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5-11

@akid:—— 哎你看那个人被坦克压死了啊 ——当时交通灯是绿灯红灯啊? #热点事件谈论有感

@wentommy:小常识:没有警方的保护,“不正规”的足疗店或洗头房基本不可能开业;没有警方的破坏,它们很难主动停业或倒闭。

@letscorp:如果把昌平执法部门排除在外,将当日出警的民警和足疗女分别隔离审查,最后保证能查出来让领导们无比难堪的“鸡警一家亲”合伙搞仙人跳的真相。这些足疗店都是警察的聚宝盆, 就跟割韭菜一样,一茬又一茬,但是都不去挖根,真大动作进去抓人,看周边还有哪个不开眼的SB敢进去,那以后去扫谁的黄?

@mozhixu:为什么人们执着于真相?因为没有权利,真相是无权者与权力对话的唯一指望。如果有了权利,急于找出真相的就不是民众,而是权力了。

@Bird_NZSJ:为贵校点赞。这厢是毕业生莫名去世,那厢则在大力维稳,要求某声援的校友交出微信号,到腾讯后台查记录。这样的学校,真是令人尊敬呢。

@hnjhj:这一届卖淫女严重不行啊。打飞机戴套不说,人家客人问你能不能走后门,你把人从前门直接哄走算啥意思??

@szstupidcool:雷洋微信签名:常怀感恩之心,永谋兴盛之道。

@contaxt21:清朝很腐败,但清朝政府和官员也还知道要脸,反清女侠秋瑾被杀,满清王朝在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把批准杀害秋瑾的浙江巡抚张曾敭放到江苏去。江苏的士绅,知识份子,学生,全部上街油行,拒绝他来当巡抚。满清王朝没办法,只好将他改任山西。山西的士绅和知识分子又起来反对,于是他三个月后就上吊自杀。

@梁惠王:大部分中国人都是这样的:古代:群众:“人怎么死的?”官府:“他不孝。”群众:“哦,那该死。”三十年前:群众:“人怎么死的?”警察:“他反革命。”群众:“哦,那该死。”今天:群众:“人怎么死的?”警察:“他嫖娼了。”群众:”哦,那该死。”

@grahamiao:人大硕士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讨论,只是因为不管舆论觉得大学生如何的一茬不如一茬,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名校出身工作稳定生活优渥是能免疫一些社会底层的不幸遭遇的。这个幻象一朝戳破,自然很多人精神上受不了。

@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了:魏则西的事出了结果,标准结局。各路大大小小的事故、泄题事件,全都是标准结局。人的金鱼记忆一直在为虎作伥,还是因为不够痛。也许只有有一天,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这些有始无终的故事时,我们才会明白什么叫不原谅。所以某些人从来不担心职业对立,不介意族群争斗,原子的人只有原子的利益,连生而有之的恻隐之心都只是原子的痛,一地鸡毛,一盘散沙。人人都只在期待着救主,可他什么时候来呢?也许明天就来,也许永远不来。

@MyDF:通稿+禁评+摆平家属,这事就算过去了。就当是足疗女为硕士撸了一管,昌平警方为全体网民撸了一管。如果这起事件还有一点点意义的话,就是再次证明了官方的蛮横,和中国人的命贱。 #雷洋

@damyata:我外公68年清队阶段被军管队殴打一夜惨死,现行反革命的外婆被押到太平间匆匆看尸,说外公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肤,且仅此一面后尸体再无下落,至今只留空冢。在死亡认定材料里,关于死因,说他“因为拒不认罪,在审讯中忽然往后翻了个筋斗,头部撞上暖气片身亡”。这交代与其说嘲讽,不如说侮辱。

@zhealot:在贵阳举行的“瓮安6·28严重打砸抢烧突发性事件”新闻发布会上,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王兴正对于死者的死因解释为:“……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 //卡夫卡再世

@JSMWOSM: 中共国民间话语中有一个特别下流的观念叫“反转”。一旦出现个公共事件,就开始期待反转,自以为能代表那种穿破层层乌云揭露事实的阳光,实际上却总是被“真相”玩弄于股掌之间。

@JSMWOSM:反抗是走极端,你以为不反抗,像肉猪一样活着就不极端吗?政治极化的后果,就是让你的每个选择,哪怕是日常生活中的决定,都带有极端重要性,例如疫苗,奶粉,食品,每个选择都伴随巨量成本,稍微走错一步就随机死,你觉得这种生活就不带有冒险色彩吗?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法私人地活,那就宁可政治地死。

@ranyunfei:我曾在去年8月13日的推文里说:多年前有朋友让我形容一下中国人的生活态度,当时我便脱口而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一生乃是从苟活通向枉死。远观八年前的五一二,近看委魏则西、雷洋,有多少人事能在事实上逃脱此一法则?

@ranyunfei:我说大多数中国人的一生是从苟活通向枉死。有人说我这个结论没有学术上的严谨,而且说苟活是常态,枉死是个案。只要灾难没发生到自己身上,许多中国人就认为这是个案,别人的事故就是自己的故事(谈资)。苟活与枉死之间自然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因果关系,但有很强的关联关系,而且概率很大。

@ld0905:所有的无奈,愤怒,全部被一句句轻飘飘的戏谑、嘲讽给消解掉了。一次又一次。#为奴三十年

@linyujing:这件事令我重新去想杨佳,如果中国有一千个杨佳,整个世界都会不同,『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而太多的中国人只希望早点息事宁人,过回正常的生活。『又能如何呢?反正一直就是这样,没办法』大部分人如是说。人活一口气,不知道别人如何,我是这么想的,说法对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静姐姐的静:前几天和@法医秦明 聊天:“当初你这位“学霸”完全可以去三甲医院大外科,最后为什么选了法医?”他深吸一口烟深沉的说:“为了生存!”我纳闷的问:“法医整天摸死人,工资待遇也不算高啊?”他摇摇手,再次深吸一口烟,无奈的解释道: “医患关系比较稳定!”

@ccming:一边是各种信息控制各种墙,把门反锁起来,谓之“安全”;一边给民众灌输愚昧,谓之“素养”。“中医养生保健”,原是反科学的垃圾文化糟粕思维精神毒药,却在庙堂之上肆虐招摇,一种打造全民僵尸化的气息呼之欲出。那几年嘲笑“科学发展观”,以为是遮羞而已。如今遮羞布已撕下,自信地裸奔了起来。

@mwenyuan:今天听的讲座是苏州大学某副教授,本来并不知道他,直到他说年轻时候做过广告策划,是“他好我也好”,“洗洗更健康”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