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党的年会?

春晚的宣教和歌功已经从以往的娱乐搭台的羞羞答答,正式撕去假联欢的伪装,变成彻头彻尾的加长版新闻联播和党的年会。这一变化趋势在2016年春晚无疑得到了确认。

本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埂上插秧」原文链接,题图作者是变态辣椒

今年的春晚真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一直以来,春晚毕竟是主打文艺晚会,不管如何水平层次在文艺界至少了站得住脚的,不少经典的歌曲或语言类节目都源自于春晚这个舞台。远的像《好大一棵树》《我的中国心》,近一点的像《青花瓷》、《卖拐》三部曲、《策划》中的下蛋公鸡、如今消失在舞台上的“毕姥爷”,再近一点的也有王菲的《传奇》,《时间都去哪儿了》。

但昨晚的猴年春晚,究竟是什么鬼?实在是“活久见”。主持人嘴里通篇都是“十八大后”“中国梦”“十三五“”一带一路”,歌曲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连一个网购主题的小品在主持人口中都是有丰富的“互联网+”含义。整台晚会,除了偶尔夹杂的谭维维、掏粪BOY等几个明星外,还能找出几个没被“污染”的节目?网友问,这究竟是春晚,还是文艺版《新闻联播》?

其实,这更像是一场党的年会。重点是总结党在2015的业绩,宣布2016年目标,顺便请点明星热热场。而且,还安排了旗下的鹅厂和猫厂进行“摇一摇”和“咻一咻”抽奖。

今年春晚有多红?

许多人感觉今年春晚似乎“不好看”,其实若不是时光在“全民抢红包”中迅速流逝,你本会发现,今年的春晚远远不止“不好看”,而是难看的令人发指。对于现场观众来说,就像本来应该是进了剧院,看着看着却发现这里原来是文工团在开党组会议;说好的是年中国文艺晚会,结果却是主办方的社团年会。

先来统计下,这场晚会究竟有多红?不,是来看下这次党组会议的主要内容。

首先,开场歌舞《春到福来》,前几分钟都还正常,迎春贺新年,突然画风一转,一段顺口溜RAP来袭,“三个必胜,四个全面,五大理念,九三阅兵”,这算是“内容提要”。

紧接是详细内容,首先是阐述2015年业绩说明,“美丽中国”“走在小康路上”“山水中国美”。“九三阅兵”是重点,用两个节目分别是《将军与士兵》《铁血忠诚》进行阐述,《丝绸之路》来说明“一带一路”。《盛世鼓舞》《在你伟大的怀抱里》《光荣》算是几个分段总结。赵薇《六尺巷》、郭冬临的《是谁呢》算是对“老虎苍蝇”的继续警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过雪山草地》《我的祖国》等则是年会的全体大合唱。

如果是这样,其实还好,“红色炸弹”比重估计也就六成,至少表面上看还是个文艺晚会。但如果把主持人全部变成新闻联播播音员呢?周涛、朱军、撒贝宁、董卿,念起政策来合不拢嘴,整个晚上罗京、王宁、邢质斌、李瑞英附体。就算你像入戏把这当做一台文艺晚会来看,罗京、王宁、邢质斌、李瑞英也会分分钟告诉你真相:这TM是我党年会。

这样一来,红色比例已经去到七成了。还有一些“伪文艺节目”,如语言类节目《快乐老爸》《放心吧》《我知道》充斥着虚无的自欺欺人和令人厌倦的“核心价值观”说教。这样一来,至少八成是红色了。

说他新闻联播,不冤。看节目?还是好好摇你的手机,咻你的敬业福吧。

年终茶话会到政治宣讲会

春晚的政治性一直都存在,为什么今年的春晚特别难看?

在中国,似乎春晚的政治属性一直都是存在的,而且是无法避免的。其实最初的春晚却只是纯粹的年终茶会话。 1980年代初生的春晚,如同当时进行不久的改革开放,没有过多包袱与经验的束缚,春晚显得活泼而新鲜。在舞台和观众席形式上,最开始是茶话会的布局,台下观众围坐在圆桌上。中间1985年一度搬到工人体育场里举办,但因实验效果不佳,后来回归演播大厅。具体到节目上,80年代的春晚歌舞、相声小品和戏曲几乎瓜分了所有的表演形式。这个时期的语言类节目主要以小人物的身边事为主,如陈佩斯朱时茂的《吃面条》《主角和配角》等。整体而言,这一时期的春晚政治化不明显,综艺晚会的性质更强,相声小品较少说教功能,歌曲开始“接地气”,主持人更多是报幕员的角色,可以说春晚引领了一种开放的风气。

进入90年代,春晚也开始了自己的政治化进程。这一进程与时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蛤蛤密切相关。1990年的春晚,虽然抓住了80年代春晚的尾巴,且采用了锦标赛的新颖形式,但临近零点蛤蛤和月月鸟居然来到了直播现场,并发表新年贺词。国家领导人来到春晚现场,只此一例。也正是从这里开始,春晚开始了自身的转型,而政治色彩也渐浓。90年代的中国,整个社会又进入一个急剧转型的新时期:市场经济全面展开,政治与社会逐渐稳定,综合国力的发展使得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形象逐渐清晰,因此,国家层面的宏大叙事也随之铺展开来。投射在春晚上,这台年末的狂欢盛宴势必要集中来展现这种时代大转型下的大事件与小事情。相声小品的政治与教化功能也逐渐显现出来。而且这个时期相声和小品在形式和内容上开始变得不再泾渭分明。而随着国家和现实叙事要求的强化,小品的戏剧形式因更能形象表达,在势头上也开始压过相声。就连陈佩斯朱时茂这种一开始“反体制者”也未能幸免,在1997年的《宇宙体操选拔赛》中,朱时茂一出场就表示,自己是国际体联的代表,是来为2000年奥运会来选拔优秀体操运动员的。

步入千禧年后,新世纪以来的春晚,消费与娱乐逐渐成为民间的主流生活方式,但与此同时,春晚的政治宣讲功能并没有消失。宏大叙事也好,消费娱乐也好,在春晚这同一个时空里就如此无违和感地捏合在一起了:一边是庄重的国家形象现身,下一个又是某一个流行巨星在舞台上尽情耍动,再下一个小品里可能又充满了市场商业的味道。政治化方面,一方面,彭丽媛、董文华、宋祖英、谭晶等政治歌曲专业户陆续登场,以赵本山、黄宏、冯巩等为代表的政治化小品成为语言类节目主流。

尽管春晚政治化,但纯政治内容的比重一直来说控制的还算得体,一般是彭丽媛、董文华、宋祖英、谭晶等专业户唱一唱“红歌”,背后的大屏幕配一些领导人和政治局常委的画面;部分语言类节目有浅层的涉及;再就是当年有特殊事件时辟专门时段,如杨利伟“飞天”。主持人呢,则是宣讲表演插科打诨一个都不能少,宣讲多半是蜻蜓点水式地喊几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多半是后还是在表演插科打诨。

庆丰时代:纯政治化春晚?

今年春晚中,董卿口中多次强调了一个时间节点——“十八大后”。这正是今年春晚形态的起源。

十八大后,这一时期的春晚政治化因素开始加强,在前两年的过渡期给人的印象则是,春晚表演特别吃力,演的人吃力,看的人也吃力。

就节目而言,一大变化的则是,以往的政治节目通常一种是赵本山《昨天今天明天》里那种,老农黑土拿着小红本念打油诗:

九八九八不得了!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尤其人民军队,更是天下难找;国外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今天内阁下台,明天首相被炒;闹完金融危机,又要弹劾领导;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更好!

另一种则是讲述小人物故事,只是在最后“升华”到国家情怀。如今的节目则变得“直接”,不再需要小人物的故事做“宏大叙事”的铺垫,可以直接亮明底牌,如反腐节目。

在经历了简单的摸索,甚至在2014年大胆启用冯小刚试图探索春晚新文宣后。2015年春晚正式有了“纯政治化春晚”的雏形,虽然大抵还保留了一些商业元素,但2015年春晚依旧被民间批评为“政治味太重”。

如果对比2016年春晚,批评2015年春晚“政治味重”还真是有点小巫见大巫了。2015年春晚无非是比从前,抛弃了过去的嫂子抱着孩子你远远看一眼,改为了《强军战歌》的“听党指挥”“决胜疆场”等军队部分。另外“敏感话题”反腐正式脱敏登堂入室。但不管怎样,至少2015春晚主持人看起来还是“正常的”。

党的年会将是未来春晚主形态?

春晚的宣教和歌功已经从以往的娱乐搭台的羞羞答答,正式撕去假联欢的伪装,变成彻头彻尾的加长版新闻联播和党的年会。这一变化趋势在2016年春晚无疑得到了确认。

今后的春晚形态目前会很难说,虽然加强宣教的方向是确定的,但如何宣教,是不是目前的形式?无疑今年的春晚会遭受兴许是史无前例的差评。这样的差评是否能挽回一点春晚的商业娱乐性?毕竟那才是吃年夜饭看春晚的小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将宣教藏在娱乐之中,和全程赤裸裸地歌颂。毕竟前者效果会好些,至少观众还在。

但,加长版新闻联播效果如何,兴许他们根本不在乎呢。也许他们并不指望这些宣教能发挥作用,但只要你假装认可并大声重复即可,上演一番哈维尔所说的“假面社会”。在春晚这场假面舞会上,大家都在卖力地表演而已。

幸好没有周带鱼之类上来朗诵,请你不要辜负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