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2-4

@MyDF:美国陆军上将詹姆斯下士感慨道:“一个令完成,相当于一百个陆战师。”

@hnjhj:据说中共官员今晚都在连夜召开家庭会议,普及令完成同志的先进事迹。

@akid:转:令完成完成令计划计划

@chuhan:校园生活几乎和电视隔绝,在家认真收看了两周真理部的电视节目之后,感觉大部分涉及天朝舆情的政治问题都不必讨论。所谓特殊性和例外性无非是长期信息控制的结果。重拾对作为自由化政治正确的人性同质性的信心。

@破破的桥:马家军出事,又有人来问,怎样有效识破谣言。我都不敢回信。“我们队员跑得快的秘诀,就是观察梅花鹿怎么跑”“我们采用中华老鳖秘方,研制了中华鳖精”“中国队得冠军,外国人急眼了,造谣我们吃兴奋剂”,这些东西当年我全信过。还买了盒中华鳖精,因口感苦才没再买。人在大规模宣传面前是很脆弱的。要说有什么(失败)经验,就是必须想办法让自己脱离这种大规模宣传(用我自己的话说叫做信息污染)的环境,这种环境下多蠢的说法你都会信。克制情绪(比如外国人急眼了这种说法是试图调动你的民族感情代替思维)。旁边有清醒的人提点。

@押沙龙:马家军的兴奋剂问题,我记得当时就有传言,所以黄宏的小品里才会痛批那些“谣言”。大部分人也不信这些传言的,“这么大的事儿,国家能不知道?能让他吃?”就像现在广播上卖假药,很多老年人第一反应还是:“要是假的,电台能让他播?能不管?”

@王志安:马家军集体使用兴奋剂,当时体委管理层完全知晓,尤其是血检大规模发现证据,更是抓贼抓赃,但这一切当时都没有公布,更没有进行处罚。作恶的人只要绑定更大的利益,往往就会逃避制裁。现如今再公布,只是给历史一个交代而已,但原本该有的惩罚,都消散在岁月的尘埃里。多少罪恶,就是这样不断重演的!

@琢磨先生:一切不以降房价为目的的房地产政策,都是耍流氓。

@bestcyb:再过3天,中国就会陷入西方媒体和悲观经济学家所预测的那样:工厂停工、商店关门、政府陷入停顿、股市无法交易,有钱人拖家带口奔向海外,穷人们则急于把货币兑换成食物和衣服, 许多家庭在家门的两侧挂出标语表达诉求,无人看管的儿童则四处点燃火药制造爆炸,本该工作的人们无所事事的抽烟、酗酒、打牌。

@lijiansion:“妈,我回来了,今年赚的钱全赔在股市里,现在一无所有了。”“孩子,你并不是一无所有呀,最起码,你还有脸回来啊!你爸妈爷爷奶奶都没脸见你。”“怎么啦?”“你爸买了泛亚,你爷爷买了大大,你奶奶买了3M,我买了e租宝!

@letscorp: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但令人十分遗憾的是…在有关国家一味主张施压和制裁的呼声中,朝鲜一次次进行了核试验。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鲜确实打了有关国家一记耳光。这个耳光打在谁的脸上、谁心里清楚。” #大概是脸都肿成包子的那位吧 #装忠反

@trotrotro:原来在兲朝,一个餐馆是不是清真饭店要由官方伊斯兰协会认定,这个倒可以追溯到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分裂那里,这也难怪对家庭教会打击噶严厉了。其义一也。

@YE5MQ5Vtp2jlWX7:虎狼一样的专制统治,不仅把国人治成沙,还要把不驯服的每一粒分离出来一一碾碎。中国的专制制度和手段过于成熟,必将累积到众叛亲离和最终自杀的一刻。就像齐奥塞斯库依仗军队搞强权,最终被士兵打成了蜂窝;就像央视着了火,民众却压抑不住的兴高采烈。这个结局其实并非遥不可及。

@bafield:“回到美国,就像进入了原始社会,手机上的社交应用连红包都不能抢。”——在华务工的美国青年法科尔·尤马·泽尔。

@jimmy_su:兩千年前後到深圳出差,我和同事說新疆人賣的烤餅都特好吃。他臉上表情扭曲警告我遠離新疆人,當時才開始注意到在多數中國人心裡,新疆人是完全不同的一個賤民階級。

@loveyiyun:我朋友说中成药这么可怕怎么还这么多卖的,我说你党这么恶心为什么还有八千万党员,他无言以对!

@荣剑2001:朝鲜刚爆了氢弹,转眼又要发射卫星,傻瓜都知道,这是朝鲜在试验它的远程投放能力。中国政府对此的反应是:严重关切,希望朝鲜克制。这听起来怎么都像是在对一个无赖说:请你保持冷静。中国现在很强大,不怕美国,更不尿日本,怎么对朝鲜一点办法都没有,撒币不行,动武不敢,还反对制裁。真是看不懂!

@fecable: 现在中午和同事出去吃饭,等餐时都是各玩各的手机。朋友感叹道:“手机真是个理想的社交工具——距离朋友太远的时候,低头按几下,他就近了;距离朋友太近的时候,低头按几下,他就远了。”这话真是在理啊!

@网易网友:【国家版权局:禁止未经授权网络传播猴年央视春晚】“请注意,XX路口那堆臭狗屎未经授权不得随意食用。”,“搞得好像有人会吃一样。”

@网易网友:【支付宝为什么拼了命也要做社交?】支付宝和社交的心理就是矛盾的好么。支付宝的心理定位是跟钱财有关系,扯到钱财,每个人潜意识里都认为是私密的。正是封闭性让用户会有安全感,敢于放那么多钱在支付宝上。社交是开放的,微信红包再火,也没有人把全部存款放到微信钱包的零钱里。顶多绑张银行卡。腾讯也知道这点,所以微信支付的定位基本就是日常小额消费。支付宝如果真的做成了社交,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余额宝里的大头转出来。放点小钱罢了。

@网易网友:有一天你去上厕所,你看到有个女人被奸杀在厕所里,你赶紧报案,警察来了,怀疑是你干的,你不承认,就被打到承认,你被判了死刑,枪决了。真凶后来落网。那些杀你的人被记过,警告。你不关心这些事?那你何必知道“法律”二字?

@octw:問:為什麼你寫文章講到中國都會換成華夏?答:沒辦法,因為「中國」的名聲被中國搞臭了。

@Bromswells:无奈悲愤,一直被代表,从来没有发声过。羡慕台湾年轻人对政治的热心,突然明白石原慎太郎说他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国的无奈……

@cxqn:在地铁上看到了新出的反腐宣传片,林丹用羽毛球说”人生不能越界,底线必须坚守”,拍得很精美。可是,反腐广告为啥要在地铁上播呢,贪官明明不坐底层公民的通勤交通工具……

@PhDEric:#微型小说 “老王,最近咋看着闷闷不乐?”“唉……隔壁老打孩子。”

@xueshudi:清华一个普通的修车师傅任玉华说 自行车不只是代步工具 车筐里是知识 后座上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