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防群治 包稳到户

近日,陕西律师协会内部成立了维稳领导工作小组,其职能包括密切关注“维权”律师、包联“重点人”等。这一做法被律师和学者质疑。

这份《关于成立陕西省律师协会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下称通知)规定,“重大、敏感及群体性案件”均需在省律协报备。

财新记者获得的文件显示,陕西省律协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下称维稳领导小组)由省律协现有班子构成:组长为会长赵黎明,副组长为副会长韩永安,成员为副会长窦醒亚;维稳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主任为秘书长张新春,成员为副秘书长和各部室负责人。

受访律师和学者向财新记者指出,作为社会团体的律协,行使“维稳”的职能并不合适。而作为律师“娘家”的律协,其主要作用是提供行业指引、保证律师独立性,而非高压管控。

他们对财新记者称,陕西律协这一行为“影响很坏”。维稳领导小组的存在,会对律师代理何种案件造成限制,进而破坏律师办案的独立性。“每个律师都觉得有个东西在指着他,他们怎么轻装上阵去办案子?”

至于该文件实施效果,受访者观点不一。北京市首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学林认为,该文件违反《律师法》,在实践中不会得到很好的实施,只是“废纸一张”;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学者向财新记者表示,律师和律协会有博弈,实施效果尚待观察。

杨学林律师还指出,文件中提出的“维权”律师、“重点人”、“重大、敏感及群体性案件”等概念含义不明。

设立维稳领导小组的原因,陕西律协曾在8月19日召开的省律协六届十六次会长办公会议上做出解释。会后发布的报道称,“成立陕西省律师协会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很有必要,对于进一步妥善处理社会矛盾、预防化解风险隐患、依法及时做好群体性事件防范处置工作、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尚未有陕西律协的相关人员向财新记者就此文件做出更详细的解释。财新记者接通的律协成员或是拒绝采访,或是称在忙或是不了解详情。

事实上,这并非陕西首次强调律协的维稳作用。2015年初,陕西司法厅出台实施八项措施,力保“两会”期间的社会和谐稳定。其中一条规定要“研究制定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发挥律师事务所管理的主体作用,重点加大对以维权为借口炒作案件的重点律师的管理教育,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养痈遗患。”

中国的律师管理采取“两结合”的方式,即司法行政机关指导下的律师协会行业管理。其中,律师协会的功能主要在于保证律师行业的独立性、自律性和专业性,对律师的行政管理则属于司法厅局部。

不过,一位要求匿名的来自北京知名政法院校的教授向财新记者指出,“两结合”的方式在实施过程中往往变了样。该学者称,很多地方的律协和当地司法行政机关有着紧密的联系,甚至是两套牌子一套人马;而司法行政机关和政府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种情况下,当政府有维稳的想法时,做为自律机构的律协也可能自我规制、自我加压。那么,主流律师自然不希望“维权”律师制造麻烦,成为不稳定的因素,因此对后者进行管控,上述学者向财新记者表示。

通知要求,要建立“重点人”包联制度,督促律师事务所主任承担好第一管理责任,协调落实“重点人”所在地区的省律协副会长及当地律协会长、秘书长包联制度,负责对“重点人”活动进行教育管理。

第六届十六次会长办公会议更是充分强调了这一制度,称其是在认真讨论之下加入领导小组职能之中的。

上述学者对财新记者称,从字面解释,包联即“承包联系”。具体而言,即是一个律协的负责人专门联系某一个维权律师或者死磕律师。这样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而这里的“重点人”,主要指死磕律师、通知中提到的“维权”律师,以及相关案件中的关键性人物,上述学者向财新记者解释。

通知称,要密切关注“维权”律师,加强对网上律师“维权”活动监控管理工作,对因律师事务所管理不力或因律师不当言行造成社会不良影响的,坚决查处。

上述学者向财新记者分析,通知中的“维权”,并非指律师本职中的“维护当事人权利”,而是指维护个人人权,其中牵涉较多的是农民工、群体事件、拆迁等被认为是不稳定因素的群体和事件。

除此之外,通知还要求建立完善备案制度,督促律师事务所办理重大、敏感及群体性案件时,应层报省律协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备案,及时指导律师依法、依规代理案件,切实维护行业稳定。

2015年9月,陕西律协出台了《关于律师参与办理重大、敏感及群体性案件的指导意见》。其中指明,这类案件是指涉及国家政治、经济安全,或者容易引发社会关注、影响社会稳定的案件,包括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涉及恐怖活动、黑社会性质、邪教性质、非法集资、拆迁安置、特别重大贿赂等案件;重大涉外案件;可能引发群体性上访的案件;当事人一方或双方人数众多的群体性、集团性诉讼案件或非诉讼事件;涉及社会敏感问题,可能造成重大社会影响或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案件等。