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1-24

@hawkyeee:一次会议上,一位俄罗斯学者不理解中国人为什么会怀念胡耀邦时代,几个中国人争着向他解释:胡如何开明,如何伟大……俄国人依然困惑,反问道:如果一个俄国人这么评价赫鲁晓夫或勃列日涅夫,你们会怎么想?一群人答:那不同,那不同……其人笑道:也许你们了解得比较多,但在我看来,其实没什么不同。

@Mansunkoo:以前,在朋友圈发点纪念胡耀邦、赵紫阳的文字,就会被朋友警告要小心言语;如今,主子突然变调放宽了口径,于是朋友圈突然涌现出一群以前屁都不敢放现在感觉很了解胡耀邦似的人在纪念胡耀邦。什么是奴才,主子让你做什么,你才敢做什么,主子不让做的时候,不但自己不做,还要警告别人别做。

@mozhixu:胡耀邦当政期间和终其一身,从没有对一党专政的反思,他无非是从统治者的角度,寻找更有效的统治方式。与胡相联系的,不是自由,民主,而是开明,仁厚,不是小民的权利,而是统治者的算计,也因此,在今天,是否纪念胡当政期间,确实是一道政治分界线。

@书生老田05:说胡耀邦开启了一个时代的确有些夸张,但如果说他的去世结束了一个时代倒不过分,他走后,根本性的变革让位于枝叶性的裱糊。他去世那年国内外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执政者从此关闭了制度性变革的大门,中止了政治体制改革的任何设想和尝试,即便涉及,也是以行政改革代替之,因为从那以后,保权胜过一切。

@郭大胡子:胡去世后,天朝朝着官僚与买办资本主义的路子迅速滑落,而看清并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正是他去世那年几乎所有知识分子同时发出呼吁甚至呐喊的原因所在。只可惜对异议和忠告的态度,枪炮与玫瑰,正是对应了野蛮与文明。

@xiaoguozhen:如果我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农民工,都能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则此国家政权为何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否等于煽动颠覆党的政权?如果是,请问当年颠覆国民党政权的人该当如何罪处?岂有良善颠社稷,从来奸佞弄乾坤。 —— 谢文飞精彩自辩词

@Vela1680: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国人黑穆斯林这么来劲了,原来班上倒数第一名是朝鲜,现在转学进来一位伊斯兰国同学,倒数第二,原来倒数第二那位荣升倒数第三,兴奋莫名。

@凌虚铺子:楼市疲软,但房价却金枪不倒。何故?降价是把“双刃剑”:一是新客户未拉来,反倒把老客户吓跑了,闹退房;二是银行会认为其资金链出问题了把降价房企拉入黑名单,不敢提供信贷;三是即便降一半,中低收入的还是一样买不起,而投资客则是买涨不买落。所以,开发商只要资金链不断,就不会主动降房价。

@SaidaElAlloumi:有个联合国难民署负责人权问题的朋友跟我说,只要一提到藏区被侵略,中方代表就像发病了一样“印第安人”、“印第安人”地重复;一旦提到藏区自治,中方又开始“政教合一”,“政教合一”的念经般的唠叨;让人非常有“这是病得治”的感觉。

@kaywolf1221:前幾天聽了一位做中美研究的學者的講座,提到中共每逢國際重要會面就會放出一兩個異議份子,然後等到手邊沒人了再抓一些回來關一百年了,皇朝天子不僅沒死,冤魂還統治了全中國。披社會主義的殼,內裏卻被鬼附身。

@chengr28:天朝的局域网,安装系统的时候最好还是把网线先拔掉,或者跳过 WLAN 什么的……要不明明完成安装的曙光就在面前,却无端等半个一个小时在下载什么更新……

@chloerei:我不能理解招商银行应用要这些权限干什么:- 查阅敏感日志数据 – 读取您的文字讯息 – 直接拨打电话号码 – 读取通话记录 – 拍摄照片和视频 – 录音 – 关闭其他应用 – 阻止设备进入休眠状态 – 修改系统设置 – 连接 WLAN 和断开连接 – 其他列举不下了

@网易网友:北上广不相信眼泪,辽吉黑不相信喝醉,江浙沪不相信邮费,海南岛不相信省会,京津冀不相信好肺,云贵川不相信白味,陕甘宁不相信水费,湘鄂赣不相信悍匪。

@wljoke:看到新闻里说:“谷歌退出中国的这段空白期内,百度已经做了诸多技术积累。目前在中文搜索技术层面,百度的优势已经非常明显。”我想不通这技术优势体现在哪里,莫非是指靠强迫和敲诈获得的大量广告发布者资源?

@trotrotro:2015年全日本超过150年历史的企业竟达21666家之多,而在明年将又有4850家将满150岁生日,后年大后年大大后年将又会有7568家满150岁生日……

@VinkySimon:我记得我去年买洗衣机的时候选了有烘干功能的,还被亲戚吐槽乱花钱,这两天看亲戚朋友圈又在抱怨天气不好衣服干不了没得换。所以在这种人眼里只有乱花钱的晚辈和不配合的老天吧。我当然是在下面回复他我家衣服2小时全部烘干了。

@柳林轶事:柳宗元狱中遇李白,问为何进来,李说:“造谣罪,飞流直下三千尺,人家量了,没那么长”。 柳说:“彼此彼此,我说了句千山鸟飞绝,有人举报树上还有一只”。 正感叹时,杜牧进来了,大家忙问,你是怎么进来的?杜牧说:“唉,涉嫌嫖娼。”大伙异口同声的说:”是不是停车坐爱枫林晚”!

@hellocat147:和组里的一印度程序员小哥分享了我华威CS系一博士同学的“买了单反相机没有妹子可拍但是可以拍电脑”的故事,小哥说,有次她姐姐从印度打电话到英国,八卦地问他FB上新加的女生是谁,是不是交了女朋友,小哥答:“那是我的笔记本电脑,我给她建了个FB账号…” #悲伤的IT狗在全世界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