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9-22

@chowhf:自从新华社“瞭望智库”的专家发表雄文《别让李嘉诚跑了》之后,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智库水准已经没有底裤。事实上这个国家连皇帝都是光着的,专家没有底裤就再正常不过了。

@beidaijin:晕【少年网购24支仿真枪 终审被判无期】19岁四川少年刘为明因从台湾网购24只仿真枪被海关缉私分局逮捕。检方认定,其中的21只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具有致伤力,认定为枪支。刘为明犯走私武器罪,情节特别严重,充分考虑相关酌定从宽情节,终审判处其无期徒刑。

@网易网友:中国房奴、中国股民、中国彩民,三者占其一者破财,占其二者倾家荡产,占其三者此生休矣。

@网易网友:上午去银行取钱,看到大厅桌子上摆着贡品,烧着香,还有个挥舞木剑的黄袍道士,我就问旁边的大爷咋回事,大爷说:………哎,人死了,家人都不知道密码,银行非让本人来,这不正请呢嘛!

@网易网友:李嘉诚刚进军中国的时候,新中国一穷二白;如果我没有记错,中国每年的经济都是在增长的,所以现在应该是中国最好的时候!人家最困难的时候来的,最好的时候走,跟你共患难了,不共幸福而已!你怎么可以颠倒黑白呢?怎么可以这么造谣呢?

@virushuo:基本上,你必须有一些完全能信任的东西,才能在此基础上创造可信任的东西。这大概是Ken爷爷当年那个演讲的核心。~~最科幻的是,天朝恰恰创造了一个让你啥都不能信任的环境。你觉得验证sha就可靠了嘛?你的验证工具哪来的?

@张雪忠:今天的中国,政治权力被少数人垄断,人们无法对权力进行问责,权力内部也缺乏制衡。法学人士若无视这一基本现实,大谈实现司法公正的途径,那就完全是自欺欺人。司法公正从来都不会眷顾那些在政治上毫无地位的人。实际上,在中国,无权无势的,时常会蒙冤送命;有权有势的,则常常被枉法开脱。

@wenyunchao:贵国、你国、赵国,这些指代中国的名词的出现,不仅是官民舆论场分化的明证,且还是民众鲜明的自我定位与决裂。不管当局怎么样把国家政府和中共混杂在一起试图蒙混过关,但民众是越来越清楚——你的国不是我的国。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迷药,很快就要失效了。

@wenyunchao:中国的另一别称,赵国。“赵家人”是既得利益者,实际掌权者的意思。赵家人定位:省部级官员、将军级军官及其家属、附庸。“精赵”,即精神赵家人,自认为能在执政集团的强势下能沾光的人。尤其用于嘲讽那些兴奋于军力强盛,望着国旗顶风流泪那种人。来源于鲁迅《阿Q正传》“你也配姓赵?”

@szeyan1220:百家访谈: “绝不照搬西方模式”。西方模式是什么?你们不敢说。西方模式是:①新闻自由,你们不敢搬,因为害怕人民监督。②官员财产公开,你们不敢搬,因为害怕腐败曝光。③官员选举产生,你们不敢搬,因为害怕人民不选你。④司法独立,你们不敢搬,因为你们只想搞特权,害怕被审判!

@老芋头:一个月前美国还是最危险的西方敌对势力,支持日本,搞乱南海,围堵中国,在中国培植第五纵队,连中国的股市也是它搞崩的。转眼间,又成了好朋友好伙伴,似乎亲密无间。

@xiaoyong8964:今日最佳段子: 转:中美圆桌会议:李彦宏对面坐着谷歌 ,马云 对面坐着亚马逊 ,马化腾对面坐着盖茨(MSN)。奥巴马左右一看,嚎啕大哭,一群抄作业的,牛逼哄哄抄到家门口来了!—-天朝段子手世界第一!神补刀:但有个人硬气,奥巴马对面坐的那位坚决不抄。

@Baidu360:“你国”叫法起源。 《走向共和》里有一段皇十二代打脸官四代:清朝灭亡前,袁世凯希望能够加快立宪步伐,否则“不知真立宪的时候,我大清还在不在”。结果醇亲王载沣和一群王公贵族嘲笑袁:“我大清?大清什么时候姓袁了。”此后,其他汉官包括张之洞立刻改口称“你大清”。

@张鸣:从晚清洋务运动起,国有资产流失,就是一个话题。那些洋务企业,天天亏损,不干小亏,干则大亏,资产天天流失没有人管,只要将之卖给了私人,国家得了一大笔钱,马上有人喊国有资产流失。其实,如果不卖,不消几年,这个企业就彻底消失了。但国人的逻辑就是这样,彻底毁掉没事,卖给私人,就是大罪。

@LifeTime:福山(斯坦福著名学者):随着中国设法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转型,这样一种高速增长不会再出现。中国因土地污染和空气污染而积累了大量的隐性负担,虽然政府仍比绝大多数威权体制更具有回应性,但是,一旦日子变得艰难,中国日益增多的中产阶级不可能会接受现行的家长主义体制

@bgm38:我们的恶劣环境已经改变了工程师的习惯,甚至改变了教育,就算是在腾讯内部这么好的网络环境下,仍然有人会去百度查资料,用百度网盘下载开发工具。就像很多留学生到了美国仍然用百度搜索一样。

@fndhrt:XcodeGhost这个级别的东西在安卓里,简直算是绿色进程了。发几个http请求,就想搞成一个大漏洞,我告诉你们,Android是身经百战了,代发短信另存密码,哪个没见过,上传通信录的进程,内核跟他谈笑风生。iOS呢,黑来黑去就那么几个方式,too simple。

@xueshudi:有人在情人坡放孔明灯,写上了期末全过,结果……挂在高树上了。

@norzth: 我写了个报告给二领导,二领导批示“请大领导签阅”,大领导批“请三领导批示”,三领导批“按大领导批示办理”。那领导们到底同意了吗?

@Scswga: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然后老天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xie107:学弟问我怎么才能要到一个女生的联系方式,我说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向个女生借饭卡,然后对她说支付宝转给她,电话号码,姓名都有了,再通过电话匹配到QQ微信,学弟说如果她不给我支付宝怎么办,我说:傻啊,这样你就能免费吃到一顿饭! #一箭双雕

@mudewucifang:水波说:厦门有两个区,一个叫思明,一个叫湖里。某同事从思明区调往湖里区工作,外地同事打办公室电话找他,问: XX在吗?答:他不在了,调到湖里去了。 对方沉默一阵子,问:怎么这么不小心?捞到了吗? (笑打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