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2

@mozhixu:现在的一线房市,与去年的股疯有什么区别?股疯的结果,不仅出现股灾,也使得股民对于整个股票的估值体系产生了怀疑,反正都是筹码,还谈什么对应的企业价值?同样的道理,房市疯到最后,不仅会崩塌,也会使得整个房市的估值体系受到怀疑:原来我们都疯了!不过,还需要更疯狂的一段时间,才会有这一刻。

@fufuji97:政府去年底提出来去产能,如果单独去产能而引发失业潮,再加上原先的各种经济窘况,那么信心就会动摇,为了平衡,政府想到了竭泽而渔的办法,那就是让老百姓加杠杆,制造更大的泡沫让老百姓来钻,债市向个人开放、股票提高杠杆比例、抬高房价都是这个政策下的手段。要明白我们的处境来应对。

@Vela1680:昨天凡是跟着零首付起哄的智商都堪忧。再分析一下,零首付是谁赚谁亏? 房价涨了,老百姓赚了,政府赚一部分卖地收入,银行呢?零首付情况下银行要承担很大风险,为什么要替政府买单。于是,这是不可能的。就算勉强推行,也会遇到全国性银行的软抵抗。仔细想四大行可是部级单位,你指挥得动?

@letscorp:这两年的房贷会被包装成各种理财产品证券化,经济下行和就业形势一旦持续恶化,这就是典型的次贷危机翻版。本次去库存的思路就是政府银行去杠杆,居民家庭加杠杆。资产证券化不一定是直接掏你腰包,通过证券化将有毒资产散布给全部金融机构,然后国家用纳税人的钱来救助这些金融机构,间接地掏你腰包。

@hnjhj:任志强这段时间以来忍辱负重,为党分忧,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人应有的素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致决定在房地产市场中予以回报。

@网易网友:交易中心里,一拨人卖掉了房,准备进股市抄底;另一拔人,刚从股市中套现准备炒房子。两队人马擦身而过,互相瞟了一眼,心底都念了一个词,傻逼……

@网易网友:先把你诓进来,然后慢慢压榨,这就叫零首付。

@beidaijin:《水调歌头~揪出任志强》大快人心事,揪出任志强!政治流氓商痞,狗头太猖狂。妄议中央捣鬼,资本代言大炮,扫帚扫而光。反党欺民者,一枕梦黄粱!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啸聚想推墙!严肃党的规矩,处理何其果断,功绩真辉煌。拥护习主席!拥护党中央!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胡澄作词

@ZhangDajun:这波炒楼可能是互联网金融理财和信托理财这批人玩起来的,其水平、复杂程度以及调动资源的能力已经远超以前的温州人和浙商。俺只有一句话:越疯狂越好。

@laoyang945:南都南周编辑总是搞点小聪明,以为大大看不懂,人家好歹初中毕业了的。

@tdtw:曾经胡有个施政口号,其中一句是“不折腾”。当时觉得有点搞笑,现在感觉,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境界呀。

@DandelionSpiral:微博上有人对98.1%网民支持包子治网的吐槽:“朕能量,点个赞。”

@葛剑雄:我十分震惊、非常遗憾地看到了中青网在未经我的审阅、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发表了“赞成对任志强微博处理”的标题和内容。为不影响在政协大会期间履责,不干扰大会的主题,我不得不决定,自即日起,除此前已经约定的采访外,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未经我的同意,媒体不得报道我在会议期间的言论。

@石扉客2014:不得不说,葛老师这次公开发言前后都不算得体,可谓进退失据,左支右拙,再怎么找补都找补不回来了。遇到过不少这种名流,做公共发言特别是面对媒体时,既不审时度势,又明显过于自信,还不会做起码的甄别,最后徒增懊恼甚至自取其辱。

@LifeTime:中国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在于骑墙,毛彻底看透了。所以,那些既想表达己见又竭尽献媚的人被毛扫地出门,除非像郭沫若脊椎都抽出来的才能得到宠幸。葛是毛时代标准的弃物。

@bigman945: 中国现在真的是价值观和收入水平有着巨大分歧和差异的时代,一个楼主说“某某游戏正版248也就一两顿饭钱”,下面就针对“一顿饭到底该多少钱”以及“该不该买正版”争吵甚至谩骂起来了……

@szeyan1220:五十五年没投过反对票的人大代表申鸡兰,今年又来参加两会了。文革她赞成,否定文革她也赞成;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她赞成,为刘少奇、邓小平平反她也赞成;公有化她赞成,私有化她也赞成。

@凤凰李淼:日本秋田县某市议会,一位67岁女议员就育儿问题对48岁单身男市长发言,“您未婚,很难和你讨论育儿问题,希望你能在任期内结婚”。被众人批评“严重侵犯了未婚男市长的人权和人格”,在议会受到了警告处分。是的,在日本,语重心长地对人说,“你应该早点结婚”--都属于性骚扰范畴。

@Buhequn:历史证明,国家让你干啥,你就偏不干啥。国家不让你干啥,你就偏偏去干就对了。

@网易网友:【演员傅艺伟涉嫌容留他人吸毒 已被警方带走】非得找个朝阳的地儿吸,不会去个背阴的地儿?朝阳的往往被阴……

@StarKnight:过于精致的阴谋通常仅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如果有人在现实中构建一个大型阴谋,多半难以靠一人之力完成,而多人协作是最容易出差错的。一些看起来令人惊奇不已、并且最终成功了的计划,不过是在千百个失败的计划中靠着运气(巧合,对手的愚蠢,疏忽)侥幸胜出。

@jason5ng32:在盛产英雄的国度,人们说,唉,我有罪。在英雄大多数被关起来的国度,人们说,看,他们有罪。

@jerrymice:昨天本地新闻,一男的15年前丢下老婆和三岁儿子,和他老婆的姐姐私奔,他老婆的姐姐也有丈夫和儿子。他俩这期间还生了2个娃,今年偷偷回老家过年,他老婆姐姐的丈夫和儿子过来把他打成植物人,现在他儿子在医院守着这个15年没见过的植物人老爹。这剧情比现在的狗血国产剧精彩多了。

@WindSpeaker:附近有个幼儿园月费3000多,老丈人怒曰:“如果我是管事的,把这些园长都杀了!”老婆问“为什么?”丈人答“这些资本家太黑心了!”我说“他要价再高,能生存就说明有人需要。”丈人自知失言转移了话题。我们的父辈,尤其这些老党员老书记什么的,其实很可怕,内心里都有个小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