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5-16

@ranxiangmm:有位朋友说的很到位:“赵家否定文革的意思不是说欠你们贱民一个公道,而是说这个体制经不起再来一次胡闹。人家觉得是赵家人自己发晕差点葬送了江山,从来没有觉得害得你们贱民也很惨过。”

@ld0905:50 年了,长进就那么一点点,总结一下就是五个字:记吃不记打。光沉浸在一时的盛宴里,不记得当时被人按在地上狠揍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hnjhj:文革至今整整五十年了,你可能会以为这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已经离我们远去。然而事实上,亲身经历、亲自参与、亲手书写这段人类历史最黑暗篇章的人,绝大多数就生活在你我身边。仔细想想这是很恐怖的,而更为恐怖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于这段历史,以及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反思与忏悔。

@胡锡进:文革中,父母和奶奶已在北京多年,但因为化成“地主”成分,被抄家。那是我6岁时最惊悚的记忆:红卫兵把奶奶推倒在地,骂她“地主婆”,还打了她几巴掌,她哭。后来奶奶被迫离京,被遣送老家。父亲是她独子,只能由母亲亲属照顾她。以后我一填表就要写“地主”,小小年纪备感耻辱。文革啊,不堪回首。

@yezifeng:今晚在饭馆听到两个男人谈“文革来了”,我觉得理由太充分,没法反驳。一个说,习和毛一样,娶了搞文艺的,都是山东老婆。另一个说,毛和习属蛇,老婆都属虎,都是蛇虎配。

@hnjhj:人民日报的文章中心思想是:一个不犯错误的党固然伟大光荣正确,而一个犯了错误之后敢于承认错误纠正错误的党,显然更加伟大光荣正确。综上所述,无论犯不犯错误,党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这逻辑是相当严密的,从根本上排除了党不伟大不光荣不正确的可能性。

@liudimouse:一边说中国教育是洗脑,一边抱怨洗脑机会分配不均,也挺矛盾的。

@hnjhj:- 宝贝,新婚之夜你难道不想干点污的? – 好啊,我们来抄党章吧。

@网易网友:新婚之夜,新娘子指着穴问新郎,这是啥?新郎:是档,新娘子又握着新郎的命根问:这又是啥?新郎:是枪……新娘:记着:档指灰枪,枪忠于档,只可忠于我的档,每天必须向档汇报工作,出门前向档请示,回来向档汇报,你如果敢去其他档办事,我就得把你的枪收了。

@坏人方小盒:躲在柜子里的老王拍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freedomandlaw:人们不再相信一个政府仅仅是腐败而已,人们越来越相信一个腐败的政府是什么恶事都做得出来的。政府为了掩盖一件恶事,首先控制传播路径,删除真相,散播谎言,谎言被揭穿后,再找一个荒诞的理由,然后奉行鸵鸟政策假装人们的质疑不存在,社会热点一次次冷却,但政府罪恶的形象在人们心中越来越深刻。

@zhonghuazheng:党员小李夫妇常年坚持同房时手抄党章 ,妻子奇迹般的有感而孕,而且像极了她单位党委的王书记。

@一头鲸:中国梦四大喜:久霾逢晴日,国考录取时,洞房花烛夜,前戏抄党章~~

@mozhixu:党国建政以来所有人祸,文革反思得最多吧?就这样反思文革还是最热闹的,原因也很简单,有党国自己的否定背书嘛,你让公知们反思反思严打,六四,法轮功……立马就剩不下几个人。

@Zodiac4698:民国时期由于农村的破产,我的外公的爸爸逃亡来到上海,虽然有个地主的身份,但到了上海之后,尤其到外公这一辈就是普通小市民,根本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文革的时候就因为这个所谓地主阶级出生竟被反复抄家,我的二舅,还有一个小姨都在那时候变成精神病,我小时候见过他们,目光呆滞,一直低着头走路。

@亚军要学习:武大郎突然暴毙,阳谷县称心脏病突发百姓开始是不信的。后来请出王婆、潘金莲、西门庆等人轮番拿出证据证明武大是心脏病患者…..唯一质问:“武大平素体健无病,为何撞破奸情一夜身死?”的郓哥被县令打入死牢后,全县百姓都选择信了……直到武松回来,带着刀!

@mozhixu:雷洋事件中的校友公开信,彰显了社交媒体时代的校友政治,犹如一块砖头,投向了一潭死水,或许,作为新的诉求或抗争形式,仍将流传下去,但在当下,这也依旧被各路改良公知话语所消费,所接盘,所淹没,仍然看不到针对体制的根本质疑,也看不到新兴中产试图摆脱现行体制的意愿和决心。

@梁惠王:几年前我和父母一起在家里看《盲山》,看到警察来了,村民依旧不让警察把拐卖妇女带走,我父母气得够呛,我说:“那个女的好傻,这时候应该大叫‘打倒XX党’,分分钟调大批警力来把她带走。”我的毛粉爸爸喝道:“你怎么这么反动。”

@王冲:今天一朋友说,一个企业的老板如果喜欢钻研毛泽东,你千万别去那儿工作。因为毛精神的核心是挑动内部人整人。深以为然!

@QingArts:一个同学的奶奶是集中营幸存者。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她被红十字解救到美国。下船登陆的时候,被发了一根香蕉。她后来一辈子都在回忆那根香蕉,不是口味,是颜色。“世上竟有如此灿烂,如此晃眼的黄。”

@damyata:问:拥有一家中小知识分子长辈是怎样一种体会?答:亲戚群就是微信版炎黄春秋。

@七颗栗子:男理发师和男健身私教早就趋向牛郎化了。理发师温柔地聆听你所有牢骚(包括老公不好),最后提包给你说:“我是彼得,下次记得找我哦”;健身私教则站在你身前,让你双手摸着他身体,“你感受一下我是怎么收紧腹部的”,他还说:“来,别怕。”我想讲的是,驾校教练们真应该学学。这一块有很大的市场空白。 // @兜是肉阿:驾校教练温柔的摸着你的头发在你耳边低吼“我他妈让你刹车你听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