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避法律让一个被调查者进行配合的办法”

1月6日,环球时报就香港政治“禁书”出版商李波在香港离奇失踪一案发表社评,间接承认有关强力部门可以有法不依,拥有“有规避法律让一个被调查者进行配合的办法”,让被调查者配合。这让外界猜测的李波或许“被绑架、被迫写信”一事,更加受到网友怀疑。

20160104-15_aDlhh_1200x0

以下为环球时报评论全文:

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到内地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一事仍在发酵。1月5日开始访华行程的英国外相哈蒙德表示,李波持有英国护照,英方已要求香港与中国内地当局协助探查李波的下落与处境。中国外交部给出的相关回答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无任何改变。同时指出,根据《基本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李波首先是中国公民。

李波在给其妻的亲笔信中表示他“以自己的方式回到内地”,并配合调查。现在一些人仍要细究何为“自己的方式”,质疑还是内地警员去香港把李波“抓回内地”,认为这属“越境执法”,违反《基本法》。

没有进一步的消息,看来只能等李波出来回到香港后,由他本人对香港媒体说了。

在这之前我们想超越这些两地媒体都不清楚的细节,谈几个道理。

首先,铜锣湾书店虽开在香港,但它很大程度上面向内地读者出版、销售政治书籍,因而事实上双脚跨到香港和内地两个社会中。它给内地维护秩序制造了特殊干扰,挖了内地法治的墙脚。内地围绕它开展调查,不仅“理”站得住脚,也是符合中国法律的。

至于让李波出现在内地“有关部门”符合不符合《基本法》,关键看李波是以什么方式进入内地的。如果是内地警员去香港对李波采取强制行动,把他“五花大绑”塞进警车带过检查站,那肯定不行。然而全世界的强力部门通常都有规避法律让一个被调查者进行配合的办法,既达到开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线。

有一点很重要,香港法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不是对抗的关系,前者不是用来掩护一些人或机构危害国家安全的专门制度安排。如果一些力量把香港的法律空间朝着对抗国家的极致使用,就说不准什么时候踩到危险的边界上。如果是普通人,没有做特殊斗争的准备,就不应把自己推向极限的地带。

香港热衷反对派政治的人还是要搞清“一国两制”的实质含义,不应幻想“两制”高于“一国”,认为在香港怎么搞危害内地和国家的行动都没事。把这个问题想通了,就更容易把各种细节真正看清楚。

一些激进反对派人士总说“两制”被毁掉了,夸大个别细节的含义。但平心而论,香港立法会把根据中央建议搞的特首普选方案都否掉了,一些在内地不可思议的政治行为在香港赫然上演。走遍世界找找看,是否还有第二个与国家主体差别如此大的“高度自治区”。

“一国两制”毕竟是全世界的新鲜事,要靠我们自己磨合。重要的是大家都要对这种磨合带着善意,磨合的目的不是为了把两个社会的关系搞崩了,而是要让彼此更适应,让整个“一国两制”更加和谐。

像李波这件事,特首梁振英已经强调了香港独立执法的《基本法》原则,内地对此也认同。这说明两地对各自执法权力范围的认识是一致的。此事没有“打破”什么,而是对已有认识做了巩固。

这种情况下一些人在事情尚在调查时要求公布所有细节,更多是政治原因的驱使。与一些人因受到舆论影响而产生某种担心不同,有少数人就是要借这件事制造香港社会与内地的对立,吓唬大家:瞧,今天李波被“越境执法”了,说不定明天就会轮到你。

一个配合调查的事件被炒作得如此轰轰烈烈,这是让人遗憾的。这对内地也是个提醒,让我们看到处理香港问题的特殊复杂性。然而我们相信,两地的磨合一定能向前推进,这是大势,是时代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