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2-16

@tenderkuma:都快到2016年了,习包对互联网的认识依旧保持在地球村啊鸡犬相闻啊什么的……

@Zannmuling:今年我国最冷的两个笑话:1,局域网国家还开世界互联网大会。2,雾霾产生了新的经济学科叫做雾霾经济。

@Horus9527:40年后的今天,老年人活动中心会从今天充斥着棋类游戏和拼图游戏变成装满了各种主机和主机游戏。 #译自英语推

@张雪忠:中国政府主办“世界互联网大会”,很多人觉得太荒诞、太滑稽。我倒是觉得,中国政府没有主办“世界民主大会”、“世界法治大会”和“世界宪政大会”等各种更为高大上的会议,已经算是很谦虚了。

@shangguanluan:一群吃屎的聚在一起,讨论如何抵抗不吃屎的人干涉他们吃屎的自由,附带讨论如何让自己家里人花样吃屎。

@MyDF:北京厨子说微博应该分成公知微博和五毛微博,自行评论转发不可跨界,与你大大的“网络主权”不谋而合,同理,互联网也可拆分成西方互联网和你国互联网,方可保贵党活到百岁。 #你国 #互联网大会

@HeQinglian:中国政府一直相信自己那只权力之手是万能的,但事实证明,许多问题产生的根源就是政府。当政府本身成为问题之时,只能这样:一,扼杀批评声音,认定问题都是批评者说出来的;二,抓人,境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三、抓紧内外宣传,“党与政府就是好”。

@letscorp:今日之中国,报馆有禁,出版有禁,立会演说有禁,倡公理则为邪说,开民智则诬为惑人。坐是种种,而中国国民种子绝,即中国人求为国民之心死。故父以戒子,师以率徒,兄以诏弟,夫妇朋友相期望,莫不曰安分,曰韬诲,曰柔顺,曰服从,曰做官,曰发财。–梁启超(该公知微博已销号)

@soullife9191:“1958年夏天,高尔泰的父亲因为地富反坏右的身份,在毒日头下,背着还未冷却出窑的砖块,从跳板上跌下来死了。二姐因为为父亲收尸时大哭被划成了右派。读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因为我的外婆在新中国诞生之时自尽身亡,母亲为此事大哭受了牵连,一辈子在人前抬不起头。”哭亦有罪。

@octw:我在推特上看過太多渴望著「肉身翻牆」的人,他們覺得在中國大陸上不只肉體上難以呼吸,精神上也難以呼吸。我們能不能歡迎這樣的人才呢?他們有更強烈的願望活在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地方。而這個願望顯然是跟台灣人希望維持的自由現狀是一致的。只有放開一點,才不會在兩岸賽局中逐漸邊緣化。

@octw:我們可以成立出版自由特區吸引對岸的出版人才,創作自由特區吸引創作才,無 GFW 網路自由特區吸引對岸的網路創業人才,研究無禁區吸引對岸的研究人才……其實整個台灣就是出版自由區、創作自由區、網路自由區、研究無禁區,所有希望呼吸自由空氣的人,都會想要在台灣發展自己的生涯。

@Zeove:据说,现在炒股的感受就是,被强奸了好几遍还舍不得下床,对方每次掏口袋都以为在掏钱,结果掏出个套子,按在床上又来一遍…… 最后忍无可忍,打电话报110!谁知道对方下床后穿上了警服,接个电话说“明白明白,我已到达现场。”

 

@wuzuolai:因养老金缺口,国家规定延迟五年退休.因雾霾,国家规定不按市场机制降油价;因就业岗位减少,国家可否延长大学,四年改九年,毕业生直接领取博士学位;最令中国人幸福的规定即将出台,由于墓地涨价,中国人推迟五年归西。

@Shuihuise:足协发布了足改总体方案,提出要求优化领导机构,加强党的领导……我突然发现了国足搞不上去的原因了:应该立刻在23人大名单中成立党支部,弄一个报告型中场串联攻守,最好由书记担任,安排一个思想道德尖兵做前锋支点,后面跟仨中国梦前腰,最后面四个纪检后卫恐吓对方前锋,想想都强大。

@Horus9527:当被问到南方公园的大结局是什么的的时候,主创之一的特雷·帕克表示:我们等着被停播已经等了TMD18年了。 #译自英语推

@kratoto:中国审查朝鲜的演出内容可能为了凸现自己的审查制度在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而朝鲜拒绝审查也的确是保持了艺术家和天降伟人的气节,这真是太黑色幽默了。

@KevinZL:听说一个妹子在怀孕后给老公送了整套乐高科技系列,结果……他每天拼每天拼每天拼……直到老婆产假休完了还没能全拼完,不禁感叹道“为什么这么难!真是防止孕期出轨的神器啊!”

@damyata:#家长会 资历丰富的老师津津乐道驯服几个刺头儿孩子的经验,其实就是以一个成人的智力见识和手腕,以及老师身份的绝对权威,去完败一个孩子的过程。不知怎的,听着有点悲伤。

@damyata:#家长会 广播台里,小女孩磕磕巴巴在念大人写的关于节约粮食的文章,“节约一粒粮食,积累一粒福报,浪费一粒粮食,造一粒业”,“我们党在延安时期开展整风运动,有效地遏制了公款吃喝浪费粮食的风气”。文章谁写的?去死一死好吗?

@网易网友:【女子在银行存钱遭没收假币 次日向银行泼粪】本来是想学习那胖东西大潵币的,但大妈没钱,只好大撒粪喽。

@lijiansion:转:Bilibili宣布,其代理的《那年那兔那些事》授权手游停止运营。这款手游以热门IP和粉丝经济为基础,一度制定了极高的流水预期,但是没有想到玩家的ARPU(单位用户付费率)奇低,爱国少年的经济状况并不允许他们在娱乐上做出过多投入,导致游戏运营艰难,直至关张。

@a1exzha0:為了不跟身邊的同事和朋友絕交,已經不發也不看任何人的朋友圈了。#反社會人格

@futsuki_drei:知乎上的人讲起小时候受苦的经历都是用“我15岁在纽约读书的时候”开头的……这还怎么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