传输要花七七四十九天,才能登陆阿弥陀佛服务器,之后为了build到极乐净土还要等队列,完成后就能从墓碑、佛龛、遗物随时云连接奶奶了。感觉挺正规的。”

@郭德纲:君子和小人,是水和油的关系。君子堆里来一小人,好比水锅里进一滴油。不会相融,但可以接受,而且可以看到油飘在水面。小人堆里来一君子,好比油锅里进一滴水,立刻炸翻天。不会接受,更不可能相融。你听吧,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老Fin:想拍这样一部恐怖片:一家人到林中别墅度假,听到洗手间有奇怪声响不进去看、发现厨房灯无故点亮不跑去关、半夜有诡异声音喊自己的名字装睡不答应、有陌生小孩消失在地下室入口也不好奇、觉得墙上画像瞅自己但绝不抬头跟它照眼儿,天亮大家卷铺盖走人再也不回来,从此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

@zhufengme:同事前天去创业大街摸底,进得车库咖啡,发现里面8成人的电脑屏幕都是同花顺 … 同花顺 …

@倪一宁:学生党的夏天才叫夏天,漫长得让人失去耐性的暑假,蝉声里追偶像剧,空调房里吃西瓜,跟喜欢的男孩子约去图书馆里自修,然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从泳池里爬起,一身漂白粉的味道地回家去,猜今晚大概是吃盐水毛豆。时光拖得跟树荫一样深远。而大人的七八月,只能叫“天很热的那些日子”。

@Michael23He:和女友啪啪完,把套套丢在床边,被我家狗狗给吃了。第二天发现它便秘拉不出来,带它去医院,当医生从狗狗菊花里取出套套后说了句:居然插的这么深!你难道不考虑它的感受么?然后看我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