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了你们无耻的底气?

2月22日,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的国内第一家综合性新闻网站千龙网发表题为《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评论文章。文章直言“党媒姓党”能让“优秀党员”任志强跳得这么高,不惜把党性与人民性对立分割。文章强调,至于任志强,我们已经无需对其进行党性教育,一个只为资本代言的任大炮,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却把自己跟人民割裂并踩在脚下的个体,哑火,是迟早的事。

当天中午11:15,任志强微博发文疑似回应:

134801_56caa111cb298-510x178

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年后首次调研,分别视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央视。习近平在央视考察时,央视曾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电子屏幕。

19日晚上任志强在微博上发帖说,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紧接着,任志强又说道:“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任志强是大陆微博的意见领袖,拥有超过3,700万粉丝,常常在网络上发表他对时事的看法且针砭时弊。

去年9月,共青团中央重提“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遭到任志强的公开反驳。任志强在微博上撰文说“自己被这句口号骗了十几年”,大量民众表示赞同。

以下为千龙网评论文章全文:

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

一句“党媒姓党”能让“优秀党员”任志强跳得这么高,不惜把党性与人民性对立分割,不惜充当某些势力的急先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党性沦丧的个体,以及这个个体所代表的群体的冰山一角。党媒为党服务,党为人民群众服务,这是党性与宣传的结合,是对媒体的鞭策与认知厘清。媒体最终是要为人民服务的,可是这么些年,我们所经历的媒体乱象,正是党媒失去党性原则的外在表现。

中国媒体要讲党性原则,这是中国共产党针对自己所领导的党媒提出的一贯要求,党作为领导中国发展的核心,媒体服务于党也就是服务于中国发展。此次习近平同志强调党媒姓党,不过是针对近年来的媒体乱象,再一次强调党媒要讲党性原则,不要忘记自己是在为人民服务,而不要一味地为人民币服务。

媒体市场化后,不可避免地面临生存问题,市场化下的竞争变得白热化,很容易进入有奶便是娘的误区。特别是近年社交自媒体的兴起,一些纸媒更是面临严重挑战,为了营利不择手段,为了点击率不惜造谣、标题党,热衷于在假丑恶的粪坑里打滚好吸引眼球,为了广告费不惜为资本当走狗。之前闹出来“两根穷骨头”的新快报、二十一世纪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沈颢的案件、人民网高层被处理事件以及某电视台某主持人上推特支持藏独、民运事件,证明我们的一些媒体及其从业人员早已丢掉了党性原则,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变成了金钱的奴隶。

媒体不解决为谁服务的问题,就无法真正地体现其人民性,强调党媒的党性,就是强调媒体的人民性,习近平同志讲话的核心正是党性与人民性的统一。这么简单直白的道理,怎么到了任志强的嘴里就成了媒体与人民的对立?任志强把党章里的“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条吃掉了?我们不禁要问,一个连党章都能无视的党员,公然反党的底气何来?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

党媒要有党性原则,这跟党员要讲党性原则有什么区别?中国共产党是人民政党,跟西方资本政党的本质区别在于,我们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虽然允许市场经济存在,但是决不允许资本掌握政党与控制政权,决不能丧失政党的人民性。以任志强为代表的资本翻天派,在攫取了大量的资本资源之后,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走西方宪政之路,最终实现资本长期坐庄。那么这个过程之中,通过资本掌控媒体,再操控媒体为资本当打手成为关键一环,为他们的推墙行动做好舆论准备与铺陈。前苏联是怎么倒的?最先就是从媒体上倒的,前车之鉴,党媒再不讲党性原则,再不姓党,只怕通通要姓“资”了。

强调“党媒姓党”,任志强之流跳出来是必然的,因为破坏了他们的推墙步骤。舆论阵地的战斗,意识形态领域的硝烟,是时时刻刻的拼刺刀,面对没有一日不拱卒的公知推墙党,我们必须要用党性原则,用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扎紧篱笆修好围栏。我们的媒体,太久不敢提党性原则,仿佛一提就触摸了所谓新闻自由的逆鳞,但是如果坚持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又何惧“姓党”?至于任志强,我们已经无需对其进行党性教育,一个只为资本代言的任大炮,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却把自己跟人民割裂并踩在脚下的个体,哑火,是迟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