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火焰喷射器

中国军方报纸《解放军报》日前报道,中国武警特战队员,早前出动“火焰喷射器”,击毙多名怀疑策动袭击的新疆武装分子。

解放军部队火焰喷射器手进行攻坚演习

解放军部队火焰喷射器手进行攻坚演习

以下是报道全文:

初冬,天山已是寒风刺骨。

突然,数辆疾驰的反恐装甲车戛然而止,15名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一跃而下,迅速登上一架早已等候的直升机。顷刻,马达轰鸣,战机已盘旋在数十公里外的山坳中,特战队员从天而降。“注意隐蔽,快速搜捕!”指挥员一边下达命令,一边率分队呈战斗队形向深山进发。半小时后,枪声大作……

这不是影视剧中的镜头,也不是演练演习的场面,这是一次生死较量的反恐战斗。担负作战任务的,就是被誉为“反恐尖刀”的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

警报声中,又一场反恐战斗即将打响

一个多月前,数十名暴恐分子砍杀群众残忍作案后,逃至天山深处藏匿。对手阴险狡诈,熟悉地形地貌,且持有抢夺的枪支弹药,如不及时捕歼,后果不堪设想。

“让特勤中队上!”关键时刻,总队首长作出决定。

特勤中队驻地距离作战地域千余里,为何要让他们连夜跨区增援?该支队政委王智忠介绍说:“这个中队以善打硬仗、险仗著称,是天山脚下一把令暴恐分子闻风丧胆的‘反恐尖刀’。”

此时,天空飘起雪花。中队长刘琳带领官兵连续翻越5座高山搜索了近10个小时,30多公斤重的背囊压得大伙气喘吁吁。执行搜捕任务以来,他们穿戈壁、过冰河、爬雪山,每人磨破了3双作战靴。“连警犬的爪子都磨出了血,累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下士宋旭东说,“但我们心里憋着一股劲,早日抓到暴徒,为民除害!”

就在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侦察情报:发现暴恐分子行踪!

像雄鹰发现了猎物,特战队员人人顿时热血沸腾。暴徒藏匿在悬崖峭壁上的一个山洞里,易守难攻。经劝说无效,催泪弹、爆震弹轮番轰炸,仍不见动静。傍晚已至,天色渐暗。“用火焰喷射器!”刘琳话音刚落,一簇愤怒的火焰射进山洞,无处藏身的10余名暴恐分子手持砍刀凶恶地向特战官兵扑来。“砰,砰砰!”排长王圣涛快速击发,率先干掉3名暴徒,并在其他参战官兵配合下,全歼暴恐分子。

首战用我,舍我其谁。像这种临危受命、千里增援的情形,特勤中队经常遇到。

那年8月,某地发生一起严重暴力袭警事件。凌晨4时许,正在驻地担负巡逻任务的该中队官兵接到指令:火速驰援!官兵们如尖刀出鞘,在实地展开“拉网式”搜捕。

盛夏的玉米地酷热难耐。班长刘志军掩护新战友冲在最前面。忽然,他发现不远处的玉米叶子开始迅速摇摆。“有情况!”刘志军大吼一声,3名暴恐分子疯狂向他扑来。刘志军侧身一闪,一脚踢飞1名暴恐分子的砍刀,顺势用枪托将其砸倒。

就在这时,另1名暴恐分子手持长矛向他刺来,刘志军躲闪不及,锋利的长矛刺进他的嘴里,在仰面倒地的瞬间他果断开枪,2名暴恐分子顿时毙命。战友们闻声赶来,将残余分子抓捕。

战斗结束,刘志军才感到嘴里疼痛难忍,他呼地喷出一口鲜血,吐出的还有被长矛刺落的6颗牙齿。事后,刘志军嘴唇缝了5针,舌头缝了6针。他嘴里的6颗洁白烤瓷牙见证着他危难关头不惧生死、果敢顽强的英雄壮举。

“反恐尖刀”,确实名不虚传!5年来,中队担负20余次跨区反恐作战任务,成功处置50余起暴恐事件,排除爆炸物200多枚。

人人都是“刀尖子”,个个都像“小老虎”

去年7月的一天,官兵在对暴恐分子连续搜索四天三夜后,终于传来消息:“12村北侧棉花地发现逃窜的目标!”下士吴蛟和6名战士奉命参战。

现地情况十分复杂,一边是两米多高的芦苇丛,一边是密密麻麻的棉花地。“‘一字队形’向前推进”“变换‘五人战斗小组’战术”,吴蛟根据地形特点,不停地调整战斗队形,以防不测。

果不其然,当他们搜索到一个沟壑时,2名暴恐分子猛然跳起手持砍刀扑向战士贺洪良。“小贺,当心!”吴蛟调转枪口,枪响瞬间,2名暴恐分子应声倒地,离贺洪良仅一步之遥。

“集中精力,协同搜索!”吴蛟警惕地走在小组队形的最前面。

天空下起小雨,芦苇丛越来越密集。深夜23时许,在手电微弱灯光的照射下,一束寒光让吴蛟眼睛一眨,他敏锐地意识到,这是暴恐分子手中刀斧的反光,立即暗示停止搜索。此时,3名暴恐分子也发现了官兵,吴蛟鸣枪警告无效,歹徒挥着刀斧向他扑来,吴蛟一个干净利索的连发,暴徒应声倒地。

这次战斗,官兵全歼暴恐分子。吴蛟一人击毙6名暴徒。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次次胜利的背后,是官兵超常的付出。每天一个10公里武装越野,每周一起反恐实战对抗,每月一次“魔鬼训练周”。目前,中队人均会熟练操作多种新型反恐装备,10余种战法被上级推广。

“特勤中队的‘特’,就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刀尖子’!”指导员杨皓告诉记者,在中队,驾驶员、炊事员、卫生员,人人都是战斗员,随时都要上一线。

去年夏天,坐落在丝路重镇的南疆某市张灯结彩,迎接即将举办的一场国际商品交易会。殊不知,暴恐分子趁机作乱,凶残砍杀数名群众后,劫持两辆客车逃窜。反恐战斗打响后,炊事员王成林被编在战斗序列里。

当天下午,官兵在一片树林里发现了拒捕顽抗的暴徒。王成林使用两种枪支射击。整场战斗,王成林像下山猛虎,没人能看出来他是个掌勺的炊事员。战斗结束后,他荣立三等功。

人人都是“刀尖子”,个个都像“小老虎”。5年来,中队先后有7人荣立一等功、10人荣立二等功、136人荣立三等功,刘志军、高凯当选“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穿着军装是反恐尖兵,脱下军装还是保人民平安的战士

两年前的一天,一伙暴恐分子制造爆炸恐怖事件后,现场扔下多枚燃烧的爆炸物,随时有爆炸的可能。班长甘文杰和副班长高凯奉命出征。

那天的情况超出他们的预想:土炸弹、煤气罐等各种爆炸物以及遥控、定时等引爆手段让现场气氛变得异常紧张……经过连续9个小时的战斗,他们成功排除10余枚爆炸物。就在准备撤出时,一枚定时炸弹把大伙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时间只剩下最后30秒。甘文杰和高凯隔着防护服做了一个手势,俩人小心地将爆炸装置外壳打开,情景让人不寒而栗:经过浓烟熏烤,3根导线根本分不清颜色!到底该剪哪一根?稍有不慎,一旦剪错就会血肉横飞。

20秒、10秒、5秒……俩人再次仔细观察了爆炸装置的线路,果断作出选择。“咔嚓”一声,一片寂静,炸弹被成功排除。

“简直不可思议!”一次次勘察现场的排爆专家看得直摇头,中队怎么能培养出技术如此精湛的排爆能手?

在中队,有个专门培训排爆手的“排爆专修室”。一块块烧焦的爆炸碎片、一张张手绘的电子原理图、一个个刚刚做好的模拟爆炸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些都是出自战士之手。甘文杰和高凯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优秀代表。甘文杰在中队服役12年,临别,他留下专著《爆炸装置应用处理技术》。如今,已是总队的专业培训教材。

近年来,在各种暴恐事件中,犯罪分子自制的爆炸物给各族群众人身安全造成重大威胁。总队连续两年在支队举办排爆培训班,中队成功处置的经典战例成了“活教材”,“排爆专修室”成了大课堂,官兵成了小教员。

“他们先后培养出60多名排爆小专家,不愧是一座大熔炉。”总队司令员郭洛泰满意地说:“这个中队官兵穿着军装是反恐尖兵,脱下军装还是保人民平安的战士。”

贾永瑶和刘名扬分别在中队服役9年以上,俩人先后参加过20多次反恐处突战斗,多次荣立战功。退伍时,双双被驻地公安特警支队特招录取。

今年上半年,贾永瑶参加一次抓捕任务。就在他站在一堵2米高的土墙上观察时,歹徒猛然用镰刀向他双腿砍来。凭着在中队练就的过硬素质,他在双脚跳起的瞬间开枪将歹徒击伤。从事特警工作5年,刘名扬也因在反恐战斗中表现出色,被公安部门记一等功。去年初,特警支队破格把俩人从反恐一线调到机关训警科,负责整个地区每年900多名公安特警的业务培训。近年来,中队先后有30多名退伍战士被特招为公安特警,把英勇善战的种子撒向天山南北。

采访结束时,得知官兵又要奔赴新的战斗地域。中队长刘琳告诉记者:“作为特警,出征是我们的使命,保人民平安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百炼成钢方能百战百胜

一场场战斗惊心动魄,一次次搏杀生死竞速。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官兵用“肝与胆”的忠勇、“铁与血”的交响,把自己锻造成一柄保人民平安的“反恐利剑”。时刻准备着,只要党和人民一声令下,他们就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和平年代,他们的生活却充满着生死考验;青春年华,他们的双肩却承载着如山重任。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群爱党报国、笑傲生死的热血男儿,特勤中队官兵才如同一首战歌中所唱,“我们是祖国的热血儿郎。”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这样一种精神:当兵就要当能打仗、打胜仗的兵,当兵就要当让党和人民放心、让一切对手胆寒的兵。

赤心保卫人民,甘愿牺牲奉献。这个先进集体树起了新一代革命军人“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好样子。他们的先进事迹激励着广大官兵,像他们那样枕戈待旦、千锤百炼,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真正肩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