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从赵家大院拆起

新华社2月21日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近日印发,一条“中国原则上将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引发热议。

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

《意见》第16条称: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树立“窄马路、密路网”的城市道路布局理念,建设快速路、主次干路和支路级配合理的道路网系统。打通各类“断头路”,形成完整路网,提高道路通达性。科学、规范设置道路交通安全设施和交通管理设施,提高道路安全性。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院发展合作部主任李德芬认为:打破封闭小区的根本目的是为打破大地块、大路网格局,形成有利于服务业发展、有利于人们出行的城市发展形态。

李德芬解释,此次政策主要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是新建住宅,另一方面是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对于新建住宅会在规划方案中就涉及,而对于一些老城区而言,则就需要和城市更新方面相结合。“打破封闭小区会使更多的界面临街,更有利于商业的发展。”

不过,李德芬也坦言,要推广街区制,确实存在很多前提问题,包括停车问题、物业管理问题以及住宅区内公共空间问题等,因此解决好以上问题是实现住宅街区化的前提。

在李德芬看来,对于新建住宅而言,在规划方案中可以选择配建地下停车场,而对于一些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则可以选择合适的地方统一修建,集中停放。

对于大家较为关注的住宅区内公共空间的利益保障,李德芬提到了“邻里社区”的概念,她指出未来城市的发展应该是开放式的,街区式社区里有公共绿地、商业餐饮等完善的配套,更多的是为小区居民提供便利。同时街区式产生的交通道路也是服务性道路,大型的道路不会穿过邻里单位内部。

值得关注的是,打破封闭小区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李德芬表示,不同区位以及不同项目应不同对待,更多的还是和城市的总体空间布局、产业形态布局相匹配,不能一概而论,而应该有不同的解决方案。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的解读是,封闭小区是农耕文明的理念,一个个楼盘都是一个个小的独立王国,彼此不共联,公共服务设施不共享。但是现在的城市应该是开放的,以公共活动、公共空间作为特征。

以下是部分网友对此的看法:

@bluebird0605: 整天盼望墙倒墙倒,最后却发现自家小区的墙被推倒了……

@liu_xiaoyuan:以前出于“安全”考虑,说小区要封闭管理,北京甚至有效区的村庄也搞封闭。如今,又说要开放小区。且看物权法第七十三条,建筑区划内的道路,属于业主共有,但属于城镇公共道路的除外。建筑区划内的绿地,属于业主共有,但属于城镇公共绿地或者明示属于个人的除外。

@dajusha:爸权夶祭司:小区推墙开路什么的,其实是第二次土改。就在你以为你们家不会被强拆了的时候,你们家小区没了。利用什么鸡巴业主委员会反党,就是这个下场。

@mranti:小区强行开放,这就是征用私地公用,也就是国务院开个会分分钟的事情,然后就要全国实施,所以说这不就是鼓励移民嘛。

@jiangshan:老家的恒大房子,环境和楼间距在上海也没几个,这要一开放公用我就彻底哭了……

@BillGatesCN:封不封闭小区住宅都要管,请问中南海还封闭么?

@nic_chen: 我勒个去。。。政府大院、行政单位全部都有专门的武警把守看管,靠近都不让。普通民众的小区就直接给开放。。。这一招真实高啊!

@樊建川:上峰提出新建小区不能封闭,已建小区逐步打开围墙,便于交通网络化,便于节约耕地。听起,好像有道理哈。从修万里长城开始,我们具有根深蒂固的围墙和院落意识。只是:1、早干啥去了?2、小区没围墙了,安防措施要跟上。3、老小区打开围墙,问题很多,包括法律问题。4、党政军机关一定要带头打开围墙。

@王天定:我没住过当下中国城市的商住小区,去那里看过朋友,外面的亲朋去拜访,里面的人得到大门口迎接,否则没法入门,再看看门口穿制服的保安,总感觉与探监有几份相似。因此对这种门禁严格的封闭管理殊少好感。但我也知道,在当下中国城市环境中,舍此再无他法,相对的安全与安静,须以这种不便为代价。

@传播学邓建国:原则上,网络社区应该确保开放和通畅,网下社区则应尊重私人财产。该公的归公,该私的归私,不能颠倒。

@王志安:单位大院该打开,因为单位大院的产权属于单位,而非业主。但住宅小区应否开放,决定权在于全体业主,而不是政府。按照物权法的规定,小区内部的产权归全体业主所有,其物业管理方式,由业主大会决定,政府无权干预。鉴于目前的社会治安的状况,封闭比开放好。

@扭腰村民:博主指出问题的关键。中国物权测量确认正在进行,应该对产权界限尤其清楚。这个新规的最大错误就在于不顾产权的界限,行政命令改变已经形成产权边际。小区在发展商买地、业主买房时就有边界了。拆墙开路可以,政府重新购买地权好了。至于未来的规划建筑如何, 那在买地(使用权)时就契约好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