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8-3

@WoodenHarp:你知道政治强人为什么喜欢年轻人了。任凭你“习大大”三令五申反对“割裂两个三十年”“历史虚无主义”“吃饭砸锅”,毕福剑这样油乎乎“无所谓”的老帮菜也给你表面嘻嘻哈哈私下消解干净。相比之下,兔粉、周小平、清华词条家这些朝气蓬勃又一门心思上位的年轻人,纵然幼稚,但毕竟是可以运动的力量。

@WoodenHarp:总有人说“民智已开”,似乎文革之类已是遥远的过去。且不说民智到底开没开,“旧社会”的上海算不算“民智已开”?照样是文革策源地和发动机。民智不管开没开,总有没开的想被运动,已开的想被利用,更别提开了假装没开,没开假装开了。能不能回到文革另说,但千万别以为现在的中国人比那时聪明多少。

@shifeike:此国之无希望,一个重要原因是国人基本都是成功学的拥趸。习惯鄙视弱势者和输家,膜拜最强者和恶人。而从不愿去分清是非与黑白,更不在乎名节和道义。所以无论工农兵学商皆有热烈崇毛者,所以有期待人民的觉醒之旧日哀鸣,所以有诸臣各部朝野内外皆暗笑六十年来弱相之现时残酷。

@brianzhang2417:山西朔州发改委一主任携1.8亿元潜逃, 竟然是临时工。在这到处都充斥着临时工的国度里,如果哪天你打开电视机,看到央视新闻突然告诉你令计划是临时工,我是一点都不奇怪,发改委主任可以是临时工,办公厅主任凭啥不可以是临时工?反正大家都是主任。

@libearal:拿郜艳敏的个人境遇来阻止对公正的追求,完全是倒果为因的理客中调子。她现在所遭遇的一切重压,不正是公正缺失的后果?追求公正不是要逼着这个女人独自去反抗什么(她所做的一切决定都值得理解),而是要让缺位的法律、政府和文明社会做好该做的事。怎么能跳出来说“这事就这么算了,为了她好”?

@fufuji97:【哈哈哈哈】人民日报副总编卢新宁说:我们在Facebook上的账号粉丝已达460万,超过华尔街日报,全球二位,仅次于纽约时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卢新宁。记者:我只有一个问题。卢:请讲。记者:贵报用的什么翻墙软件? 卢愣了一会儿,手指大门。记者:自由门?卢:滚出去!

@洋葱日报社:【卫生部回应“不让单身女冷冻卵子”:顺应网民对单身的态度】卫生部人员解释称,几年前单身的人都爱自称单身贵族,因为单身不用约会花钱,不用送礼物,不用买房,开销少,所以单身是贵族。但今天单身还是成了单身狗,我们这措施就是为了顺应网络潮流,告诉大家单身并不是贵族,单身并没有卵用。

@洋葱日报社:【大爷被强暴催生国内首个“爷权组织”】近日,果园大爷被强暴新闻传开后,一些年长男性立即成立了“爷权组织”,誓要捍卫大爷的平等权益。组织人员称,大爷也是弱势群体,跳广场舞被大妈排斥,抢座抢不过年轻人,玩个老头乐还被偷拍…大爷们再不站起来,以后就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老人被玩坏了。

@chuhan:两三年的时间,亲眼目睹身边一个普通民族主义青年从反日抵制日货到叫嚷着要去日本旅行。财富的积累和膨胀确实能起到削弱民族情绪的作用。

@maylogcom:#转:我在旅行路上的时候,常听人抱怨,恨自己不是美国日本护照,各种发达国家免签到处玩。我就笑笑,懂个奶子!把美国护照免签国走一圈充其量不过是个旅行家,你把中国护照的免签国走一圈,只要活着回来,就他妈是海贼王!

@Bill_Jobs1:有一个国家真的很奇怪,什么东西都是国家的,地是国家的,房是国家的,连生孩子的权利都是国家的,偏偏军队不是国家的!

WindSpeaker:中國一出某事,就接二連三,好像突然開了地獄模式。不是這樣的,大家要看光明的一面。基本的科學訓練告訴我們,從前出事的概率是多少,現在的出事概率還是多少,不會因為媒體報導就增多。只是以前媒體不報罷了。其實一直都是地獄,并沒有突然變糟。

@MyDF:爱国青年有一个通用句式“不喜欢中国就滚出去!”,通常我会回复他们“不喜欢段子,就滚出网络去!” #你国

@izumi_lin:上了年紀的人,只要稍有不如他意,便喜歡將「不孝」冠在親生子孫身上,再四處宣揚,彷彿全世界皆欠他似的。「要孝即要順」是倚老賣老的人,對年輕人的攻擊武器。

@Scswga:随着释永信事件如小说剧情般的发展……「不要再查少林方丈私生子问题了,上一次这事发生在北宋元佑7年,萧远山执意调查,费尽30年,查清真相。但结果呢?北乔峰南慕容烟消云散,方丈自尽,叶二娘殉情,虚竹成孤儿,段誉受重伤,西域星宿派土崩瓦解,中原丐帮元气大伤,武林一遍腥风血雨!」

@Qsunset:前天人事处把新的市政府出入证发了下来,女同事出于爱美之心,选用了研究生时代的照片,比现在要更瘦更白,还把痘痘什么的给修掉了,昨天下午她美滋滋的去开会了。然而政府的大门查的比较严,昨天她开会差点没进去,原因是照片与真人不符。 #不是段子

@jerrymice:奶奶当年的老同事,很多都是游击队出身,游击队全称叫解放军边疆游击纵队。不过听奶奶说,真正从边疆纵队里出来的没几个,绝大部分都是都在云南和平解放前后和边纵发生了点关系,听说最狠的就是一起唱了首革命歌曲,解放后就被算作边纵出身的革命干部了。#听老辈讲往事

@Scswga:媳妇刚考完驾照没多久,就对我说:“我想开车去趟爷爷家。”我说“行,只能咱们自己去,不能带孩子。”话音刚落,儿子大喊:“爸爸,我不怕死,就让我妈带我去吧。”这熊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

@Tin_Tse:“老公,我困了”“恩,你先睡吧”“那得亲一下!”“好,亲一下,睡吧。”“老公抱抱!”“好,抱抱,快睡吧。”“老公,你拍我!”“好,老公拍你睡。”“老公,你给我讲故事!”“…草你个妈的。来,来,来 别睡了,起来,来,把屁股撅起来!我给你讲讲老汉推车的故事!”

@maylogcom:#转:午餐时,邻桌有对母子,小孩低头猛玩手机,女人狼吞虎咽猛吃,两人久久互不搭理,几乎让人怀疑他俩没关系…好久,男孩放下手机,大惊:妈妈你已经吃这么多啦?!那妈边啃鸡腿边点头:你继续玩呗。小孩急了赶紧开吃,边吃边叫:肉都不剩给我!妈妈讨厌!啊飞饼也没了! #蛮别致的教育方式

@vicch:这世间,比少年男女之间的青涩感情更微妙的,恐怕只有用过几年的热水器的冷热调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