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4-18

@letscorp:人民问党:土地到期续约再交钱和房产税你们到底收哪个?党笑了笑:地上有一张五十的和一张一百的,你会捡哪一张?人民说:当然会全捡起来。党不说话了,笑得却更神秘了~

@凉州伯约2号:刚才电视报道了日本熊本市的大地震,说死亡20多人。老爸问我:那地方是不是偏僻,没多少人。我说那是熊本县政府的所在地,几十万人口的城市。他挺感慨:日本人做事做东西没得说,这地震要在兰州,估计会躺倒20多万。他以前在建筑业干过会计,对兰州的建筑质量严重缺乏信心。幸好这里不在地震带上。

@letscorp:过去报道被污染的河流和地下水导致癌症村时候所谓的城里人和社会精英都不在意,觉得离自己很远。现在这事儿发生在常州这么一个发达地区,当地最牛的中学基本上囊括了当地精英家庭,一样被毒害被封口,在大环境被破坏时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imwolfe:常州那事儿是这样的:专家设置的检测指标是不包括那些致癌污染物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指标。所以,环保验收肯定是合格的,结果还是致癌的。就像三聚氰胺奶粉、水质检测一样。

@大咕咕咕鸡:在你国要活的安详,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假装不知道,比方你家突然炸了,你跟谁都别说,每天照常上班,晚上住如家,这样就谁都不知道你家炸了。或者你儿子好多同学突然白血病了,你也假装不知道,也不要带儿子去检查,你就假装不知道,跟谁都别说,过一阵事情就过去了。

@takamy50:上港的门将教练英国帅哥就说自己的儿子血液检查,重金属超标,就送回英国去了,但大上海的我国同胞应该都假装不知道,所以生活风调雨顺。

@tengbiao:黄之锋:“我被禁止进入中国大陆,也许一辈子都进不了了。” 孔杰荣教授:“别放弃希望,他们可能把你绑架回去!” 笑抽了。

@shangguanluan:有朋友说,在国外——当然并没有那么民主也没有那么自由生活有时也并非很方便,但你会安于做一个普通人,而不是像在中国一样,人人都努力“成功”。并不是因为在国外“成功”很难(当然还是有点难),而是因为在中国,你必须踩在别人头上才能获得尊严,而在西方不需要这样。凤姐都放弃了当总统的梦想~

@JustinCBK:大部分人的思维是,你们冲在前面——若成大势,我必摇旗助阵;大势难成,我便装聋作瞎。——聪明的懦弱。

@Jackstraw_PRC: 朋友请去吃小龙虾,新开的店,有野生和家养两种,各要了一盆。我一边剥一边问朋友家养和野生的区别在哪儿?他说:“家养的吃抗生素长大的,野生的有重金属沉淀污染,看你的承受力了。”

@royxy:最近好几个魔都老外跟我抱怨vpn不好用。老外们也都总结出经验来了,一旦vpn连不上都来问我:最近你们国家又开什么会了么? #这才是你国的正确用法

@letscorp:维稳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让每个人都有工作,都忙起来,都有口饭吃。你一年赚一百万,其他两人没工作,这种情况是不行的。怎么解决呢?用行政权力设置两个职位,每个从你身上赚25万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养活大量不愿意干事又有点门路的人。 #我国很大一部分人的工作就是给别人生活添堵的 #社会主义好

@letscorp:据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中国的在押犯每年有20%至30%获得减刑,而官员获得减刑的比例要比这个平均值稍微高一点点,大概是70%左右。

@洋葱日报社:【掌掴快递员大爷:我是为他好】掌掴快递小哥的大爷接受采访回应,自己当时并不是十分在意爱车被刮,出手打他是因为看他们一天天太累,打他是想让他趁机歇一歇,喝点水,是为他好。而且打完后自己也有点头晕,也不容易。当问及怎么看待自己这一举动引发如此大争议时,大爷说,我自豪了吗我骄傲了吗!

@lihongkuan:谁能治出这样的国来?满地贪官,无官不贪;大官裸身,小官裸体;官不畏道,民不畏法;政者无信,商者无德;学而无教,劳而无获;见人坑人,见爹坑爹;女人卖色,男人卖德;上无蓝天,下无绿水,上上下下,龌龌龊龊……这样的国家是人给治出来的吗?

@痞人周鱼:捧红一个papi酱需要亿万网民的支持,而干掉一个papi酱只需要一个蛋疼的举报。毕竟有些部门为了不犯错误,宁愿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接到举报不分青红皂白先摁住你再说。尽管这个时代有很多机会,但也有很多无奈。大家不知道做文化产业的人,真的很悲哀。正常的书籍出不来,正常的片子不让拍。

@williamlong:说到粗口,由昆汀·塔伦蒂诺执导的电影《低俗小说》估计要上广电总局的黑名单,在这部电影里,光单词“fuck”就出现了高达271次,让人们学到了数百种fuck的叫法,但这部电影却获得了1994年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IMDB 250排名第七,成为世界人民最喜爱的电影之一。

@scavin:朋友把3年前在中部某城市的房子卖掉了,房价增长了10万,但扣除税金和利息后,净亏3万。

@阿粪青:有一次喝醉了打车回去,上车后问司机,爱一个人什么滋味?司机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吐车里200元,我瞬间就醒了。

@东东枪:南锣鼓巷现在真太热闹,全中国的小青年都来了,一个挨一个挤着,呲牙咧嘴品尝各种老北京美食:老北京爆肚、老北京奶酪、老北京糖葫芦、老北京煎饼果子、老北京羊肉泡馍、老北京榴莲酥、老北京酸辣粉、老北京盐酥鸡、老北京汉堡…再穿一双老北京NIKE,喝一扎老北京黑啤,开一辆老北京残摩,拿一老北京iPhone,齐了。

@豆瓣 ppp:有房和车,结婚,生一个或两个孩子,工作稳定,收入尚可,各方面都禁得起亲戚间的攀比,偶尔出国旅游,买得起各种进口商品,就能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大概是我国成年人最大的幻觉。

@自黑狂魔唐大夫:刚有人敲门。我:谁啊?人:查水表!我操给我吓得,别是昨天续一秒的时候被监了,问有证件吗,人家说有,看了半天放进来,真是查水表,走的时候我非常客气。查水表的:我就查个水表,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你不知道查水表是什么意思……他:我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是让你来放松警惕的呢?

@damyata:說句政治不正確的話,作為一個女人,開口之前想一想,這句話是不是為了顯擺炫耀。如果是,就別說。這樣不但能少說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話。人緣也會好很多。#當然如果優越感才是你賴以生存的根本那就當我沒說

@@xie107:凑齐了七颗龙珠后。神龙: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我:我要一盏阿拉丁神灯。灯神:我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我:第一,我要比马云有钱,第二,给我一个神级妹子,第三,我要七颗龙珠。神龙: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我:我要一盏阿拉丁神灯。神龙:妈的,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