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先跑,机构被套,不抓你抓谁?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31日凌晨发布消息,指《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因涉嫌伙同他人编造幷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于8月30日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中国中央电视台在8月31日早间也播出了王晓璐的采访画面。不过,王晓璐并未承认“伙同他人编造幷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的指证。

我通过私下打听获得新闻素材,主观判断,撰写报导。我不应在敏感时候发表对市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报导,不应该仅仅为了轰动效应,给国家好和股民带来这么大损失。我很后悔。
《财经》记者王晓璐在央视“认罪”

7月20日,《财经》发表记者王晓璐采写的报导《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该报导称监管机构正研究巨额救市资金的退出方案,幷分析了三种可选方案的利弊。文章刊出后被大量转载,大盘由升转跌。证监会当日午间紧急发文澄清称《财经》报导不实。8月25日晚,王晓璐及数名证监会、证券公司高管被公安机关带走。

不过,澎湃新闻曾援引消息人士证实,证监会确实召集券商开会讨论了救市资金如何退出,只是没有讨论出结果,但目前该篇报导已被删除;21世纪经济报导则称,证监会7月17日召集了部分券商代表开会,会议虽然也涉及了救市资金退出的问题,但主要还是围绕“救市”的主题向券商了解资金的使用情况,以及包括退出问题在内的后续计划。

7月19日,在王晓璐的文章发表前,财新网特约作者胡晓辉就曾表达对于“国家队”在市场内积累巨量筹码的担忧,“国家队为了托市拿了太多筹码,将来怎么办?一旦单边大量持仓,流动性更有问题。进场容易,出场就会对价格产生巨大冲击。”

除王晓璐外,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受贿,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徐刚、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等4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于8月30日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26日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王晓璐。该组织亚洲负责人鲍勃•迪茨(Bob Dietz)声明中表示,中国当局对市场波动的高度敏感不是恐吓和监禁记者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